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949位真人故事

我叫小麦,从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偏远小山村走出来。

十年前,高中班主任苦口婆心的对我说:“小麦,老刘是年级第一,你不要影响耽误人家的前程,十年以后你就只是个在校门口摆摊卖凉粉的,人家老刘开着车从你面前经过,连你是谁都不认识!”

十年后,在苍山洱海的见证下,老刘手捧鲜花和戒指,单膝跪在我面前问:”小麦,你愿意嫁给我吗?”

没错,我终于还是嫁给了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老刘。

(我在大理旅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大理旅游)

1996年,我出生于甘肃庆阳,我的童年是在苦水中泡大的。

当我呱呱坠地,医生告诉爸爸和家人我是一个女孩时,他们无情地抛弃了尚在襁褓中的我和还在月子中悲伤哭泣的妈妈。

因为我是女孩,父亲坚定地拒绝抚养我;因为我是女孩,我和妈妈被爸爸无情的赶出家门。

不久,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年幼的我被扔给妈妈独自抚养,再加上2000元的抚养费,这就是妈妈短暂而可悲的婚姻结局。

从小我就被妈妈轮流寄养在各个亲戚家,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后来,我被送到姥姥姥爷身边抚养,他们待我如同自己的亲孙女。姥爷是一名人民教师,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我不用再为一日三餐发愁。姥爷还教我读书识字,教我做个友善、热情和坚强的人。

(三岁时和姥姥姥爷妈妈合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岁时和姥姥姥爷妈妈合影)

2011年,我考上了县里的高中,在这里,遇到了那个钟爱和陪伴我一生的男生—老刘。

高二分班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我和老刘分在了同一个班。刚分完班,大家都忙着相互认识,聊得热火朝天。同桌和我说,中间最后一排那个穿灰色衣服的男生,在这次分科考试中是年级第一。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热闹的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书。我想,像我这种活泼爱玩的人,和他应该不是一路人,也玩不到一起。

高二下学期,班里组织了一次慰问敬老院孤寡老人的活动,我和老刘被分到同一个组。

在看望一个老奶奶的时候,老刘跟我进了房间。老奶奶看到我们俩很高兴,她说:“孩子,我这一辈子无儿无女,也没有孙子,我觉得和你们两个很投缘,今天我就认你们当孙子和孙女。”然后拿出手机和我俩拍了一张合影。

(我和敬老院老奶奶合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和敬老院老奶奶合影)

老奶奶还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姑娘,像他这么好的男孩子不多见,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住。”说完,她突然拿起我俩的手握在一起。顿时,我感觉好像有股电流穿过全身,心脏砰砰直跳。这也许就是怦然心动的感觉。

从那时起,我每天都会不自觉地偷偷关注老刘的一言一行。每天他到校最早,会把班里所有人的椅子从课桌上放下来;搞卫生时,他总是主动地去干最脏的活;周末他总能坚持早起学习和运动;他为人谦虚稳重,愿意与人分享一些学习心得,帮同学解决问题。

在楼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在楼上看你。我在偷偷关注他的同时,他也在悄悄地关注着我。

他会利用课间时间帮我去排队打热水,下课后还会拿书时不时敲一下我的头。了解到我的原生家庭,在我开朗的外表下隐藏的暗淡和忧伤,他也会心疼。

(2014年我和老刘同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4年我和老刘同桌)

青春期的初恋,有点懵懂而羞涩,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爱。

2013年4月30日那天,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小麦,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吗?”。

那天,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们还买了阿尔卑斯糖发给身边关系好的同学,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祝福。

这份甜蜜的早恋像旋风一样在全年级席卷开来。马上进入高三,班主任和家长知道后都很担忧,也曾多次找我俩谈话,希望最后关头我们能以学业为重。

老刘从小生在教师家庭,成绩优异,从来没有什么坏习惯,也从来没让父母操心过,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的妈妈怕我拖他的后腿,曾站在班级的后门偷偷观察过我,说这姑娘话太多了。还让班主任找我谈话,对我施加压力,劝我主动放手。

(2014年我和老刘暑期游周祖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4年我和老刘暑期游周祖陵)

为了让我和老刘分手,班主任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不要耽误人家的前程,十年以后,你只是个在校门口摆摊卖凉粉的,人家老刘开着车从你面前经过,连你是谁都不认识!”

他们对老刘下的最后通牒是:“一旦你成绩下滑,你们必须给我分手。”

幸运的是,那年高考,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山东某重点大学。我却落榜了。这意味着我和他的差距在拉大。

家人让我去读专科,但他却坚定地支持我:“你去复读,我会等你。”他的话瞬间给我注入了信心和力量。

是的,我不甘心!我清楚我爱这个男生,从18岁起就像被命运暗示了一样,我一定会嫁给他,我渴望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

顶着巨大的压力,我硬着头皮开始复读。为了更专注的学习,在校外租了一个2平米大小的房子。

(2015年老刘上大学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5年老刘上大学前)

屋里只够放下一张床和一个小桌子。寒冷的冬天,风夹杂着房东屋里的煤烟,透过门缝溜进来,好几次我差点煤烟中毒。

有段时间,租房的村子里小偷横行,村民一时都很恐惧,而我租的院子里只有我和一位老奶奶。为了自卫,我特地买了一把菜刀放在床头,每晚入睡前,我都做好了和小偷同归于尽的准备。

经过无数个挑灯苦读,2015年我终于成功上岸,考上了理想中的双一流大学,终于有机会走出这片黄土高原,终于可以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

虽然我和他不在同一个城市读书,但每逢节假日和寒暑假,我们都会坐14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对方的学校见面。

(老刘来天工大和我过中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刘来天工大和我过中秋)

大学期间,我和老刘在经济上都不富裕。为了生活费,以及来回的车费和开销,我做过很多兼职:发过传单,在小饭桌辅导小孩作业,暑期去月饼厂的流水线做月饼。我不怕苦,不怕累,凡是有挣钱的机会我都不想错过。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我在学校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抓住每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曾作为校勤工俭学学生,负责校图书馆的整理工作。大二暑假期间,在学校的推荐下,还去河南驻马店新蔡县支教,在一所小学担任三年级的班主任。

当时班里有个小孩,平时学习认真,聪慧懂事,但性格自卑内向,不爱说话,难以融入集体。他让我看到了小时候无助的自己。

我从原班主任那里了解到,孩子的母亲是菲律宾人,生下他不久后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我在河南支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河南支教)

了解到这些,我便对他多了一些关注和照顾,时常鼓励、表扬他,带他一起做游戏。慢慢地这孩子上课变得爱积极发言,下课还会和其他同学打乒乓球了。

一天课间休息时,小孩悄悄地塞给我一张纸条,然后就匆忙地跑了。我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李老师,你像我的妈妈”。

顿时,我的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和心酸,也意识到: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株小幼苗,每一株小幼苗都需要,也值得我们用心去呵护。

2018年,老刘毕业后被单位外派去了萨尔瓦多和阿根廷,分别负责中美洲、南美洲市场开拓和管理。

在异国的日子里,我们每天只能通过手机联系。虽然有13小时的时差,但无论多晚,无论多忙,老刘每天都会抽时间跟我聊天,我们分享着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一切。

(2018年老刘出国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老刘出国前)

情人节的时候,老刘会从网上给我买礼物,并邮寄一束蓝色妖姬,上面用西班牙语附诗一首来表达对我的爱。

2019年大学毕业时,老刘特地回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不仅给我带回来满满一箱零食、护肤品等,还送给我一场终身难忘的毕业旅行。

他听说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去过游乐园,于是就带着我直接飞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玩了两天,然后又去了南京的夫子庙,城隍庙,秦淮河等著名景点,一路吃吃喝喝,走走停停,玩得不亦乐乎。

2019年7月,通过校招,我获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在深圳某珠宝公司当培训师。前六个月是实习期,主要了解珠宝门店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后期负责线下培训和线上体系的搭建。

(老刘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刘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虽然一开始,我的工资不是很高,但这份工作却是我喜欢的,我也有信心将它做好。

但工作上的事也会时常困扰我,尤其遇上脾气暴躁、喜怒无常的领导或同事。每次他们一发火,我就深感无力,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蹲在角落哭泣,瑟瑟发抖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没法克服一直存在心里的障碍和阴影。

2021年,老刘结束了外派的工作回国了。在那段接近崩溃难熬的日子里,他的陪伴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和曙光。

为了缓解我的紧绷和郁闷,七月,我们俩一起辞职,离开深圳,来到云南大理。在这里,我们准备结婚,决定步入相爱相守的人生道路。

在洱海边,我们看多了很多拍婚纱照的情侣,摄影师总是声嘶力竭地喊:“新郎搂新娘腰”“新娘笑一个”“新娘看新郎”。

(2021年我和老刘游西双版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我和老刘游西双版纳)

每对情侣都得按照摄影师的指挥来做,这种拍照方式有点令人尴尬,于是,我们决定自拍婚纱照。

2021年11月19日的清晨,老刘骑车载着我来到洱海边拍婚纱照。在山海和日出的见证下,他拿出鲜花和戒指,单膝跪地,向我说出心底酝酿已久的求婚誓言。

面对突如其来的求婚,我有些不知所措,一秒哭成了泪人。我幸福地告诉他:“我愿意!我一直都愿意!”我愿意和他携手走过每个日出日落。

下午拍完后,我们一起回到家中。打开门,我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拉着我坐到沙发上,从电视屏幕里看到来自很多人的祝福。他们都是曾见证过我们爱情的老师、同学和朋友。

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高中班主任老师,当年他曾极力反对我们"早恋",而今却为我们修成正果而开心。

(洱海边求婚场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洱海边求婚场景)

与此同时,他又一次跪在我的面前,在电视里大伙“嫁给他”的助攻下,我哭着对他说:“我愿意”。

他说:“我只是简单地想着,让你感觉到幸福和被重视,这就是我最最重要的事情!”

2022年3月,两家长辈坐在一起商量婚事,经过商议,老刘的父母拿出了168000元彩礼给我,希望我和老刘能幸福的过日子。25日那天,我和老刘去领了结婚证,并许下了相守一生的诺言。

婚后不久,我们又回到深圳,重回职场。这次我应聘到深圳某大厂的业务部做培训师。但好景不长,职场里勾心斗角,还有经常熬夜加班后身体频频发出的警报,让我再一次想逃离。

今年5月26日,我被查出乳腺结节4a,医生一度认为是恶性肿瘤,但幸好最后做出来的结果是良性的,这让在病床旁守护了我四天的老刘终于松了一口气。

(老刘照顾生病的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刘照顾生病的我)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们对职场彻底失望,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去打工了。

6月25日,我们带着70万积蓄,果断裸辞离开深圳,前往丽江开启旅居生活。

虽然目前的存款不多,但我们一边旅居,一边探索新的生活方式,比如做自媒体,不断投资自己,希望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挣钱谋生。

脱离职场后,我的性格已从当初的敏感、暴躁和阴晴不定变得温和而平静。这一切都是老刘的功劳,他就像我黑暗人生里的一束光,明亮、温和地照耀着我,使我荒芜的内心开出了五彩斑斓的花朵。

在人生的旷野里,我们过着粗犷的生活,相依而立,共向白头。我们同频共振,灵魂契合,在自由的风暴里享受爱与生命。

【口述:小麦】

【编 辑:墨斐】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

(*本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真实性由口述人负责。本账号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