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2015年9月,上海某派出所门前,一个头发凌乱,满脸急切的男子直冲进大厅,言语慌乱,有些语无伦次,“报警报警,警察,我老婆不见了,不见了,求你们帮我找找!”

男子名叫黄川,其妻子周玲是附近一家工厂的女工,平时为人直爽正直,做事伶俐,只是性子稍微急了一点,但都在大家的接受范围之内,黄川和周玲实在工厂的小卖部认识的,周玲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也不是大手大脚的人,黄川很是喜欢,随后便展开了追求。

本以为漂亮的人心里都有一股傲气,而且黄川自认为自己的条件并不好,在工厂好几年,却一直没能得到机会晋升,家里也没什么背景,所以以为追人至少要废一番功夫。可是结果和她想的并不一样,周玲似乎也很喜欢他,还一直夸他正直老实,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相处了不到三个月就步入了婚姻,如今夫妻结婚已有2年,还一同孕育了一个儿子,本以为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可是结果却是不同,结婚生子之后用钱的地方也多,黄川家境不好,两人又都是普通工人,尽管两人努力赚钱,但工资依旧还是那样。

两人在河南的老屋还是个破败的平房,夫妻俩就想着攒点钱好回老家把屋子修整下,眼瞅着装修的钱快存够了,可妻子却突然不见了。黄川急得不行,当即报了警,警方接到报警对周玲的行踪进行排查,发现周玲最后的踪迹出现在了一家酒店门口,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川称自己和妻子二人平日里觉得租房太费钱,一直都是各自住在工厂宿舍,孩子被放在老家由父母照顾,平时在上班两人也没有那个心思,只有休息或者发工资后才会偶尔去宾馆酒店开房团聚,周玲失踪的当天正巧是两人约会的日子,黄川考虑到从来没有带妻子去过好酒店,于是开了间环境比较好的酒店一同过夜。

起初两人的气氛还非常好,可中途妻子接到个电话便急匆匆离开了房间,再没回来,黄川问她去哪里,她也不肯说只说自己有急事,黄川也没有阻拦,也知道妻子的性子,认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所以便在酒店等,中途还给妻子打了电话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可是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他等了一个晚上也没等回妻子。

第二天一大早,妻子的电话依旧打不通,黄川特地请假找到了妻子的车间查看,发现妻子根本没回宿舍连班都没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一个平常省吃俭用赚钱的女人来说,周玲平时就算生病也要坚持上班,大家也都劝过她,可是她对于工资和全勤格外看重,她从不请假,旷工放在她身上绝对不正常,黄川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刻报了警。

一个成年人的失踪很难分清楚是自愿还是被迫,如果从自愿角度来考虑,一个已婚妇女抛夫弃子也要离开,婚外情的概率很大,周玲和黄川虽然同在一个厂,但是不同部门,又没有租房只是偶尔见面,感情寂寞也在所难免。

但很快,周玲的父母得知消息后,否定了这个说法,就连黄川的父母也积极为儿媳妇撑腰,作为亲人他们对周玲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周玲虽说性子比较急躁,小毛病多,可还是懂事的。

但在这段婚姻里,周玲比黄川更看重感情,无论是娘家还是婆家,周玲都是一手操持,她为家里做饭洗衣,生儿育女从未有过怨言,而且对黄川也很不错。每次黄川回来都会给他按摩泡脚,缓解压力,他们不认为这样一个女人会做出和情人私奔的行为。

可随即周玲QQ上的一条动态却直接打了他们的脸,那是2013年两人结婚时周玲发的一则欢迎朋友前来观礼的邀请函,在这条说说下面却格外刺眼的出现了一段话,“你有艾滋病还怎么结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艾滋病?怎么会有艾滋病?黄川和其家人听民警说着发现后,立刻慌乱前往医院,HIV检测阳性,黄川体内存在艾滋病毒,而庆幸的是在孩子的体内并未检测出反应,艾滋病的出现彻底打破了所有人对于周玲的看法。

众所周知,艾滋病的传播情形只有三种,母体血液以及性,所以经此一事,大家对周玲也有了更多的看法,大家对此议论纷纷,说周玲不知检点了,随着事情进一步发展,舆论也开始发酵,不少人认为周玲是因为艾滋病家中出现明显症状选择自愿失踪,甚至还有些人认为周玲水性杨花才会惹上这种脏病,弄不好就是和别的男人私奔了。

原本给周玲撑腰的人都不敢出声,警方对一些医院和固定领药机构进行排查,还真找到了周玲的领药记录,可最近的领药时间依旧是在失踪前。

警方利用天网系统对周玲进行面部识别排查,却依旧没能找到人,黄川依旧着急不已,知道周玲得了艾滋病之后有些激动外,后面都非常担心,一直在找寻周玲的下落,可转眼一周过去,周玲依旧没有人任何线索,黄川的情绪也越发激动,几次跪求警方一定要找到妻子,就算她有病他也不嫌弃。民警竭尽全力却始终没法找到周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眼看案件踌躇不前,2015年9月17日,周玲失踪的第8天,一通电话的打入终于打破了所有僵局,电话里的人声音颤抖哆嗦,语序有些混乱,“这里是…宾馆,我要报警…天哪,太可怕了。”

“您说清楚点,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民警从电话里试图获取更多信息,那边声音猛地一下变得尖锐急促,说出的话让众人脸色大变,“有人,床底有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