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陈志朋发文回应被曝涉嫌偷税漏税一事。12月1日,原"小虎队"成员#陈志朋偷税漏税#的话题冲上热搜,引发热议。

据报道,疑似公司前员工爆料陈志朋涉嫌于2019年-2021年偷税漏税,补缴税款1000多万元。员工还透露,陈志朋未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违规解散公司,并拖欠员工赔偿金。在工作期间,陈志朋还被指经常辱骂员工,言辞粗俗。

据报道,陈志朋已于今年11月退出传闻拖欠员工赔偿金的杭州树美花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日下午,陈志朋发出说明,承认补税问题,"2023年9月5日晚收到了税务局最终的决定书,我于2023年9月6日,支付了所有款项,具体的金额也并不如该名工作人员爆料的这么多。"同时,也解释了漏税原因,"据我了解,与我演艺工作相关的协议大多明确了由合作方代缴税款,我的收入为完税后收入,因此我本人始终认为我帐户内收到的款项均为我的合法税后收入。直至此次税务检查,我才了解到,不论合同双方是何种约定,如果对方未能提供完税证明,我本人作为纳税义务人就应当缴纳税款。而当时由于我们对于法律的无知,未查看对方代我缴纳税款的完税证明,导致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欠下了税款。"

陈志朋否认前员工对他关于职场冷暴力、PUA等的控诉,称将就对方的侵权行为发起诉讼。"至于他与公司的劳动争议,据称他已经向劳动仲裁递交案件了,他所谓拖欠劳动者款项并无法律依据,我相信司法会还公司一个公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好,我是志朋,很抱歉以这种方式与大家沟通。我已经留意到了网上关于前工作人员爆料的内容,没有第一时间公开回复是因为我本人需要一定时间做初步核实,从而尽我最大努力给大家一个真诚的交代。

2022年9月我收到了税务局向我发送的税务检查通知书,在收到通知书后,我积极应税务局的要求,主动的提供了我的银行流水等资料与信息,并多次前往税务局配合调查,以便税务局做出最终决定。在此期间,我多次承诺,若最终认为我确实需要补缴税款的,我一定及时完成补缴。

2023年9月5日我收到了税务局最终的决定书,我于2023年9月6日支付了所有款项,具体的金额也并不如该前工作人员爆料的这么多。

一直以来我对于公司运营、财务等并不擅长,所以极度依赖并相信当时的管理团队,对于合同的签订、管理也都由管理团队负责。

据我了解,与我演艺工作相关的协议大多明确了由合作方代缴税款,我的收入为完税后收入,因此我本人始终认为我帐户内收到的款项均为我的合法税后收入。直至此次税务检查,我才了解到,不论合同双方是何种约定,如果对方未能提供完税证明,我本人作为纳税义务人就应当缴纳税款。而当时由于我们对于法律的无知,未查看对方代我缴纳税款的完税证明,导致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欠下了税款。

不论何种原因,本次的税务问题是因我本人疏忽核查所致,理应就此承担责任。对于补缴税款、承担后果我没有任何异议,也已经第一时间积极整改,还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个补过的机会。

对于这位前工作人员,他最终是因为自身工作过失在2023年9月18日引咎退出合作的,公司本着善意并没有向他追究任何责任,对此公司保留有当时的完整聊天记录。除了税务问题外,他提到的内容断章取义、恶意曲解与凭空捏造,与事实有很大的差距。

他称在税务问题发生后我强制要求他签订保密协议,经翻查记录,发现他在合作开展初期的确签了保密协议,协议签订日期是2021年,远远早于事发。

他现在正以明示、暗示、误导的方式把我塑造成不知天为何物且唯利是图的人,对此我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说来真是讽刺,他退出当天还曾向我发送微信称对我"真的感恩""真心挂念",所职场冷暴力、PUA、无视商家利益等都是须有的"罪名",我将就他的侵权行为发起诉讼,相信公司也会追究他合作期间不当行为的法律后果。

虽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完美的"被侵权人",但请原我无法接受他对我的恶意捏造。至于他与公司的劳动争议,据称他已经向劳动仲裁递交案件了,他所谓拖欠劳动者款项并无法律依据,我相信司法会还公司一个公道。

因我的个人事件占用公共资源,志朋再次向大家诚恳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