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年7月,湘军攻克了天京,但太平天国并未被彻底消灭,数十万太平军仍坚持抗清,其中包括韩奇峰等悍将韩奇峰是安徽涡阳人,早年他追随叔叔张乐行贩卖盐、粮食,与张乐行非常亲密。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张乐行、韩奇峰等发动了起义,响应太平天国运动,成为清朝的劲敌。1855年,张乐行被推选为“大汉明王”,韩奇峰成为蓝旗旗主,独当一面,“捻军”势力不断壮大。1863年,张乐行战败被俘虏处死,韩奇峰等遭受清军、叛军夹击,血战突围,继续转战两淮,为张乐行报仇雪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64年12月,陈得才20万大军在湖北惨败,遵王赖文光突围而出,张宗禹、韩奇峰派兵接应。韩奇峰退隐山林,享年七十多岁,是人生赢家。赖文光、任化邦、张宗禹、李允、韩奇峰等人于1865年商议大事后,决定在两淮地区继续打着太平军的旗帜抗清,并试图中兴太平天国。两支部队汇合后,他们改组了部队,增加了骑兵的数量,减少了步兵的比重,从而提高了太平军的机动性。1865年5月,赖文光、任化邦、张宗禹、韩奇峰等人迎来了一次重要时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任化邦和韩奇峰善于指挥骑兵,他们引诱僧格林沁追击,然后在高楼寨后埋伏,张宗禹、赖文光等人突然出击,八旗马队不得不逃散。僧格林沁退守到树林中并构筑起防御工事,但他已经没有突围的机会了。张宗禹、韩奇峰等人持续出兵攻击,八旗马队没有坚守的勇气,各自逃命。僧格林沁身受重伤,坠马后逃入麦田中避难,但最终被小兵打死。在此战中,八旗马队全军覆没,满蒙勋贵没有可用之人,慈禧只好授予曾国藩、李鸿章大权,让他们率兵北上,挽救局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曾国藩北上督师后,采取了“河防战术”,利用运河、黄河、贾鲁河等围堵太平军,并下令各地修筑“寨堡”,进行坚壁清野。曾国藩知道,新组建的太平军(或者称“新捻军”)骑兵数量多,机动性强,正面决战不现实。但是,张宗禹等人没有固定基地,打不起持久战、消耗战。“河防战术”下,湘军步步为营,太平军却没有粮食补给,生存非常困难。赖文光于是决定分兵行动,以缓解压力。赖文光和任化邦率领军队南下两湖,并计划进入四川;张宗禹、韩奇峰等人则率领军队进入关中,联合西北起义军。张宗禹和韩奇峰火速进军,攻入陕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陕西巡抚刘蓉正在率军围剿西北起义军,听闻张宗禹和韩奇峰杀来,便从甘肃返回。张宗禹和韩奇峰采取了“疲敌”战术,跟刘蓉在陕西兜圈子,将湘军拖垮。湘军以步兵为主,持续跟踪追击下,早已疲惫不堪。当刘蓉抵达西安郊外的灞桥时,张宗禹和韩奇峰不再撤退,他们事先已经设下埋伏,就等着湘军进入“口袋”里,然后将其围歼。1867年1月,灞桥之战,湘军阵亡4千余人,另有6千多人投降,刘蓉仅带数百人逃进西安。在灞桥之战后,由于缺乏攻城工具,张宗禹和韩奇峰未能夺取西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他们听说了赖文光和任化邦在山东战败的消息,于是他们率领军队回到了救援队友。然而,张宗禹和韩奇峰在徒骇河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最终还是失败了,所有的士兵都溃散了。张宗禹成功地突围出去,并前往一个海岛上享受退休生活;而韩奇峰则隐姓埋名,隐居于河北省黄骅市,直到七十多岁时才去世。本文参考了《太平天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