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威尔士王妃是王室在回应梅根和哈里王子接受奥普拉采访事件背后的推动力,与此同时王室助手仍在就奥米德·斯科比的书《终局之战》的荷兰翻译中提出的主张进行危机谈判。

据英国媒体报道,王室助手周四仍在进行危机谈判,因为消息人士声称威尔士王妃在王室回应苏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马克尔)的种族指控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奥米德·斯科比(Omid Scobie)在荷兰语版的新书《终局之战》(Endgame)中提到了国王和凯特。斯考比还在书中声称自己知道那两名对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儿子阿奇的肤色表示“担忧”的王室成员是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室消息来源回击了这一“极度不准确”的说法,称这是“虚假的诽谤”(Royal sources hit back at the “wildly inaccurate” claims, calling them “a mendacious slur”)。

据悉,白金汉宫仍在就斯科比的说法征求法律意见,尽管斯考比坚称他对荷兰语翻译中的词语不负任何责任。他说,出版商正在进行全面调查,并补充说“英文版才是我写的,我编辑的那本书,里面没有提到名字。”

苏塞克斯公爵夫人在2021年向奥普拉·温弗瑞透露,至少有一名王室成员与哈里就他们孩子的肤色进行了“对话”(The Duchess of Sussex revealed to Oprah Winfrey in 2021 how at least one member of the royal family had engaged in "conversations" with Harry about their child's skin colour)。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白金汉宫当时代表已故女王发表声明说:“他们提出的问题,特别是种族问题,令人担忧。虽然有些回忆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我们会非常认真地对待,并由家人私下解决。”

在《泰晤士报》前皇家记者瓦伦丁·洛(Valentine Low)的书《朝臣:王冠背后隐藏的力量》中,洛详细描述了在起草回复之前高级王室成员和助手之间所谓的对话。

洛先生写道:“虽然有些人将“回忆可能有所不同”归因于克莱夫·奥尔德顿【查尔斯国王的私人秘书】,但不止一个消息来源说,这一回复的作者是威廉的新私人秘书让-克里斯托夫格雷。其他家庭中至少有两名高级官员反对里面的内容,因为他们担心这会激怒哈里和梅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据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这句话一被添加到草案中,凯特就强调应该保留这句话。凯特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历史将评判这句话,要是这句话或类似的短语不被包括在内,他们(哈梅)对外所说的一切都会被认为是真的。’”

Low先生告诉《镜报》:“她认为这是一项重大指控,不应该不予回复(She thought it was a major accusation and one that should not go unanswered)。”

一位王室消息人士说:“这一切都在那里【在Low先生的书中】。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It’s all there [in Mr Low’s book]. That’s how it happened)。”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平等活动家特雷弗·菲利普斯爵士称这场争吵是“无稽之谈”,他说:“世界上任何地方,那些凡是家里存在有色人种的家庭,都会进行这种对话,很正常。”

《终局之战》的荷兰译者Saskia Peeters对表示说:“王室成员的名字在原著里都是白纸黑字,我没有添加它们。”威尔士王子和王妃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他们还在周四的皇家大汇演结束后会见了歌手帕洛玛·费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