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坛,自古以来就被誉为是“男人的逐利场”,似乎无论社会怎样变革,女性都始终被拦在门外。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史才出了一个武则天,而如同印度阿拉伯这种女性地位相对低下的国家,几乎没女人可以入驻政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欧洲中部的一个普通女孩却凭借着自己的卓越的能力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巅峰,在天命之年成为德国总理,德国的最高掌权者。没错,她就是安格拉·默克尔,一个打破女性传统定义的超级政治家。

四次连任,执政德国15年,“德国铁娘子”等等美名和超高评价,都是对默克尔从政生涯的肯定。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拥有无上光芒又充满传奇色彩的政坛奇女子,她所在的政党却在2021这个被德国媒体誉为“超级选举年”的年份里,遭遇了开局惨败,这让我们不禁质疑“默克尔时代”是否或将提前结束,没有了默克尔的德国又将何去何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党争锋

如果大家关注了最近的国际新闻,一定就会知道,此次在“超级选举年”和默克尔所在的基民党进行同台竞争的是德国的另外十分具有影响力的大党派,绿党和社民党。

首先是底蕴深厚,诞生于一战时期的社民党。作为德国现存最古老,规模最庞大的政党之一,德国社民党曾经在德国红极一时,而自2005年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上任后,社民党的地位就受到了极大动摇,近些年也一直蠢蠢欲动,想伺机重新恢复自己执政党的地位,而这次的大选无疑给了社民党一个翻身的机会。

其次是由“提倡生态优先,保护环境”的非政府组织演变而来的绿党,在“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川融化”等气候环境问题不断加剧的今天,绿党的优势越发地凸显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尤其是在德国,这个优势更为明显。绿党在欧盟中获得的74个席位,有1/3都是德国贡献,德国年轻人对于绿党的追捧已经逐渐超过社民,基民等几个老牌政党。

此次在关于德国大州巴符州的争夺战中,基民党的得票率仅为23.8%,而绿党却俘获了32.7%的最高得票率,在大选第一局就打败基民党,取得了十分耀目的成绩,由此可见,绿党的前进势头之猛。

面对这个新旧结合,强强竞争的“超级选举年”,基民党显然有不敌之势,不仅在巴符州中被绿党碾压,在另一个大州莱法州中的票率也仅为26.9%,依旧没有拔得头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次的失败让很多支持基民党,支持默克尔的民众产生了动摇和恐慌,他们一直信仰的党派和领导人仿佛要在这次的大选中“折戟沉沙”,开局惨淡,被其他党派的锋芒掩盖。

面对如此紧迫的关头,基民党民众却没有如同我们想的那样不知所措,反而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觉得“这一事件虽然不愉快,但是可预见”。

那么基民党真的如同他们所叙述的那样淡定自然吗?如果大家细数基民党内发生的几起重大事件就会明白,这种“可预见”不是有所准备,而是“被动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基民党的灵魂人物,他们的领导魁首,总理默克尔不仅卸任了基民党魁首,还宣布退出本次总理竞选,这对于基民党来说是个不可挽回的损失,也是个无法确定的变数,面对本党的支持者和反动派,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让对手摸不着自己的底,那么问题来了,默克尔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其中又有多少的隐情呢?

卸任党魁

2018年10月,默克尔通过记者会首次对外宣布不再担任基民党党魁一职,并且在总理任期满后,也不再寻求任何的政治职位。

同年12月7日,德国基民党在汉堡召开全国党代会,默克尔在此会议上进行了她作为基民党党魁的最后一次演讲。言语真挚,条理清晰,一如往昔的每一次公开演讲,可是又不同于以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不需要成为党主席,我仍然是总理”。这是默克尔面对场内为她举起的“谢谢你,老板”牌子时作出的回应。既表达了自己卸任党魁的坚定决心,又捍卫了自己国家总理的身份。

即使“哥不是掌门,可哥依然是武林盟主”,这个国家还是我说了算,有些人趁早歇了不该有的心思。充满了霸气,又不失真诚,这让很多默克尔的支持者不由动容落泪,她们的精神领袖,无论何时何地依旧如此地令人敬佩。

面对如此的场景,强硬如默克尔,也不由得深受感触,她表示“基民党在2018年必须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在困难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基民党成立的立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到动情之处,她也不由得失声哽咽。执政基民党18年,担任德国总理13年,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默克尔的前半生可谓是精彩至极,也跌宕至极。

然而为政治事业奋斗了半辈子的默克尔,在总理任期还有两年之时却决然放下过往繁华,选择隐退江湖,不禁让人唏嘘感叹。

在她做完演讲之时,全场起立致意,并响起了长达十分钟的热烈掌声,表达他们对基民党首位女魁首,德国首位女总理的敬佩与不舍。

然而那时的默克尔不过64岁,比起日本现年72岁的首相菅义伟,美国78岁的总统拜登,默克尔可以用“鲜嫩”来形容,正是处于一个从政的黄金年龄,比起这两位高龄领导人,她的精力和时间显然更多,按理说她的政治之路还有很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正值黄金年龄段的她遇到的却是一个逐渐走向没落的基民党,即使她是个王者,面对着一堆青铜队友,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在默克尔召开记者会之前的巴伐利亚邦选举和黑森林邦选举中,默克尔所在的自民党和它的盟友党基社党在这两次的选举中都可以说是遭遇了惨败,得票率与五年前比跌幅超过10%,失去了大片江山。

作为基民党的党魁,默克尔深感无穷的压力,认为这两次的失败和过去基民党的失误,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再担任党魁不仅无法服众,自己的心中也无法安宁。既然已经无法力挽狂澜,不如推出新秀,也许基民党的未来还可以逆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原本准备连任党魁的她,在12月的党代会上不仅直接宣布退位,还将推出了另一位接班人卡伦鲍尔,而卡伦鲍尔也不负所望,在党魁选举中最终以517票的成绩力压对手,成为基民党的第二位女性党魁。

不过基民党的内部问题不是一天养成,默克尔领导13年都无法从根部上解决,更何况初登大宝的卡伦鲍尔,所以在新冠疫情越发猛烈的时刻,基民党不但支持率持续走低,还陷入了一桩“口罩丑闻”之中。

陷落丑闻

2021年3月8日,一篇名为《口罩丑闻重击默克尔政党》的文章在德国《明镜》周刊发表,矛头直指德国现任的执政党,基民党和基社党共同组成的联盟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章中指出基民党籍联邦议员勒贝尔承认自己曾协助巴登-符腾堡州的一家供货商和两家私营公司达成了采购合同,而他自己的公司则因此收取了25万欧元的酬劳,属于滥用职权收受贿赂。

基社党的一名议员也同样犯了此项罪责,他帮助了一家口罩生产商获得了政府采购口罩的订单,并且收受了60万元的酬金,现如今已经被慕尼黑检方开展调查。

在“超级选举年”中爆发这种事关疫情安危,政府廉明的大事,基民党和基社党的支持率再次下跌近8%。默克尔这招“换帅”起到的作用再次打回原点,甚至还因此影响到了自己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仅如此,此次事件在有心人的利用之下不断发酵,甚至很多人认为如今的执政党并没有发挥一个执政党该有的职能。不仅没有及时对全民开展核酸检测,扩大了疫情的蔓延,对疫苗的接种工作也不甚上心,都放在了自身的“致富之路”上,借机发国难财。

面对民众的失望和愤怒,基民党在这次的选举中可谓是步履维艰,想要获得下任总理的宝座似乎十分困难。毕竟连让德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默克尔都不堪重压放弃了党魁和总理之位,这位名气大不如她的两代新任党魁更难以降服其他政坛老将,很有可能让德国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

这种政坛的情绪似乎也感染到了民众,以至于出现了如今基民党连失两大州的“史上最大惨败”,未来的总理宝座似乎已经逐渐离他们远去,而向他们的对手伸出了橄榄枝,那么基民党是否会触底反弹,成功推出新的总理接班人呢?这还要看基民党内部默克尔的接班人们。

默克尔接班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备受大家看好的基民党内部总理人选一共有三个,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卡伦鲍尔。大家对她的政治路线称作“现代保守主义”,即为经济政策偏右,社会政策偏左,保证其整体的平衡。

虽然比较稳妥易行,但是在如今欧洲疫情不断加重的情况下,她的政策无法迅速解决眼前难题,刺激到国民经济,群众买账的几率恐怕不是很大。

此外她还表示:“没有人能延续默克尔时代,但也没有人可以彻底切断与过往的联系”,这句话也间接地表明了她未来的从政生涯做的只会是自己,与默克尔的关系不会太大,对于喜欢将她视作“默克尔延续者”的人来说,也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不过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在党魁任期之内毅然辞职,放弃总理参选,就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她无法承受顶峰宝座的压力,即使未来东山再起恐怕也难续辉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卡伦鲍尔,第二个就是与默克尔结过梁子的默茨,两人曾多次争夺一个位置,胜负参半,可谓是默克尔的一个劲敌。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曾经退出过政界,在多家商企任职,和德国国内的很多商界大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属于“亲商”一派。

这对于“寡头政治”横行的欧美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加分点,连一些政治元老也开始动摇,转投默茨麾下。而且此外随着民众对于基民党和德国政府满意度的不断下降,国民迫切看到的全新的政治经济模式,也许默克尔截然不同风格的默茨会给到大家意想不到的惊喜。

最后就是以年轻新锐著称的德国卫生部长施潘。在22岁之时就担任了联邦议员,此时的他也不过才38岁,可以说是这三个人中可塑性最强,头脑也最为灵活的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主要的他深知当代人对于网络,对于媒体的高度关注,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给人一种十分亲切大胆的感觉,走的是“草根路线”,即自下而上的彻底变革。

不过他的年龄和根基都尚浅,与有过党魁头衔的卡伦鲍尔和倍受资本市场看好的默茨相比还是略逊一筹,他的胜出率基本为零。

然而无论结果怎样,默克尔时代成为过去式也会是一个必然,因为无论这三位备受大家看好的默克尔接班人,还是如今基民党刚刚出炉的新任党魁都用事实证明了他们的执政风格和默克尔截然不同,而其他党派的人更不可能奉行默克尔政策,所以说延续“默克尔时代”的几率可以忽略为零,它的结束近在眼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德国的未来,恐怕也只能用“艰难”来形容,毕竟连“铁娘子”都无法抵住的压力,其他人恐怕也十分吃力,维持现状不继续恶化就是最好的结果,在疫情没有扼住的期间内,基本没有翻盘的可能。

不过无论未来怎样,都要管好眼前,疫情不仅是德国的难题,也是世界的难题,这需要我们共同应对,共同努力,所以希望无论哪党执政,谁人担任总理,都不要忘了这一主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