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年,我军校毕业分配到驻大城市的原部队;然而,当我持军校开具的介绍信,去部队报到的时候,师干部科却把我分配到了偏僻的山沟部队;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军校毕业分配,如果没有特别情况,一般都是遵循“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原则。

我是从省会城市的空军某场站考入军校的。很自然的,在毕业分配时,军校给我开具的介绍信是到我原部队报到。

又可以回到老连队工作了。我对这样的分配结果非常中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我兴奋地拿着介绍信去场站政治处报到时,却出现了变故。

政治处主任是我们连队的老指导员。他对我说:“小刘,你去师干部科拿张干部登记表填一下。”

我们场站机关与师部同在一个办公大楼办公。

当时我就预感到情况不.妙。难道政治处连干部登记表都没有吗?即便是没有,也不应该让我去拿呀?

我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来到师干部科找干部干事。

干部干事接过我的报到介绍信,看了一眼说:“你们连队干部超编,你到另外一个场站吧,那里干部缺编。”

我不理解,指着介绍信说:“是让我来本场站报到的呀!”

干部干事说:“师里统一调整分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悻悻地回到了老连队。

连长和指导员当然是希望我留下来。现任充电站站长是外行,而我是本专业。

见情况有变故,便找干部科进行交涉。可交涉未果,我只能是服从组织安排了。

让我去的部队是在鲁西南的山沟里,传说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我带着非常遗憾的心情去新部队报到。

坐火车,转汽车,几经周折,翻过一座座山,越过坎坷的山路,终于来到了部队。

此刻,我的心凉透了。

果真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营区被重重山包围着,离县城30多里地,交通非常不方便。

我想,我一辈子就扎在这穷山沟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后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被调到山沟部队里来,是因为我军校一同学提前“做了工作”,把我顶替了。是他事后亲口对我说的。

他是干部子弟,他爸爸是军区空军某机关的正团职干部。

“塞翁失马,焉之非福”。很庆幸,我没有留在老连队。

当年底,也就是在我告辞老连队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本来由我担任充电站站长的充电站,发生了一战士盗卖报废银锌电瓶的案件。

那名战士被判了刑,充电站站长被免职,连长和指导员都被降为了副连职。

假如我留在老连队,说不定也会被追究领导责任的。我算是因祸得福吧!为此,我感到十分庆幸。

即来之,则安之。

我很快调整好了心态,决心安心扎根山区干一番事业,也很快适应了山区困难的工作生活环境。

我对自己严格要求,努力学习工作,一步步地成长进步。

我先后担任连、营军事主官,三次荣立三等功,被军区空军评为“优秀基层主官”。

真正是扎根山区,建功立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福祸相依的关系,谁能说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