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联储加息——甚至还没有开始加息,就有很多金融机构、经济学家甚至财经博主,判断伴随着加息进程,美国经济会开始衰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加息会抽走市场流动性,加大企业和个人的债务负担。当企业辛辛苦苦干一年,赚的还不够还银行贷款,甚至不如把钱存在银行,那企业当然就会躺平;个人也会在加息过程中紧衣缩食,减少不必要的消费,把钱存在银行吃利益。

这就是最传统、最正统的的经济金融理念。

但现实却似乎和我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加息加了一年半,利率冲到5.5这个近40年所未有的高位,全世界基本都趴下了,可美国经济依然保持强劲。之前所有的预测都宣告失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40年来最强加息,都没把美国经济干趴下?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跟拜登政府的财政政策有关。形象点说,拜登政府现在接过了土耳其的衣钵,玩了一把埃尔多安经济学!

在传统经济金融理念下,加息周期,政府的支出也理应减少。但拜登政府却顶着加息,大搞积极的财政政策,把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一路到1.7万亿——而这个1.7玩意,应该都还是“修饰”后的数字,根据市场预测,2万亿赤字才接近真实数据。

如果拜登政府严格坚持最初制定的1.07万亿的财年赤字预算,那么撑到今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几乎铁定会如各路预测那样进入衰退。可万万没想到,拜登政府居然胆敢顶着一路飙到5.5的超级高息还疯狂背债花钱。各路经济学家、金融学家只想到混不下去的小国土耳其敢这么玩,万万没想到连作为全球经济定海神针堂堂大美利坚居然也会这么的不讲武德,所以自然看走了眼。

而现在,不光是拜登政府这么玩,美国的企业和个人耳濡目染之下,逐渐也开始有样学样。没钱?没钱就借呗,利息高算个球,。最低8.2%的房贷利息怕不怕?不怕!继续借钱买房子——反正只要大家都这种想法去背贷款,房价就还能继续涨!甚至最低22%的信用卡年利率,大家也照样使劲的刷——毕竟通胀之下大家都在闹加薪,港口工人加薪32%、卡车司机还有物流工人加薪36%、汽车工人实际加薪30%(25%加薪另加一份额外奖金),餐饮医疗航空等领域的加薪也都提上日程。既然大家都加息这么猛,区区22%的利息算个球——结果就是美国信用卡账单金额再创新高!

这可真是一个繁花似锦!

传统的经济学,最怕的就是高通胀跟高负债同时出现。但拜登老爷子不怕!高通胀?那就用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冲抵。

只不过,更积极财政政策需要更多的钱,而钱不是凭空变来的,只能是负债借来。而既然是负债,将来就是要还的——鉴于这还是高利率环境下的债,所以这利息更高,到期要偿还的债务就更多。!

这就很恐怖了。

这么恐怖的事,你问拜登怕不怕?

拜登当然怕!但怕又怎么样?明年就要大选了,现在搞出经济衰退,特朗普肯定会卷土重来——就美国现在这政治极化的现状,等他上来,建制派有一个算一个,都TM别想逃!所以管它的呢,现把大选熬过了再说。

至于大选过后,如果特朗还是普赢了。这颗雷就转嫁到了他头上,拜登的历史使命就完成了,到时候让它炸了,特朗普就成了胡佛第二,民主党就有了下下届翻盘的机会。如果这一届民主党还是赢了,那反正接下来还有四年时间,到时候说不定就把中国割了呢?就算中国割不到,甚至有优质资产的新兴国家也因为中国保着没割到,那实在不行还可以割欧日韩嘛——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能赶在第二个任期头两年把事儿办了,建制派就可以靠着割来的肉补自己的疮,然后再继续苟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政治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排在经济前头的是政治。西式民主两党制的精髓,不仅是新官可以不理旧账,前任同样也可以给后人甩锅——以前民主共和两党都是建制派,大家本质上还是一个锅里烩饭吃,所以多多少少还得讲点体统;现在民粹崛起,两党成了体制和反体制斗争,特朗普和建制派都恨不得把对方搞死,那大家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当然,这里还有一层麻烦——高通胀高负债,这会进一步加大贫富差距,激化社会矛盾——毕竟负债花出去的钱,营造出的泡沫,不会公平的流到每个人手中;但通胀却是每个人都会感受到的——而且越穷的人感受到的冲击越明显,越没钱的人越会被通胀逼上绝路!

那这部分人造反搞事怎么办?

拜登早就想好了!对擅长耍嘴皮子,喜欢到处喷到处游行的那波——比如大学生,拜登绕过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搞出自己的新玩法——:学费贷款还不上,1年内不上信用;500美元以下的医疗贷款,不还也不上信用,甚至还积极推动低收入人群医疗贷款不还也不上信用——反正都不上信用了,你们怕个毛线?放心的刷卡借钱花钱去吧。至于那帮本来就没信用,没资格贷款的——比如底层黑叔叔,那拜登也有安抚的办法——盗窃950美元以下不违法,你们放心大胆零元购去吧!

这简直就是神操作!这种玩法,别说那帮喊出现代货币理论的经济学大师了,就连埃尔多安这位实操中的开山始祖,都表示闻所未闻,开了眼!

但埃尔多安这么玩,好歹也有其正向逻辑。毕竟埃尔多安经济学,坑的是那些现代工业文明环境下的伊斯坦布尔中产——这帮人有积蓄却没有生产资料,靠给资本打工赚薪水维生,经济乱了钱毛了,它们损失最大;而作为国民主体的小亚细亚半岛农民——这帮人其实还是在传统农耕模式下讨生活的,本来也没什么积蓄,日常生活中也不需要什么现代工业品,甚至食物之类初级需求,简单以货易货都可以实现,所以经济乱不到他们头上,钱毛了对他们影响也不大。而且埃尔多安这么玩,至少可以保证加息周期中自家的主权优质资产不被美国收割;而美国加息周期不可能长久持续,等它结束了开始降息,土耳其也就缓了过来,经济也可以恢复正轨。

可美国不是土耳其,美国人民也没有谁是不受经济周期影响的。拜登政府在该衰退时不允许衰退,反而用积极财政政策推高负债、强行维系繁荣,这实际上就是把美债的雷进一步放大,甚至为此不惜侵蚀美元信用(美国这么玩,等于是逼各国加速去美元化),那等到后面,债务的雷该暴还是要暴,而等到那时再暴,造成的伤害,势必比现在更大,伤害更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理解:这种繁荣是以透支国力、透支美国未来为代价的。经济自有周期。该衰退时硬拖着不让它衰退,那么未来拖不了了衰退时,只会让美国付出更多代价!

但拜登已经管不了这些了——金融层面,利率都加到5.5了,收割却还没见影子;政治层面,明年就要大选,建制派和民粹却已经你死我活。这种情况下,如果拜登收手,放任衰退发生,不仅意味着收割失败,建制派也铁定会输掉大选,然后被卷土重来的特朗普借着衰退的机会大肆清算。

所以,这种情况下,拜登和建制派只有赌,用加大背债、纵容破坏经济运行秩序等透支国力,放大风险的方式,堆上更多的筹码,来给自己争取时间,争取求生的机会——如果最后赌赢了,政治上赢得大选,经济上收割到了中国——或者至少在其他国家那里收割到了七七八八,那建制派就可以继续存活下去。如果最后还是输了——反正特朗普上台,也不会饶得了建制派,所以对他们这个群体来说,结果不会更糟糕。甚至,最后如果雷在特朗普手上爆掉,那沦为替罪羊,被千夫所指的特朗普,恐怕到时候也焦头烂额,没有功夫来清算建制派了!

这,就是拜登和建制派的想法——收割失败他们会被清算,特朗普上台他们会被清算。为了不被清算,他们只好化身为赌徒,拿国家作为筹码,强行拖延衰退的到来,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这,应该也是美国经济到现在依然没有衰退的真相!

只不过,这只是拜登和建制派的主观愿望。毕竟经济自有周期,周期到了,衰退不可避免。拜登透支国家强行拖延,固然是一种办法,但这个效力会有多久,那是谁也说不准的。如果拜登的目的还没达到——也就是还没拖到大选,或者拖到其他国家纷纷暴雷,美国自己就撑不住了(毕竟能背债的前提是有足够的钱去购债。美国要收割,就不能直接放水,必须市场上的存量资金来买——而这些钱也是有限的,也高度重视风险,风险太大了它们不仅不会继续买,还会砸盘出逃),那拜登这一套,就成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为了掩盖危机而制造出更大的危机。真到那时,拜登和民主党什么下场不知道,但反正美国,会因为这帮人的一己之力,而支付更大的代价!

所以,这也就有了中美的阶段性缓和——毕竟现在来看,还有能力帮美国缓和一下压力的,拖一点时间的,也只有中国了。

为什么只有中国有能力帮美国拖时间?为了这场阶段性中美缓和,美国又会对中国支付什么好处?中国又要付出什么来满足美国的要求?这次阶段性缓和,会对中国经济,尤其是明年的股市房市,带来哪些影响?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358章。喜欢的朋友,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收看全部云石海外风云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