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招待是家宴,觉得家宴不好的人不可交。

为了招待加代,楚大国专门雇了一个厨师。加代说:“国哥,你太客气了。”

“代弟,你来了,我特别高兴。你和弟妹在这边玩几天,看看能否看中。如果看中,我就把旁边的一块地买下来,你什么都不用管,一年以后,连盖带装修我帮你搞定,到时候交钥匙给你。到时候,你就到这边来度过冬天。”

“行,我心里有数了。”

在等厨师做菜的时候,加代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喂?”

“是加代老弟吗?”

“你是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是小利的朋友,我姓石,外号老石子。兄弟,你下没下飞机?”

“大哥,我都忘了这事了,我已经到古城了。”

“哎呀,我艹,你在古城哪个位置?”

“我不认识。我来我哥们这里了,在古城里面。”

“兄弟,我去找你去,你们几个人?我给你们开酒店。你们晚上想吃什么?”

“石哥,你这边有朋友安排,你忙你的。明天我到你那坐一会儿。”

“不行!四哥千叮咛万嘱咐说加代到了,比他来都重要。让我放下一切工作去接你。你在古城等着,我过去找你。”

“你这......行吧,石哥。”

“你等我。”石哥挂了电话。

大国问:“谁呀?”

“四哥的一个朋友。”

“四哥?哪个四哥?”

小利四哥,你不认识吧?”

大国说:“我不认得,没见过。”

加代说:“也是一个好哥们,要过来看看我。”

“来呗,一起喝酒,认识认识。”

“行。”

四十分钟以后,老石子来了,拄着一个拐杖来的,左腿瘸,走路有点费劲,戴着一顶礼帽,穿戴很整齐。可能小利也告诉了他加代长什么样。一进门,老石子一摆手,“哎,兄弟!”

加代迎上前,握住老石子的手,“石哥,你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哎呀,我的妈,兄弟啊,你长得太年轻了。我听小利说你跟他是哥们,我想你怎么也得五十来岁了。今年有三十五了吗?”

加代说:“我都快四十了。”

“一点不像。”

“石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加代把大国叫了过来,把身边的兄弟以及敬姐也叫了过来,一一作了介绍。

大哥说:“石哥,晚上不许走,一起喝一点。”

石哥把电话打给了小利四哥,“四哥,人我接到了。”

“老石子啊,一定替我招待好我弟弟啊,那是我最好的兄弟,在北京都罩着我的。”

“知道知道,你放心,四哥。”

小利说:“过三四天,我赶过去跟你们汇合,一起玩。”

“行。”

当天晚上,大国满招待加代一行,找了两个厨师做家宴。酒逢知己千杯少。加代、楚大国和老石子都挺能喝,三个人你来我往,推杯换盏。
古城的夜景是很漂亮的。晚上八点多钟,兄弟们跟着敬姐和闺蜜以及雨薇去外面看夜景去了,王瑞跟在后面帮照相。

加代问:“石哥,你是开烟酒行的啊?”

“嗯。咋说呢,老弟?早些年吧。我跟你小利四哥都是在昆明玩的,我是他手下的。”

加代说:“没有什么手下不手下的,都是兄弟。”

“兄弟是兄弟,但你对我是真够用,我得感激他一辈子。”

加代说:“四哥维人可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石子说:“绝对是一个好汉,好大哥。为兄弟能两肋插刀。对小利四哥,我感恩一辈子。兄弟,也不怕你笑话,后来腿折了。”

加代问:“怎么折的?”

“不提了,被人打的。俏特娃,就出来都是笑话。当时把我两个腿都敲废了。这也是花了不少钱,找了不少人把我右腿接上了,现在能走路。你看我左腿是彻底走不了路的,到哪都拄个拐棍。以前我是坐轮椅,这二年恢复得还行,拄拐棍能走路了。坐轮椅让人笑话啊,残废人!不聊那些了。兄弟,你抽烟吗?”

加代说:“我抽烟。”

“我打电话叫人给你送。”说话间,老石子掏出了电话。

加代一看,说:“不是,我有烟。”

“两码事。我给你嫂子打电话。”老石子拨通电话,“哎,你上我书房把我最里边那个柜子打开,我里边自己珍藏的,自己舍不得抽的,一大箱子雪茄全给我拿来。我在古城。”

放下电话,老石子说:“我听小利四哥说过,我也能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我给你的东西我珍藏了十五六年,哪里也买不到。都给你。”

加代一听,说:“大哥,太珍贵了,不好吧?”

“兄弟,你我虽然是头一回见面,但是你来了,我就把你当作最尊贵的客人。”加代也无法拒绝了。

没过一会儿,老石子的老婆骑自行车过来了,抱了一个箱子过来了。五十多岁的老太,貌不惊人,但是很热情,问:“兄弟,弟妹呢?”

“出去照相了,嫂子。”

“我也没准备,早些年我跟你哥去昆明,小利四哥的干爹送给我一块玉石,我今天你给放在这里,你一会儿给弟妹。”

“不是,嫂子......”

老石子一摆手,“兄弟,你别管了。”一转头,对老太太说:“你回去吧。这边不用你操心了。我不知道喝到几点呢,你走你的。”
老石子说:“兄弟,你听我说,这不算什么。说句不好听的,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来了,大哥认可你,小利四哥说话了,我不能什么也不做。这东西你留下。”加代虽然不精通,但也看出是一块上好的翡翠。

老太太临出门前说:“老石啊,你陪兄弟多喝点。喝多了,就不要回家了。”

“行,你走你的。”

老太太家里很有前,骑着自行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