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审判应该是体现法律的公正性,因为这是合法解决问题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有人职业操守有问题,那将给普通人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一个造假的担保也能当成真实的,那普通人将对家产毫无自保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3号讯,四川成都的钟女士“被担保家产遭冻结”引发关注,钟女士说,自己被担保了债务,完全不知情,法院审理却从来没有通知自己,而且担保合同里的字迹鉴定也不是自己的,法院说,再审期时效已经过了,现在她和丈夫的家产将被法院强制拍卖,这完全就是恶意掠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女士奔波了一年多无果,找不到任何部门申诉,警方不立案,检方不管,法院不让出庭,一辈子的财产将被拍卖还别人的债,自己非常无奈,2年前她买机票被限高,才知道自己背负了上千万的担保债务,然而法院都判了,自己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钟女士之前是医院的医生,后来辞职改行,她和丈夫引进了一款新药,为了生产销售,夫妻向四川达州宣汉县琦云药业投了几百万,挂靠在琦云药业生产新药,她在琦云药业的持股比例在7%,而这笔“被担保债务”就是琦云药业和宣汉农商行的纠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院的调解笔录显示,钟女士作为连带担保人成为了被告4,其他几个被告是琦云药业和2名股东和股东的一个配偶,法院调解后,琦云药业同意偿还332万贷款本金和105万利息,钟女士和另外3个被告对以上借款承担连带责任。

琦云药业从银行借了1000万,实际到账890万,借款3年,一份签了钟女士名字的担保显示,钟女士愿意以全部身家资产对上述借款担保,时间是2015年9月21号,钟女士说,她入股琦云药业后,基本没去过,很少管企业的事情,对这笔贷款完全不知情,更没有给企业担保过贷款,签名也是伪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的朋友还给她出具了证明材料,证明担保签署时间她都没去过宣汉县,法院的调解也是被人冒充的,有人冒充钟女士进行了签名按手印,形成了民事调解,钟女士对担保书里的签名委托了鉴定,显示不是自己笔迹。

而且银行也没有视频证据,她去报案,警方说这是法院判决的案件,他们无法立案,而达州市银监局也没有任何调查,只说他们不受理,当地检方也说,不属于他们管辖,钟女士申请再审,法院说,已经过了6个月再审时效,而且法院还说,即便签名是假的,也无法否定委托书的真实性,不能证明钟女士对这笔借款不知情,真是荒唐至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院进行了5次庭审均没有开庭,钟女士在家产被查封前,从来没有收到过法院任何文书和电话,如果持委托书就能替别人办理一切事情,那委托书造假法院怎么证伪?用假委托书掠夺别人家产,难道也算是正当手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法院已经查封了钟女士名下房产进行评估,一辈子的积蓄被强制执行越来越近,真是让人感叹不公,委托书造假,担保书造假,居然能通过司法程序,从来没收到过法院的文书,直接执行受害者的家产,如此审理难以服众,对于此案你怎么看,下方留言分享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