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7日,解放军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来到由宋时轮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第九兵团指示:九兵团继续练兵三个月,随时应付帝国主义挑衅。

10月初,九兵团所辖第二十军、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向山东集结;10月24日,毛泽东、周恩来在北京接见宋时轮,正式下达作战任务。

11月4日,宋时轮亲自指挥九兵团二十军、二十六军出发。由于匆忙抵达朝鲜,九兵团原定的练兵三个月目标根本没有实现,瞬息万变的战局给后勤保障带来巨大困难。

不过,这一切没有打乱九兵团前进的步伐。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爆发,九兵团在平均气温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天气中,给予美军美陆战一师、美第七师重创。

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志愿军第九兵团没能一鼓作气歼灭剩余美军。不可否认,长津湖战役是朝鲜战争中的立国之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奇怪的是,长津湖战役结束后不久,宋时轮却亲手击毙一名我军营长。不仅如此,时任二十六军88师师长吴大林更是差点就被枪毙,理由竟然是临阵脱逃。

那么,关于这桩不为人知的往事背后,还有哪些值得注意的细节呢?

图|长津湖战役中的志愿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冰雪长津湖

前两年,以长津湖战役为题材改编的同名电影《长津湖》一经上映,立即引发广大观众的热议。

电影中出现的场景不可谓不凄惨,志愿军战士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进行厮杀。为了截断美军退路,志愿军派出的小分队几乎全军覆没。

不过,经过改编后的电影其整体表现力度还是稍显“温和”,真实的长津湖战役远比电影更加惨烈。

1950年11月27日,朝鲜野外气温已经骤降到零下30摄氏度。正是在这一天,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军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发起进攻。

当天上午,朝鲜战场东线美军率先发难。虽然麦克阿瑟已经下达进攻命令,美军也率先发起行动,可美陆战一师打出的拳头像是击中了棉花,连中国人在何方都摸不清楚。

11月27日晚间,志愿军九兵团三个军的战士们从隐蔽处一跃而起,从天而降的十万神兵,把美军分割包围于长津湖东西两侧,以及湖南岸的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三个孤立地区,被围困的美军只能用剩余坦克以及重火力试图突围。

第一天的交战中,担任主攻的志愿军二十七军80师减员达到1/3,79师减员一半;11月29日,二十七军参战部队冻伤冻亡和伤亡减员已达到全军2/3。

接到前线战报后,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一时不知该是继续进攻还是立即撤退。就在此时,坐镇北京的毛泽东发来一封电报,明确向彭德怀、宋时轮提出:此次是我军大举歼敌,解决朝鲜问题的极好时机。

毛泽东的这份电报虽没有具体战术决策和相关指导,却给了彭德怀、宋时轮继续作战的方向。

从1950年11月30日晚间开始,二十七军集中两个师从四个方向,朝着新兴里驻扎的美军发起猛攻。

战斗过程中,二十七军的一个团歼灭了美第七师,号称“北极熊团”的三十一团,团旗被我军缴获,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一次全歼团级建制的美军。

美军开始张皇失措,远东司令部立即下达“让长津湖地区的剩余美军继续南逃”的指令。与此同时,美军高层调集三百多艘舰船抵达兴南港,包括航空军部队对志愿军进行狂轰滥炸,企图在短时间内掩护溃逃美军乘船离开长津湖。

志愿军官兵则身穿单薄棉衣,饿着肚子与敌人的飞机大炮进行殊死搏斗。为了避免美军溃逃,九兵团二十军在11月28日向下碣隅里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

经过一夜激战,二十军拿下周围的三处高地。在此期间,二十军涌现出许多战斗英雄,包括我们耳熟能详的杨根思同志,他就是在下碣隅里的进攻过程中,举起炸药包与40多名美军同归于尽。

由于志愿军三个军行动速度没有达到预期,加上美军连夜从日本空投多套M系列的车辙桥部件,致使1.4万美军顺利从古土里撤退,抵达南逃的最后一关水门桥。

现实中的水门桥是一座水力发电站,与电影中描述的场景几乎一致,几根粗大的管子把长津湖的水连接至顶部发电站。所谓的水门桥,其实只是一座三面都是悬崖峭壁,仅供一辆坦克车行进的小桥。

图|被志愿军包围的美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继续追击敌人,1950年12月3日,宋时轮向九兵团二十六军下达继续进攻的命令。军长张仁初不敢怠慢,立即命令76、77、78三个师向50多公里外的美军发起追击。

与此同时,九兵团的二十军分出一股部队,试图在美军逃离水门桥之前将这座桥给炸掉。结果不言而喻,志愿军三炸水门桥,美军利用M系列车辙桥部件,在短时间内迅速修复好桥梁。

因为二十六主力部队没有在预定时间内赶达抵达水门桥,导致煮熟的鸭子从桥上飞走,一万多名美军仓皇逃离到兴南港乘坐舰船离开。

水门桥阻击战中,时任二十军军长张翼翔曾派人到附近的阵地上进行查看,发现有一个连的战士一个个倒在雪坑里。他们的枪都朝着公路方向,没有一个人后退,每个人却一动不动,都被冻成了冰雕,这就是长津湖战役中出现的“冰雕连”。

整场战役中,宋时轮向毛泽东、彭德怀汇报伤亡时曾屡次提到过“冰雕连”。当毛主席收到详细战报时,他默立良久、黯然神伤,独自走到菊香书屋的小院里,向着东方脱帽致敬。

彭德怀司令阅读电报后,果断命令九兵团放弃已经被包围的敌人,赶到气温稍高一些的地方休整。

1950年12月中旬,长津湖战役结束。据统计,志愿军九兵团战斗减员1.9万人,非战斗减员近2.9万人,主要为冻伤冻亡者,减员总数占全兵团的总数32.1%。

就是在如此艰苦的作战条件下,九兵团的将士们发挥不怕苦不怕死的战斗精神,与敌艰苦奋战十余日,给予美军王牌部队沉重打击,圆满完成中央军委交代的“打开东线局面,保障西线友军侧后歼敌一部分”的重要任务。

1951年1月至2月,在兵团高级干部会议与志愿军党委和中央军委上报的总结报告中,宋时轮深刻总结战役经验教训,主动承担领导责任。

1951年初,志愿军第九兵团在朝鲜元山、咸兴一带休整,该兵团的二十六军于不久后参加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

1951年4月6日,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决定发起第五次战役。在第五次战役中,宋时轮除指挥九兵团外还一并指挥三十九军和四十军以及配属的部分炮兵部队。

1951年9月起,宋时轮除担任九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外兼任东海岸防御司令部司令员。1952年初,宋时轮离开第九兵团,前往志愿军总部协助彭德怀工作,

1952年8月下旬,宋时轮离开战斗了一年零十个月的朝鲜。在中朝边境,宋时轮回望这片耗费无数心力曾战斗过的土地,面向长津湖方向深深鞠了三躬。

此举算作宋将军与长眠于此的战友告别,起身时,警卫员发现他已是泪流满面。

二、亲手枪毙营长,宋时轮为何怒不可遏

本文开头简单提及过,在长津湖战役结束后不久,宋时轮竟然亲手毙了一名二十六军88师的营长。

宋时轮有着“悍将”之称。战争年代,宋时轮喜光头,腰间跨把盒子枪,出口粗鲁,下属根本不相信他居然是正牌黄埔军校毕业生。

在战场上,宋时轮经常亲临前线阵地与将士们同仇敌忾,抗击敌军。解放战争后期,宋时轮率领华野十纵多次组织部队反复进行集团冲击,让敌人无法前进一步。

1949年,上海解放后,时任九兵团司令员兼淞沪警备区司令的宋时轮利用雷霆手段,降服上海几个本地帮会的头目,让十里洋场秩序渐渐走上正轨。

由此可见,宋时轮脾气非常火爆,但他并非不讲道理、不近人情。至于为何让宋将军如此怒不可遏的原因,与二十六军88师最后追击剩余美军过程中犯下的严重错误有关。

图|宋时轮将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军之所以会顺利地从水门桥撤离至兴南港,背后有很多重要原因,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志愿军第26军三个师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对敌人的包围。

战斗结束后,二十六军长张仁初前往志愿军总部做检查;二十六军88师师长吴大林和政委龚杰被立即撤职。吴大林更是因为指挥失误、行动迟缓,以及率领部队走错方向,导致脱离部队一天等原因,被指责为“消极畏战情绪”,差点被当场枪毙。

经过多方说情,吴大林被解职后送回国内反省。

当时第九兵团召开战斗总结会时,二十六军全军上下几乎抬不起头,大家一致认为战役失利的责任主要在于二十六军,二十六军则认为主要责任在88师。

宋时轮亲手枪毙了一名营长,主要因为当时部队有着一股畏战情绪,被枪毙的营长在追击美军的过程中遇上敌人重火力的轰击,居然带头往回跑。这件事情被宋时轮知道后,他自然是怒不可遏,亲手枪毙这名营长

至于88师长吴大林除了指挥失误和行动迟缓之外,他还被人揭发率领88师前进的过程中,遇上美国空军轰炸时,身为师长的吴大林居然一个人躲到废弃坦克里试图逃命。当然,这类说法没有确切依据,大家故妄听之,千万不要进行传播。

总之,88师承担起未能歼灭溃逃美军的主要责任,师长吴大林则差点被枪毙,带头率领部队往回跑的营长则是被立即枪毙。

平心而论,二十六与其88师究竟应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答案是肯定的。可当时的战场局势和艰苦环境同样是值得考虑的因素。

志愿军九兵团是在1950年12月2日命令的二十六军于3日晚进攻下碣隅里。按照当时战场态势,如果这一设想能够顺利实现,有很大可能攻克下碣隅里,剩余的1.4万余名美军则不可能继续南逃。

但问题的重点在于1950年12月1日,二十六军主力部队才刚抵达西德里地区,这一地区位于湖北岸,各个部队距离兵团指定攻击下碣隅里的位置都超过了40公里。

何况,这40公里只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实际行动过程中,二十六军需要考虑诸多困难。

在美军发疯般一样狂轰滥炸的背景下,要求二十六军各部队仅用时一夜时间强行军抵达下碣隅里,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最终,二十六军各部队为了执行兵团命令,被迫在空前强大的美机威胁下强行军,76师、88师的师部被炸毁,全军炮兵团和后勤汽车被炸精光,损失惨重。

结果,二十六军三个师团还是无法在12月3日晚发起进攻,错过这一天后,继续向南追击溃逃美军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因此,二十六军自身问题相当严重,他们本来是九兵团的预备队,在后方连续休整好几天。在这宝贵的几天时间里,全军没有一致的战前准备工作,各部队在开进途中居然迷路,对于长津湖附近的地区一点都不熟悉。

甚至不吸取前面部队的经验,防旱、防寒、防冻工作准备得很差,有些团级别的机关胡乱指挥,导致底下的营和连小股部队走了错路。加上部队损失惨重,弥漫着一股畏战情绪。

图|长津湖战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纵使有天气、后勤装备等各种原因,志愿军九兵团在具体的指挥上还是出现一些纰漏,自身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话又说回来,九兵团虽然损失惨重,战术上有些失误,但这不能否定在长津湖战役中他们所起到的战略性胜利。

结语

以后勤基本断绝、装备极度落后的步兵军团,对阵海陆空超一流且战技娴熟的美军诸兵种合成部队,志愿军无论如何也很难完成预定意图。惨胜或平局,都是客观综合实力的反映。

高昂的斗志,决死的精神,虽然无法代替飞机大炮,已经震慑了整个西方世界!

高山上不朽的冰雕仍保持着战斗的姿势,炮火中燃烧的身躯没停下冲锋的脚步……那一刻,展现给世界的,是神州大地屹立了五千年的华夏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