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石家庄乃至现在整个网络,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件事,在07年左右,石家庄红极一时的金伯帆酒店发生了一件差点将金伯帆酒店抹去的事件。

虽然这个传说至今已经过去快20年了,事情的真伪也无处查证,就当是看个故事罢了。

但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当时的军长都乐意去金伯帆酒店消遣,可见当时金伯帆酒店在石家庄的地位。

要问金伯帆酒店是说开的,那就不得不说说号称石家庄黑道大哥吴迪了。

提起吴迪这个名字,当地老百姓可谓是如雷贯耳的熟悉,因为谁都知道,他在当地简直就是“土皇帝”,与不少警察都是称兄道弟的存在。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吴迪就靠着自己的各种手段在石家庄呼风唤雨,成为了名噪一时的“黑老大”,并且靠着自己的手段疯狂敛财。

一直到2019年,已经在石家庄为非作歹近30年的吴迪团伙被依法打击,作为石家庄“国督1号案”,吴迪涉黑案在全国闻名,而围绕着吴迪的发家也是充满着各种“传奇”色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5年,吴迪出生于石家庄,父母都是当地的普通职工,虽然是普通职工,但当时谁家里有个双职工那生活可是过的美滋滋的。

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吴迪从小就可以说没有吃过什么苦,父母对他的培养也是重视,所以吴迪小的时候成绩很不错,尤其是体育,吴迪成为了老师眼中“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

一直到了1983年,18岁的吴迪按照父母的计划应征入伍服役于山东海军。

虽然家里都为吴迪能够成为军人感到骄傲,但部队生活的枯燥让吴迪心生怯意,所以在之后的部队整编裁员的时候他便回到了老家石家庄被安排进了当时的石家庄的纺织服装批发站工作,也算是拿到了铁饭碗。

20岁的年纪,吴迪看什么都新鲜,因为脑子灵光,干事认真仔细他很受当时的领导喜爱。

90年代初期,不少拿着铁饭碗的员工辞去了工作开始下海经商。

而这个时候吴迪的父母也面临着失业的风险,而当时吴迪所在的批发站生意非常好,而吴迪脑子也灵光,当下海风潮吹到了他的耳朵里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辞去了这份工作,开始自己经商。

吴迪的离开让服装站的领导都觉得可惜,但吴迪下海之后并没有离开自己的老本行,因为在这一行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且大家都知道吴迪做事肯定能成。

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靠着服装批发吴迪便成为了当时小有名气的服装批发商。

因为做服装最讲究的就是新潮,所以吴迪常年来往于广州深圳等地寻求新款服装,也是在广州深圳让他发现了一项能够赚大钱的生意,那就是KTV一类的娱乐场所。

但当时吴迪并没有想着搞娱乐场所,毕竟当时自己的资金还不够,所以后来吴迪在石家庄开办了东来顺饭店和大红灯笼饭店,饭店生意非常火爆,吴迪再次积累了一大笔资金。

虽然从事的是餐饮行业,但谁都不会嫌钱多,很多食客吃完饭之后都喜欢去一些ktv洗浴中心玩一玩,所以脑子聪明的吴迪便想着自己也开一家洗浴中心。

2001年,吴迪筹措了大笔资金在石家庄建起了金伯帆洗浴中心和龙世界洗浴中心,并在市区最好的地段经营起了洗浴中心、KTV。

金伯帆设计的非常豪华气派,开业之初就吸引了一大批顾客前去消费。

2006年12月,石家庄市沐浴行业协会挂牌成立,吴迪名下的金伯帆和龙世界位列联合发起的十余家企业名录之中,吴迪也被选为首届会长。

在当时,他曾因此被当地媒体视为洗浴行业的“领军人物”。

但在当时洗浴中心要想生意好,那就得为顾客提供最好的服务,而在当时很多洗浴中心都暗藏着“有色交易”。

因为只有提供这些服务才能够保持红火,而吴迪也明白这个道理。

在开业不久之后,吴迪便开始着手解决这些事情,而当时石家庄地界上并不算太平,见吴迪生意这么好很多竞争对手都非常眼红,时不时的就会上门骚扰一下,久而久之,吴迪明白,要想生意好,除了要有女孩子,还得有人看场子。

因为吴迪讲义气大方,在他的笼络下不少社会闲散人员开始向其靠拢,解决了洗浴中心的安全问题之后,吴迪靠着这些小弟很快就让洗浴中心聚集了一大批女孩子。

当时吴迪对洗浴中心的大小事情都是亲自管控,为了能够利益最大化,吴迪将其中愿意从事“卖淫”的女孩编号为1-100,而超过100以上的则为顾客提供正规的按摩服务。

为了安全起见,吴迪亲自管理这批技师,因为知道能够放下尊严从事这一行业的女孩子肯定是缺钱的,所以吴迪规定了技师的工资十天结算一次,技师与酒店提成四六分账。

此外也是为了安全工资只有吴迪签字之后,才能发放到这些技师手里。

金伯帆酒店的隐藏服务在当时可谓是人尽皆知,但大家都知道酒店老板吴迪与上面关系不同一般,所以都放心的享受服务。

据统计,光是组织卖淫这一项,吴迪非法营利2.08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7年,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军长秦卫江在金伯帆酒店休息,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因不小心打破了一个怀子,之后结账时主动要求赔偿,当时秦卫江军长穿着很朴素,说话很客气,就问服务员打碎那一个杯子多少钱,服务员打量了一下秦卫江,随口就说打碎一个杯子赔50块钱。

军长说:“能不能少一点呀,我看那杯子最多就值10块钱。”这一说不要紧,服务员就更来劲了,回道:“少一点是吧,那就100好了。”

别说军长,就是一个普通的当兵的,遇到这种情况都得火气上冒。这时军长身边的一个参谋就上前说道:“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服务员说道:“叫我们经理过来500元。”参谋说:“好,你先去叫来。”然后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服务员。

结果服务员就去找经理,对经理说,前台有两人很牛,打碎了杯子不赔钱,还脾气不小。这经理虽说职位不大,但经营的这家酒店本就属于黑社会性质,当时石家庄市的市领导有参股,公安、检察院、法院都有关系,后台背景是很强大的,自然这经理也多少见过些世面,心想着哪个犊子没事找事,活腻歪了是吧。

经理来到前台后,军长参谋还是很客气的说道:“你看我们刚才打破一个杯子,这服务员非要我们500元,能不能给我们少点,这是我们首长……”话没说完,经理发飙了:“别丫的首长首长的,什么首长我没见过,来我们这里的都是首长,500元一分都不少,赶紧的别耽误时间,老子还有事忙着呢!”

军长听完大怒:“你们这不是黑社会吗?”

经理回道:“我们就是黑社会怎么了,我他妈的就是黑社会老大!”这句话一说,军长是彻底怒了。

军长吼道:“我他妈的是27集团军军长!”

经理不甘示弱:“你要是军长,我就是军长他爹!”

这时军长忍住,轻轻的说道:“好好,我给你钱。”说完拿出500元甩给了经理。

军长出门后,立即打电话给27军编制下的一个步兵旅,旅长又给下面的一个侦察营发动战斗命令,然后该步兵旅旅长和政委带了一个侦察营来到这个酒店。

随后,一个500人的侦察营迅速集合到酒店门口,首先拿枪的200人把酒店封锁,100人维护秩序,200人在外等候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