叙利亚的纷乱局势是在2011年之后出现的,2011年之后,在阿拉伯之春动荡的影响下,整个叙利亚出现了很多反对阿萨德政权统治的势力。

而在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根本不需要俄罗斯的帮助,阿萨德政权凭借自己就能解决掉这些反对势力。

毕竟在阿萨德政权统治叙利亚的多年时间中,他们的进展可不是开玩笑的,手中早已掌握了非常强悍的武力,仅仅说武器装备方面,那些一穷二白、根本没有什么武器的反对派就不可能是阿萨德政权的对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要其手段强硬一点,就能把那些反对派给镇压住。

不过这种状况也仅仅只是在没有外部势力干扰情况下才会出现的,要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外部势力介入帮助了那些反对派,那么阿萨德政权的优势就会变得荡然无存,再无法如同刚开始那样轻松镇压那些反对派。

敌对的外部势力介入

在现实历史中,就有很多外部势力介入到了叙利亚的局势中、扰乱起了阿萨德政权对局势的掌控。

在2011年之后的这些年中,介入叙利亚的外部势力有很多。

其中既有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也有叙利亚的邻居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等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外部势力在介入叙利亚期间,出手非常阔绰,对那些反对派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有的直接给钱,提供了大笔的资金给反对派进展。

有的直接提供武器,提供枪支、榴弹炮、火箭筒、装甲车之类的武器,让那些原本没什么武器的反对派拥有了和阿萨德政权抗衡的实力。

有的,甚至还直接出动了军队进入叙利亚。

正是有着这些外部势力的搅局,阿萨德政权这才逐步失去了对局势的操纵、渐渐落入了下风中,最惨的时候,全国将近有八成的土地被别人夺去,随时都有政权被推翻的风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支持的外部势力

不过好在阿萨德政权也有一些外部的支持者。

比如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就是叙利亚的铁杆盟友,在叙利亚出现内乱之后,曾给阿萨德政权提供了不少军事方面的帮助,让阿萨德政权不至于太过独力难支。

另外,还有2015年之后直接给阿萨德政权提供军事支持的俄罗斯,更可以说是阿萨德政权的大恩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得到了俄罗斯的帮助之后,阿萨德政权直接扭转了局势的进展,收复了沦落在反对派手中的失土、稳定住了叙利亚的局势。

现如今叙利亚最庞大的土地就掌控在阿萨德政权的手中。

虽然说现如今的阿萨德政权还没能彻底解决掉那些反对派、没能把敌对的国外势力都赶出叙利亚,但是相比叙利亚内乱早期来说,现如今的局面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从这点来说,他们不得不感谢俄罗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不是俄罗斯的存在,可能叙利亚早就如同卡扎菲政权一样被推翻了。

俄罗斯并非没那个实力

而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将来阿萨德政权也势必会如同曾经一般拿回叙利亚的所有操纵权,只不过要花上一些时间慢慢收复罢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俄罗斯现在没有能力帮阿萨德政权收复故土。

说实话,俄罗斯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不过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俄罗斯势必就得和土耳其等国家撕破脸皮,这点对于俄罗斯来说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毕竟就算土耳其不是俄罗斯的对手,但要是直接撕破脸皮、直接开战的话,却也绝对会给他们带来非常巨大的麻烦。

因此在权衡利弊之下,俄罗斯并没有尽他们全力帮阿萨德政权。

因为叙利亚叛军有真主安拉保佑,自然刀枪不入!

当然,这都是扯淡,叙利亚叛军无法赶尽杀绝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两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是叛军确实很多,不仅人数多,武装也多;

二是俄罗斯从来都未尽全力。

所以问题的本质根本就不在于叙利亚叛军为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在于俄罗斯怎么做。

而很明显,当前的俄罗斯有点“菜”,这种菜既是主动而为之,也是当前俄罗斯无可奈何地一种写照。

作为往日的超级大国,俄罗斯在苏联时代和美国并驾齐驱,是令世界都胆战心惊的存在。

这一切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完全都变了,虽然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大部分财富,但苏联解体对俄罗斯的冲击前所未有,俄罗斯不仅失去了超过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失去了超过7000万人口,强大而完备的工业体系也荡然无存,东欧的膏腴之地也几乎全部失去,这直接使俄罗斯失去了超级大国的地位,彻底沦为二流强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西方国家并未因俄罗斯的悲惨遭遇而心生同情,相反苏联的崩溃是俄罗斯如同落单的野兽,激起了西方国家的食欲,于是他们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指导思想,加班加点地对俄罗斯落井下石。

面对俄罗斯夏威夷般的热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送来了西伯利亚般的严寒,令叶利钦一病不起。

不仅如此,北约和欧盟还继续发起东扩行动,将往日的苏联卫星国波兰、斯洛伐克等国以及苏联往日的加盟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国纳入西方阵营,并将蠢蠢欲动的乌克兰搅得天翻地覆,俄罗斯在欧洲方向的战略回旋空间越来越小。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再度发起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面临的国际环境愈发险恶。

面对这样的局面,怒发冲冠的俄罗斯不再拘泥于国门御敌,开始寻求外线作战,于是和叙利亚走到了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2011年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爆发以来,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就迅速席卷北非、西亚等阿拉伯世界在导致利比亚、埃及等国改旗易帜的同时,也让叙利亚陷入了硝烟布满的内战之中。

虽然是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但叙利亚领袖巴沙尔却更加开放,比如接受基督教,这种所谓的离经叛道被所有逊尼派穆斯林国家所不容,所以巴沙尔面对的是西方国家和逊尼派穆斯林国家的群殴,虽有伊朗及黎巴嫩真主党等什叶派国家和武装的支持,但势单力薄的巴沙尔政府仍旧在强大敌人的攻击下摇摇欲坠。

为了保住政权,巴沙尔在2015年邀请俄罗斯介入,从此俄罗斯成为巴沙尔政府的后台,叙利亚政府军不仅抵挡住了外来势力的进攻,更开始扭转战局,反手为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俄罗斯而言,叙利亚是俄罗斯影响地中海周边、中东尤其是威胁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战略支撑点,同时也能对上蹿下跳的土耳其形成战略包抄态势,所以纵然俄罗斯综合国力长期一蹶不振,但为了立足叙利亚,对巴沙尔的请求一般都是有求必应,要枪给枪,要坦克给坦克。

但问题是巴沙尔邀请俄罗斯并非出于真心,如果不是为了幸免身死国灭,巴沙尔不会邀请俄罗斯帮忙,因为自古以来请神容易送神难,相比于西方国家的穷凶极恶,雄心勃勃的俄罗斯也基本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所以巴沙尔最想要的就是在俄罗斯的帮助下,扫平叛军武装,碾压库尔德武装,一统叙利亚,届时俄罗斯即便不想撤军,也没有了继续待在叙利亚的理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老奸巨猾的普京焉能不知巴沙尔的小心思?所以深知“养寇自保”典故的普京虽然仗义出手帮助巴沙尔稳住了政局,但只是用了三成功力,俄罗斯想要的,是借助叙利亚内战堂而皇之地呆在叙利亚,同时以叙利亚内战检验俄罗斯军队的实战能力。

所以统一叙利亚的事,俄罗斯不急。

而貌似处于劣势的反政府武装,难道就真的处于劣势吗?未必,因为它们的身后,是西方国家以及土耳其源源不断的支持。

而因为西方国家在综合国力上远强于俄罗斯,所以即便俄罗斯想要拼尽全力,实际上也是力不从心的。因为俄罗斯除了在叙利亚和其他大国针锋相对,在委内瑞拉等地也刀光剑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为全球性大国,虽然今天的俄罗斯早已不复苏联之勇,但仍旧有着影响全球的实力。当然,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也迫使俄罗斯为了生存不得不在各个角落和西方对抗。

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除了“养寇自保”,在国力上也是力不从心的,而且这种情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

叙利亚内战的本质是大国的代理人战争,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不过是大国博弈的棋子, 他们的成败,取决于大国博弈的考量。

而美国为了达到消耗并拖垮俄罗斯的目的,在2019年放弃了库尔德武装,却默许土耳其趁虚而入,而俄罗斯为了保住自己的叙利亚利益,不得不全力以赴。

所以,叙利亚虽小,但内战并不短暂,既然已经打了10年,再来10年又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