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9月14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披露:原北京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委员蒋珠凤(副局级),因犯有受贿罪,已由市人民检察院分院向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至此,这一起轰动京城的特大受贿案终于公之于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珠凤生在上海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被查处时仅54岁。她十几岁时来到北京参加工作,曾当过车间选矿工人、制单员,并于1964年入党。

1973年,蒋珠凤被调到北京市外贸局工作,从计划员升为副处长、处长直到市外经委委员。凭借她的聪明才敢,加上她非凡的口才,轻而易举的就掌握了外汇审批、物资分配、出口货源计划的制定、审批、执行和区县外贸公司管理等大权。

蒋珠凤在北京市外贸系统也算是“风云人物”,人称“蒋一笔”,其至被公认是司长的“苗子”。但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支“笔”一挥,就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1988年,蒋珠凤经人介绍与深圳某公司的李老板相识。仅靠一面之缘,八面玲珑的李老板,凭借女人的直觉,就认准了蒋珠凤是个有权有势的人物,以后做生意一定会用得着,所以便挖空心思地竭尽奉迎蒋珠凤,并多次主动地表示:“领导,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在北京不好办的,只要你说话,我在深圳可以想办法解决。”

此话的意思,蒋珠凤自然心领神会,她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力,对李老板与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就这样,蒋珠凤便把商品交易原则引入自己的工作职权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9年初,本来家已有彩电的蒋珠凤向李老板提出能否找一个免税指标,想买一台彩电。蒋珠凤经常出国,搞一个彩电本是区区小事,何必要兴师动众的劳驾李老板呢,这里显然另有含义。而李老板自然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蒋珠凤的要求本就是她求之不得的,同时也正中她的下怀。

事不宜迟,李老板当即就在北京买了一台 28寸日产东芝牌彩电,并亲自送到蒋珠凤的家里。而蒋珠凤呢?自然也是欣然收下了这份厚礼。

然而,就从收受一台电视机开始,蒋珠凤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向犯罪的道路迈出一步又一步。

1990年9月,李老板又向蒋珠风贿赂了一台松下牌全自动洗衣机,但蒋珠凤收下后并不满足,觉得李老板出手有些小气了,时隔不久,她又从北京给在深圳的李老板打电话,提出搬家后要更换家具,手头缺些钱,让李老板汇来1.5万元。

蒋珠凤怕汇来如此之多的钱,会引起别人对她的怀疑,于是再三叮嘱李老板,在汇款时不要用蒋珠凤的名字,深谙此道的李老板自然也一一照办了。

有了前几次的铺垫,蒋珠凤变得越来越贪婪,先后以各种名义向李老板索要1万元,尔后又拿走1.3万元和港币 400万元。

1991年7月,蒋珠凤从深圳回到北京后不久,又向李老板索要了1000美元。同年10月,在蒋珠凤被传讯的前几天,还收受了李老板的1万元和北京某公司送给她的一条金项链和一枚金戒指。

蒋珠凤从李老板和其他人那里收受、索要钱财如此之多,那么她又为别人干了些什么勾当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7年5月,经贸部、国家计委、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下发《中央以进养出外汇周转金使用管理试行办法》明确规定使用以进养出外汇,必须用于进料加 工,即:“进口原材辅料,加工出口商品或进口关键零部件加工装配出口,不得用于换购,以出顶进周转次数少的商品和其他长线商品等用途……。”

蒋珠凤长期掌管审批外汇的大权,当然很清楚这些规定。但她为谋求私利,不顾国家法规,采取非法手段,亲自安排、谋划,先后分五次将320万美元变

相倒卖给深圳、广州、北京等地的三家公司,其中李老板所在公司竟得到21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

为使这些非法勾当披上合法的外衣,蒋珠凤还亲自上阵,演了一幕幕丑剧:

1990年底,蒋珠凤以亏损为名,审批了130万美元的外汇,交给北京M 公司。尔后,她便指使该公司深圳某公司签订所属联营进口化工原料的合同。 在联营的幌子下,M 公司将130万美元全部倒卖给深圳某公司。

1991年2月,蒋珠凤故伎重演,将69万美元批给了北京某公司,后又指使该公司与深圳某公司签订串换文化衫、旅游鞋的协议,实际上这69万美元又被 深圳某公司所套购。北京这家公司连文化衫、旅游鞋的 影子也没见到。

如出一辙,蒋珠凤又用同样的手段将一笔37.9万美元和一笔74万美元的外汇额度分别倒给广东和北京两家公司。

此外,蒋珠凤还亲自帮助联系,为一些公司套购企业留成外汇共60万美元。

蒋珠凤除了满足自己贪心之外,还念念不忘利用职权为子女亲属谋私利,以尽所谓的“母爱”之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9年秋天,蒋珠凤的小女儿想要出国留学,她找到李老板说:“女儿出国留学,国外要有经济担保,国内也要有存款。 ”

李老板一听,心中甚是欢喜,知道蒋已经彻底上钩了,于是当即拿出1万元作为国内存款,又给了4000 美元作为出国担保金。

几个月后,蒋珠凤带队去香港参加时装节,当时她的二女儿正在国外。在香港期间,蒋珠凤给在深圳的李老板打电话,非让李老板来香港一趟。

当时,李老板因病在家中休养,故不能前往,便在电话里直接问蒋珠凤有什么事,蒋珠凤在电话里说:“我二女儿在国外打工洗盘子,没有钱生活很苦,向你要些钱……”

李老板一听是钱的事,在电话这头微微一笑,丝毫不犹豫的对蒋珠凤说道:“领导,我在香港有个朋友,我一会儿让他去找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随后,李老板的朋友赶到了蒋珠凤住的酒店,蒋珠凤开口就提出要5万港币。来人经过李老板的同意,如数交给了将珠凤5万元港币。

1990年,蒋珠凤的大女儿在上海生病, 一年多几乎没有上班,更没有什么工作成绩,在单位的面子很不好看。为了给女儿挽回面子,蒋珠凤又谎称某公司 欠其女儿所在公司的钱,指使李老板代其公司向上海这家公司汇去5万元。而后,蒋珠凤又因女儿身体不好,以买药为名,让李老板给大女儿汇去5000元。

1991年初,蒋珠凤的母亲在上海去世,她与丈无一同去上海奔丧,回来后某公司为她报销机票,并付给她2000元机票款,同时让她把机票交给公司下帐,但蒋珠凤迟迟不交机票,这并非是蒋珠凤害怕这样做会露出马脚,而是将机票又拿到另一个公司里去报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1年底,广东某公司收到蒋珠凤非法审批给的外汇后,向蒋表示可以为其报销票据,蒋珠凤怎能放过这如此“良机”,很快就将家中购买的煤气灶、燃气热水器等生活用品的单据全部找出来,交给这家公司报销。

事后,蒋珠凤还不知羞耻地对女儿说:“有人请我当顾问,直接拿钱不合适,给我找些票据让他们报销。”就这样,蒋珠凤的女儿竟拿出3000多元的个人生活单据,拿去给那些公司报销,一家人都贪婪到了骨子里去了。

蒋珠凤如此贪婪、腐败。她的家里也是一片富丽堂 皇;豪华的高档家具和各种电器,像奢侈品展览会。书桌的抽屉里十几件金首饰耀眼夺目,冰箱里堆满了一盒盒吃不完的高级食品, 衣柜里也挂着一件件华丽的时装 ……。就是这个 家,记载着蒋珠凤腐朽贪婪的灵魂,也是她收受、索要大量财物的见证。

据查,在蒋珠凤家的吸尘器里竟藏匿着人民币、美元等存款单据50余张。后经查明,蒋珠凤自1988年至1992年10月间利用手中的权力,收受、索要贿 赂共计人民币96024元,美元6100元、港币64000元、澳元5420元及彩电、冰箱、洗衣机、金首饰、家具、貂皮披肩等物品。受贿总额达19万余元。

蒋珠风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是拜倒在金钱下面的“女奴”,最终将自己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