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给的钱多啊!这次给了9000块!”

“三天全封闭,第一天就被采了18次血液样本。”

这天,当小文(化名)走出医院,她立马给自己点了一份热腾腾的冬菇菜心粉,这一刻,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面对记者的询问时,试药过程在她的口中仿佛不算什么,看着手机中已经到账的钱,小文忍不住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才19岁的她已经是一名“资深”试药人,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为何会走上试药这条路呢?

2017年,结束了高考的小文对自己的分数已经心知肚明,成绩出来后,她没有选择复读,而是直接选择了湖南当地的一所大专读会计专业。

眼看学业不顺,小文也不愿再好好读书,便开始一边做兼职,一边混日子,一转眼,便迎来了毕业。

小文并没有学到太强的专业知识,对上班很是厌烦,在学校分配的实习厂子干了一周,她便离职了。

从这之后,小文便只靠各种短期兼职谋生,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她也坦然承认:讨厌那种被约束的感觉。

但不管喜不喜欢上班,生存都是需要钱的,所以小文还是不能停下兼职的脚步,等到挣到钱了,她便休息几天,沉浸在游戏、恋爱、逛街的快乐中。

但大部分短期的兼职收入都不算高,小文的生活也很窘迫,2018年,她第一次接触到了试药者的招募。

不过当时的她还有钱花,又对试药有着畏惧,便没有联系对方,但看着上面短期赚到上万的薪资,她还是收藏了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旦有了念头,自然就会付诸行动,2019年,准备和男友去看演唱会的小文发现钱不够了,便决定联系对方,尝试一下当试药者

“就这一次,下次绝不会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小文参加了体检,最终通过了筛选,在结束了试药后,拿到了6500元。

看着这笔钱,小文是激动的,也是委屈的,她下定决心,再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健康来换钱了。

但其他试药者都很清楚,小文迈出了这一步,便很难停下了。

果然,不到半年的时间,小文便再次加上了试药中介,这一次她要试的是一种治疗消化的药。

“30分钟内要吃掉3个鸡蛋,一根油条,一杯牛奶,然后护士会监督着我们精准到秒的去吃药,每隔半小时要采一次血......”

这样的体验对小文来说不算痛苦,却也备受折磨,尤其是那种被精准控制,仿佛工具的体验让她无法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她也并没有懊悔太久,在收到9000元的薪酬后,她便又开心了起来。

而这一次,再被问起是否还会再试药时,小文不再那么有底气的拒绝,想来,她也无法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

而在记者联系到试药中介员时,这一点也得到了验证。

其实如小文一般的试药者有很多,他们也不会建议一个人多次参与,但大多数试药者自己就会对这种挣快钱的办法上瘾,主动联系中介想要试药。

其实在相关部门审核同意,资质和手续都齐全的情况下,试药者是可以应用于临床试验的,院方也会对这些试药者做好体检,告知可能产生的后果,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

但这个本来对社会有益的选择如果成为了一些人牟利的渠道,那便很容易出现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试药不该被当做一份职业,一次次的去消耗身体赚快钱,一旦出现了问题,那再多的金钱也换不回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