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Kevin McCarthy(R-CA-20)成为历史上首位被罢免议长之后,本届国会众议院再次打破先例,以311:114票将尚未定罪的联邦众议员George Santos(R-NY-3)驱逐,从各个众议员的投票立场,以及分析Santos离开后带来的影响来看,未来众议院的不稳定性将进一步加剧。

此次Santos遭驱逐并不令人意外,自从Santos去年中期选举翻转了纽约州第三国会选区后,身上负面新闻频频被媒体曝光,随后陷入了多达23项指控,涉嫌洗钱滥用竞选资金等,众议院于11月1日已经进行过一次驱逐投票未获成功(179:213,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票),然而众议院道德委员会主席Michael Guest(R-MS-3)出具的审查报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令多位立场摇摆的众议员彻底站在了Santos的对立面,才导致如今的结果。

对于Santos的处理意见,共和党内部一如既往的存在分歧。处于竞争性选区的共和党议员普遍支持驱逐,而保守派以及共和党高层普遍反对,自由党团主席Scott Perry(R-NY-10)等人就认为Santos在法律层面并没有被定罪,而且道德委员会出具的报告缺少证据支撑。共和党高层则认为Santos的离开将导致共和党的众议院控制权进一步被削弱,所以可以看到众议院共和党前四号领军人物,包括议长Mike Johnson(R-LA-4),领袖Steve Scalise(R-LA-1), 党鞭Tom Emmer(R-MN-6),会议主席Elise Stefanik(R-NY-21)全都投了反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一步在看具体投票记录,共和党内部的分歧再次展露无疑,上图是此次关于驱逐Santos的投票结果(需要每位议员投票立场的朋友,可以私信我)。此次赞成反对票311:114的结果中,民主党一如既往的团结,而共和党人中105张赞成票,112张反对票,几乎对半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图是依据此次议员投票记录的绘制图,X轴越往上代表议员越保守,越往下则越自由;Y轴越往左代表议员所处的选区,Biden在2020年大选取得的优势越大,越往后则代表Trump于20年在选区取得的优势越大。由图中会得出结论:处于竞争性选区或者相对温和的议员,持有赞成驱逐Santos的立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图是2020年Biden取胜,但被共和党众议员占据的18个选区,这18个选区将对下届众议院的归属权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其中的共和党议员全部投出了赞成票(Santos本人除外),处于竞争性选区的他们,为了避免明年选举,民主党借Santos打击他们,所以不得不投出赞成票。总之,通过此次投票,仍然可以看到共和党内部面对同一议题,成员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难以形成统一意见。

Santos此次被驱逐,同样打破了以往的先例,下图是美国历史上被驱逐的众议员,Santos是历史上首位被驱逐的共和党人,而且是未被定罪的众议员。前三位发生在1981年的南北战争时期,因支持南部邦联而被驱逐,南北战争后,只有三位众议员被驱逐,分别是Michael Myers,James Traficant和Santos,前两位均是被定罪后才遭驱逐,而Santos的司法程序并没有走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未被定罪的Santos创造了先例,任何未被司法程序定罪的议员,在道德委员会出具报告后都有可能被驱逐出国会,那么牵头发动罢免前议长McCarthy的Matt Gaetz(R-FL-1)也曾涉嫌滥用竞选资金等,与同僚不睦的他是否也会遭到驱逐呢?长此下去,驱逐将成为议员们打击对手的工具,那么众议院将陷入持续的内耗中。

除了以上长期影响外,Santos被驱逐也将削弱共和党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前议长McCarthy仅被8位共和党人议员挟持罢免,而且随后导致迟迟难以选出新议长,一方面的原因是共和党内部难以形成统一意见,另一方面是由于共和党仅以222:213极微弱优势控制众议院,四张余票导致少数的保守议员能够绑架整个共和党,目前正是两党就年度拨款法案缠斗的关键时期,Santos的离开将进一步削弱共和党的力量,这也是四位共和党领导层反对驱逐Santos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接替Santos席位的是一位民主党人,那么对共和党更是雪上加霜。此前已经介绍过Santos所在的纽约州第三国会选区,2020年大选中,Biden在该选区以53.6: 45.4%击败了Trump,去年中期选举Santos以54.1: 45.9翻转该席位,所以这是一个极具竞争性的选区。

依据纽约州法律,民主党州长Kathy Hochul将在未来10天内宣布举行特别选举的时间,预计明年二月份进行,而且并不是以两党初选的形式进行,而是由当地两党办公室各自挑选候选人,已经向联邦选区委员会报名明年参选的两党候选人共有17位,预计民主党会推举前众议员Tom Suozzi,Suozzi去年竞选州长失败,但曾在2020年以12个点的优势击败过Santos。

共和党目前并没有特别突出的候选人,同时纽约州因重新划分选区正在进行司法之争,控制行政立法机构的民主党人有可能在重新划分选区时,给予共和党沉重一击。所以综合来看,Santos的席位共和党并没有把握可以再次夺得。

Santos被驱逐,短期看将进一步削弱共和党对众议院的控制权,长期看将使驱逐成为议员们争斗的工具,加剧众议院的不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