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评论员 与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前报道链接《三甲医院超收患者21万医疗费,官方通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述人姑妈做的Excel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这位没有医学背景但受过经济学训练的博士,通过大数据分析进而发现医疗项目异常的思路,就值得借鉴。今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意见》也明确提到,“加强健康医疗大数据共享交换与保障体系建设”“建立跨部门、跨机构公共卫生数据共享调度机制和智慧化预警多点触发机制”。

卫健委、医保局等管理部门对医疗行业显然比普通人更加了解,什么样的病用什么药、该用多少,也都更有谱,只要懂得运用方法,监测起来并不难。在保护好患者隐私的前提下,相关医疗信息严格留痕,并和监管部门共享,如此既可以及早发现问题,也可增强威慑力,使得那些怀有“小心思”的人投鼠忌器。

另外,就事后查处来说,也有必要问责到人。我国《医师法》《药品管理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文件,均规定了因过度医疗需要承担的行政责任,造成严重情节的,还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去年正式施行的《医师法》也明确禁止“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并首次提出“终身禁业制度”。

目前,芜湖市医保局已经启动行政处罚程序,也将线索分别移交公安、卫健部门进一步核查处理。我们期待有具体的人为此负责,给患者、给社会一个交代。

本期资深编辑 周玉华

发展林下经济!

多项指标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