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0年3月和4月间,菲律宾警方查获一批约300公斤的冰毒,并确认是从中国内地偷运过去的。信息很快反馈到中国国内,立即引起了我国公安部国家缉毒中心的高度重视,迅速在多个省市成立专案组。

冰毒,学名甲基苯丙胺,因其外观为纯白色结晶体,晶莹剔透,故被贩毒、吸毒人员称为“冰”,又因其毒性剧烈被称之为“冰毒”。冰毒对吸食者和社会的危害,远甚于海洛因。冰毒是一种精神类毒品,吸食后透支人体的能量,对内脏器官伤害很大。冰毒搭配海洛因吸食,一次即可上瘾,而且更难戒断。由于冰毒不仅具有强烈的兴奋作用,而且会出现一定的幻觉、性冲动,造成行为失控,所以俗称“摇头丸”、“快乐丸”、“劲乐丸”、“狂喜”、“忘我”、“疯药”等。

冰毒的直接原料是麻黄素(麻黄碱),天然麻黄素是从麻黄类植物中提炼获取的,而这些植物是野生的,海南省也有麻黄树生长。

从北纬43度到46度、47度的地域最适合麻黄类植物生长,所以中国的新疆、甘肃、内蒙等地都盛产这类植物。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严密控制麻黄素流入非法途径,对麻黄草的收购和麻黄素的生产都采取定点制度。但是麻黄类植物毕竟不同于罂粟和大麻,后两者只要有人工种植,法律可以给种植者治罪,相对起来,它们比麻黄类植物更容易控制。

对于被专业人士称为“厨房药(即自己在厨房即可制造)”的冰毒,技术与资金并不构成真正的压力,而中国成为制造技术转移的重要受害国,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有极其丰富的麻黄素资源。众多越境而来的制毒贩,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

专案组成立不久,香港警方向公安部通报:他们从1999年起就开始注意到一个跨省的冰毒制贩集团在香港的活动。他们一直跟踪该集团,并秘密侦查到大毒枭的背景和该犯罪集团在香港的经济状况,包括他们的银行账户和所购置的物业。由于没有掌握具体的犯罪证据,他们一直没有贸然采取行动。

深圳警方专案组根据香港警方提供的线索,立即对以绰号“花弟”为首的庄楚城冰毒制贩集团开始了严密的调查取证。

经侦查,庄楚城冰毒集团的罪行逐渐浮出了水面。该集团的犯罪手法十分隐蔽,他们先以外商投资企业的名义,在深圳、湖北等地分别正式注册登记化工厂,然后通过一些研究所、化工厂偷偷得到生产冰毒的原料麻黄素,接着就按照配方,在合法“外衣”的掩护下制造冰毒。

2000年7月29日,深圳市公安机关经过周密策划,将庄楚城等14名犯罪嫌疑人一一抓获。在制毒工厂、藏毒仓库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住处,警方共缴获冰毒17吨,价值约56亿港元,而1999年全球查获的冰毒总量也只有16吨。据香港禁毒机构估算,这批冰毒足以让全香港的“瘾君子”服用约200年。随后,湖北也传来喜讯,两个冰毒制造基地被警方成功捣毁。

1995年底,庄楚城就开始策划制造冰毒牟利了。1996年,庄楚城通过伍其昌结识了32岁的南宁市制药厂制药工程师李雪岚和63岁的南宁市制药厂制药总工程师林棋桐。其实早在1995年10月,林棋桐就开始受20多岁的福建老乡陈某的委托开始制造安非他命。当时林棋桐感到自己已年迈体弱,单枪匹马恐难胜任,便叫来年轻有为的部下李雪岚合伙承担。

安非他命是国家管制药物,须凭证采购。林、李这两个制药行家十分清楚,但对来客的意图也都心照不宣,异口同声答应尽力而为。1996年元旦过后,按照“林总”设计的蓝图,“小李”全身心投入,使出浑身解数,研制出了第一批合成冰毒约30克。1996年4月,庄、伍等人欣闻佳音,赶到南宁验收,在下榻的某招待所房间烧“冰”试验后指出,效果尚可以,但不够纯正。林、李总结经验,再度上马,大功告成,于5月初带着新冰毒产品到广州,经庄、伍等人鉴定合格了。

庄、伍提出要扩大生产规模,并甩出17万元给林、李做经费。林随后租下南宁市长岗岭兽药厂厂房作为生产车间,李购买了制造冰毒的设备和原料。同年8月,林、李二人伙同伍其昌、李生、李健等人在长岗岭兽药厂厂房内,用化学合成的方法共制造出5公斤冰毒,由李生运到广州交给庄楚城销售。

1996年6月的一天,庄、伍在南宁一酒店包房宴请林棋桐、李雪岚二人。席间,伍就进一步的技术要点向林讨教。林或许是好为人师,滔滔不绝地传授起来。庄大为不悦,一肚子怨气。李见林在泄密传绝招,怒责林不要乱说,林大骂李乳臭未干就不知天高地厚。最后,还是庄打圆场:“林老总息怒,您就是歇下也劳苦功高,我们的一切都有您的份。”

林、李自此结束“蜜月期”,形同路人。庄见林棋桐廉颇老矣无多大用,便一心投靠小李军师,重又“团结”伍,先后出资近100万元港币,将李拉拢得紧紧的。李乐得独发其财,接过巨款继续给他们制“冰”原料。

作别林棋桐,由于有庄、伍等毒枭巨款的巨大诱惑力,李雪岚索性离开南宁,一面通过上海的大学同学订购苯乙酸等原料,一面回到老家玉林市,找中学同学联系,租下了市郊福锦镇洋桥村的旧屋。在洋桥村,李雪岚俨然是一个小老板,招工雇员,搭锅垒灶,通过制“冰”原料大捞油水。有一次,制“冰”原料时出了意外,七名员工全部中毒,幸好是轻微,送附近卫生室都很快治愈。李自己也在一次搅拌热汁时被溅伤了左脸,过了几个月才消了疤痕。

好了伤疤没忘痛,李雪岚怕中毒后暴露毒窝,决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向毒枭们要来7万元港币的搬迁费后,于1996年12月将制“冰”原料厂搬到了福锦镇的船埠村,重起炉灶。

1996年8月至1997年5月,李雪岚在南宁及玉林等地共制造了500公斤冰毒。与此同时,庄楚城和陈文艺又指使伍其昌、李生、李健、丘秀中等人,在惠州新墟镇宝嘉印花厂将这些在广西生产的液体冰毒制成390公斤固体冰毒,由伍其昌分四次运到广州、深圳等地交给庄楚城销售。

1997年5月,李在报纸上看到了国家颁布的有关法律规定,上面把“冰”与海洛因同列为涉罪的毒品。他这才恍然大悟,于是不敢沾“冰”了。

庄楚城见李雪岚下定决心金盆洗手,也无可奈何。于是同年7月,庄楚城与陈文艺、伍其昌等人前往广西,在南宁市福兴酒店向李雪岚索要了整套化学合成冰毒的配方及生产工序。随后,庄亲自带钱与陈文艺、伍其昌等人一起转道上海,通过林棋桐介绍,从上海市联谊制药机械公司职工樊庆云处购得苯基丙酮、甲胺等制毒原料运往广东惠阳大亚湾,在澳头镇丘和家中制造冰毒。1998年7月,庄将化学合成冰毒的技术传授给丘和,并出资让丘在惠州新墟镇元洞村为其制造冰毒。到1999年4月止,丘共制造出固体冰毒700公斤。

为了进一步增加冰毒产量,1999年,庄楚城决定在武汉开设液态冰毒加工厂,并选中由武汉本地人黄颜成主持。

黄颜成原为武汉市玻璃仪器厂工人,1988年停薪留职,在民权路开了家化工商店。1998年底,庄楚城的同伙曾运贵来汉购买制毒原料苯基丙酮,两人认识。1999年3月,曾运贵开出每月1万元的价码,请黄颜成在汉代理毒品加工厂。黄颜成认为“有利可赚”,当即答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