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6年5月,北京。从青岛回来后,加代迎来了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要在四九城举办婚礼了。

加代准备结婚了,身边的兄弟和朋友忙坏了。结婚必须要有房子,东城的戈登在东城区买了一个一百七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加代要给戈登钱,戈登说什么不要。戈登知道,如果当年没有加代给自己拿的1000万 ,就没有戈登的今天。

加代给邵伟打电话:“给你嫂子整一台车。”邵伟一听,“哥呀,这个车不能让你拿钱啊,就当我送给你跟嫂子的结婚礼物了。”

天上人家的老板覃辉给代哥打了个电话:“代哥啊,我从山东给你整一台劳斯莱斯作头车,后边我给你整二十台S600,一共二十一台。”

加代一听,“怎么还二十一台么?”

“寓意爱你一个嘛!”婚车就这么定了。

酒店这头,南城大哥杜崽考虑到加代的朋友多,给北京饭店的经理打了电话:“给我留一百间房。”婚礼准备的一切都有人给张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的老父亲也明白,自己儿子这些朋友都能给办事儿,具体的事情也不用自己操心,但是儿子这一辈子结婚,得给儿媳妇买点儿像样的东西,得拿着出手啊。那年头流行买黄金首饰,什么三金五金的。想到这些,老爷子直接去了王府井,可是走了三家店都没相中。

等来到第四家店的时候,老爷子一进门,就发现靠近门口的展柜里有一套饰品,那叫一个漂亮啊,光彩夺目。老爷子一眼就相中了,经理正在那摆样呢,发现才爷子穿着朴素,有点没看气,也没上前招呼。

老爷子说:“这个拿给我看看,孩子!”

“大叔,我跟你说啊,这一套一共是五件儿:一个凤冠,一个项链,一对耳坠,一对手镯,一个戒指。加一块儿二百多克,一克是一百零七块,再加上手工费,这一套一共是三万六千八百八十八。”

“也就是三万七呗!你给我来一套。”

“哎呦,我的妈呀,老爷子出手真是阔绰,但是这个是别人订的,这个东西得预订。”

“预订得多长时间呢?”

“半个月。”

“半个月啊,那也来得及,你给我订一套吧。”

老爷子交了五千钱的定金,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半个月后经理给老爷子打电话,让他来取货,等老头儿到的时候,货却让别人给拿着了。

谁拿走的?这人名叫宋天野,他还有四天就结婚了,也来这里来选金子的。到店里就相中了老爷子订的这一套饰品。

经理说这是别人订的,不能卖给他。宋天野抬手就要打经理:“你今天你要不卖给我,我肯定揍你。”经理知道宋天野的大爷厉害,惹不起,就这么地,这套饰品让宋天野拿着了 。

等老爷子到的时候,宋天野正拿着首饰准备上车呢,经理把这个事跟老爷子一说,老爷子一把拽住宋天野,说啥也不让他拿走:“这首饰是给我儿媳妇买的,你得还我!”

宋天野怎么可能听老爷子的呢!两人揪起来了,宋天野将老爷子打倒在地,随后开车扬长而去。经理打120电话,把老爷子送到医院,所幸没有伤到筋骨。但是老爷子可气坏了啊,把电话打给了加代。

“儿子,你在哪儿呢?我在王府井让人给打了……。”

加代来的时候,首饰店经理正在门口跟老爷子解释呢:“大叔啊,我们也是有苦衷的,我惹不起这个宋天野。”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他们的身后。

经理问:“大叔这谁呀?”老爷子回头一看:“儿子,你来了?”

加代眼珠子都红了,一个健步冲到老爷子跟前:“爸,你怎么样啊?”

“我没事儿了。”

加代一看经理,问老爷子:“爸,这是谁呀?”经理吓得都不敢看加代了。

“这是这店的经理。”

加代一看:“你就是店里的经理啊?你给我过来!”

加代上去一把薅住经理的衣领“啪”一个大耳光,“我爸爸订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卖给别人?”

江林也听见了,走上前来对着经理也是一顿拳打脚踢。经理在地上鬼哭狼嚎,“大哥别打了,大哥啊。”

加代:“不是你,我爸能挨打吗?把店砸了。”

加代话音未落,司机王瑞从车的后备箱里边抽一搞把奔首饰店的大玻璃就去了,“咔吧”一声,玻璃“哗啦”碎了一地,服务员吓得都没敢吱声。马三和丁健也上后备箱拿镐把去了,准备到店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来了三辆车,就听下车之人喊,“等会儿。”众人一看,南城大哥杜崽。

原来是加代给杜崽打电话了,说老爷子被打了,让他带人过来。杜崽到了近前,一看加代,“老弟呀,你这是干啥呀?你马上要结婚了啊!”

“干啥?哥啊,你看给我爸打的。”

杜崽一看,老爷子确实脸都花了:“谁打的呀?”

“打人的人我不认识,这经理认识。”

杜崽一看这经理,自己是认识的:“这不是小周吗?你真是没长眼睛啊,加代的父亲,你也敢打?”

“不是我打的,崽哥,不是我打的。”

“那是谁打的?”

“宋天野。”

“你能找到他吗?”

“我有他的电话,我俩之前就认识。”

经理把宋天野的电话往外一拿,加代一把拽过来,电话就给宋天野打过去了。

“你是宋天野呀?我告诉你,我叫加代,你敢把我爸打了,你赶紧把那套金首饰给我还回来,再给我爸拿200万赔偿。”

“什么加菜啊,你不怕风大闪着你的舌头,你是谁呀?你在这跟我大呼小叫的。”

杜崽在边上一听,从加代手里一把抢过电话:“我跟你说,我是南城的杜崽,你最好按照我兄弟说得去做啊,明天12点之前把钱送到王府井这儿,要不然腿给你掐折,当烧鸡给你卖了。”说完崽哥把电话挂了。

杜崽劝加代:“加代啊,你这快结婚了,你该忙啥忙啥去啊,我领你爸喝点酒去,我那还有两瓶五十年的台子呢。”

就这么的,他们散了。可是宋天野害怕了,他没听说过加代,可他知道南城杜崽啊。随后,宋天野把电话打给了他大爷宋海杰。

宋海杰,纯纯的北京老泡,混社会比杜崽、肖娜还要早,杜崽、肖娜见着他都得尊敬地叫上一声“二哥”,四九城社会见着都得给三分薄面。

自己的侄儿请帮忙,宋海杰怎么能拒绝呢。

宋海杰把电话打给杜崽,杜崽一听:“二哥呀,这个事儿我办不了啊,加代跟肖娜关系不错,你给肖娜打电话吧。”

宋海杰给肖娜打电话,肖娜一听:“二哥呀,这个事我也办不了啊,你在北京城有名有号的,你亲自给加代打电话吧。”

杜崽和肖娜打了太极,把这事儿推出来了,宋海杰只好亲自给加代打电话了,

“加代啊,我是宋海杰,我听杜大和肖大说了,你这个人不错,你可以叫我一声二哥。”

“宋海杰,咱俩认识吗?”

“认不认识不要紧,有个事儿我跟你打个招呼,宋天野是我侄子,他跟你爸那个事儿就拉倒吧,孩子马上结婚了。如果能给二哥一个面子啊,四天以后保利大厦钻石厅,你来参加天野的婚礼,咱俩认识认识,以后在北京城社会上有什么事儿跟二哥说,二哥全都给你办妥。”

“二哥,你知道宋天野干的什么事吗?”

“我知道,不就是打你爸了嘛,打得也不严重。”

“二哥,你要这么说话,我给你个面子,那套首饰我就让给他了,但是打我爸了,这200万赔偿少不了。”

“加代,你要这么说,就是不给二哥面子呗。”

“我给你啥面子呀啊,我认识你是谁呀,你值多少钱一斤呢?给我爸都打了。”

“加代,你要这么说的话,是打算和我磕一下了?”

“磕一下,你定时间,我等着!”

放下电话,加代明白杜崽跟肖娜既然拒绝为宋海杰出面,那么也不会参与自己和宋海杰的交战,别说他俩,恐怕找北京城有名的小伙伴谁也不能帮他去打宋海杰。

此时,加代想起了从哈尔滨来的李正光,他不认识宋海杰。

“正光,帮我办一个事儿,四天以后,带点人给我去一趟保利大厦钻石厅。”

“行,没问题。”

“正光,你不问我办什么事吗?”

“代哥,你救过我和我兄弟的命啊,只要你吩咐什么事,我都能给你办。”

四天以后,加代带着丁健、马三,提前来到了保利大厦。没多长时间,李正光带着三十多号人也到了。

没过了一会儿,宋天野的婚车到了,加代一看时间差不多了,“正光,进屋以后就给我放五连子。”随后加代带着李正光、马三、丁健、陈洪波、朱庆华、李云、高泽建等人就冲进了钻石厅,一进屋拿五连子冲着天花板“啪啪啪”一阵开火,一下子把屋里的客人全吓坏了。

李正光拿着五连子直接奔宋海杰“嘎巴”就给支上了,加代奔着宋天野过来了:“就是你打的我爸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话间,加代拿五连子的那一头“咔吧”杵宋天野脑瓜子上了,直接把宋天野就杵倒了,西瓜汁“哗啦”一下就流出来了。

宋海杰在这边因为被五连子支着,不敢动弹,加代走过来:“你是宋海杰是吧?那二百万 我不要了,我就让你认识认识我加代!”“走!”随后加代带着自己的人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