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荷兰日间气温为二摄氏度,据荷兰《电讯报》报道,在阿姆斯特丹水坝广场出现的反对维尔德斯和自由党的示威活动中,出席的人数不多。

尽管参加示威的组织声称不少于 43 个,但当组织者之一莫德(Maud)拿起麦克风开始发表反对“极端右翼分子维尔德斯”的演讲时,广场上大约有 150 人在场。在这 150 人中,也包括为数不少的记者。根据莫德的说法,荷兰极右势力的崛起与“以色列极右翼占领巴勒斯坦”有很明显的相似之处。在为“加沙种族灭绝受害者”默哀一分钟后,一名示威者愤怒地走开,边走边说:“我已经听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罗埃琳(Roelien)之所以参加示威,是因为她对一个不民主的团体竟然能参加民主选举感到惊讶。自由党只有一名党员,即维尔德斯本人。

她希望示威活动能够发出一个信号,表明有人对此感到担忧。“由于亲自由主义的政策,荷兰这个国家的很多东西都被摧毁了,难民现在受到指责,他们很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

再往前走,一名抗议者举着一个巨大的彩色标语:“为了宗教自由”。举牌子的抗议者说:“十七年来,维尔德斯一直在威胁宗教自由,发表过诸如《古兰经》应该被禁止之类的言论。这就是我担心的。”

另一个参加示威的男子加入了谈话。“天哪,记者真多啊。” 他说多年来一直参加示威反对法西斯主义,据他说,这包括维尔德斯的自由党。他说:“我希望这次示威也向其他政党发出一个信号,即他们不应与反民主和独裁的政党合作。”

更多的示威者主要希望向其他政党传达他们的信息,不和自由党合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名来自乌干达的无居留穆斯林妇女获得上台发言的机会,她说,“我也是 LGBTQ 群体的一员,所以,我是维尔德斯所讨厌的一切。”

她说,她特别担心可能会禁止非法居留。她的演讲结束后,一群举着反法西斯组织antifa旗帜的年轻人开始高呼“没有边界、没有国家、没有驱逐”的口号。

《电讯报》的记者看到,许多示威者彼此认识,从上周反对选举结果的示威,到几周前的巴勒斯坦示威,再到气候游行等等,看来已经是示威的“专业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一网荷兰仅负责收集供需信息,并予以免费刊登。读者需自行分辨信息的真实性,对于由此产生的纠纷,一网荷兰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荷兰

微信号 : hollandone

网站:www.hollandone.com

邮件:info@holland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