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云南省会昆明,这是一座四季如春的城市。

在距离昆明300多公里外,有一座广南县。虽然这里的气候条件比不上四季如春的昆明,终究也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但在2013年的下半年,广南县法院的李法官却似乎遇到了此生从未有过的酷暑。

李法官1980年出生,是位实打实的80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李法官接到了院领导安排的一项特别任务:为了帮助县农村信用社核销不良贷款,时任广南县人民法院院长的吴少斌、副院长许权与县农村信用社领导商量后,决定不经立案和审理程序便直接出具民事裁定书。随即,县农村信用社便将478份民事起诉书递交到了广南县人民法院立案庭。

作为立案庭负责人,李法官知道不经立案程序就出具裁定书是违法的,就以有风险为由推辞。得知李法官不同意办,许权副院长把李法官喊到办公室进行斥责,并放狠话如不按领导的意见办就要处理她。在威逼的同时,许权副院长又宽慰她,说责任由院党组承担。

云南省砚山县法院查明,李法官后将空白送达回证交给农信社。农信社工作人员制作了邮寄送达当事人材料的信封,并让邮政投递员不经投递直接在信封上签注查无此人退件的备注签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法官拿到查无此人的退件单后,在没有审查邮寄信封真实性的情况下,给农信社制作了478份民事裁定书,裁定书的主文均为因农信社不能提供被告的准确住址,因此裁定驳回起诉农信社的起诉。

事后,李法官收到了5000元钱。李法官称她以为是年底法院发的过节福利,殊不知,这其实是县农信社付给广南县人民法院的办案经费。

云南省砚山县法院查明,广南县农村信用社一共支付了广南县法院8.4万元的办案经费,除去院长吴少斌、副院长许权等领导私分的外,分给李法官的5000元是最少的。此外,砚山县法院还查明,478份裁定书涉及的该批不良贷款涉及金额共计1336113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风平浪静地过了七年后,事件最终以狂风暴雨般的形式爆发了出来。2020年前后,广南县法院的院长、副院长、民二庭副庭长等一众法官先后受到了调查。

从院长、副院长纷纷落马且刑期也很重来看,县院党组的确是言出必行,第一承担了责任,但这种违反基本程序,严峻背离法律底线的行为,岂是县法院党组能担待的?在办理正副院长贪污罪、行贿罪,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民事枉法裁判罪等案件中,李法官也卷入其中。

2020年6月18日,李法官自动投案,并将5000元办案经费交给了纪监委。

在云南省砚山县开庭审理现场,李法官为自己做了一番悲情的辩护。李法官说,她母亲、公婆年纪大了(没提父亲大概率是父亲已去世),女儿是二级智力残疾、儿子才三岁,她家里负担重。李法官称她一旦失去现在的工作,家里就会陷入困境,所以在遭到副院长的斥责和威胁后,无奈挑选了顺从。

但砚山县法院并不认可李法官属胁从犯的辩护意见。砚山县法院认为,李法官作为法官,有独立审判权,对领导施压既可向上级反映,也可明确拒绝,因此不属于人身受到胁迫的情形。但考虑到李法官是被动接受工作安排才制作民事裁定书且具有自首情节,具有酌情从轻以及依法减轻处罚情形。

最终,砚山县法院以李法官作为法院审判员,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不经立案、不经过开庭审理,不审查证据的真实性就制作478份民事裁定书给广南县农村信用社,判决李法官犯民事枉法裁判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一审判决后,李法官没有上诉,检察院也没有抗诉。至此,一审判决书发生效力。

现在,虽不清楚李法官的具体现状,但根据公务员法的规定,李法官的法官工作及公务员身份,可能是保不住了。由于民事枉法裁判罪是有意犯罪,根据律师法的规定,李法官做律师的这条路大概率也被堵死了。

县城里的工作机会很少,法律人的圈子又很小,公检法以及律师的路子都走不通了,意味李法官大概率是要换一座城市,改一个行当了,但对一名已经40多岁,上有老下有小,精力也不济的中年女士来说,半路出家、从头开始谈何容易?

作为法律从业者,我们无意于因为个人感情因素,就在案件的裁判上偏袒某一方,但对于案件中的一些认识误区以及常识错误,我们觉得有必要跟我们的读者作一番说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误区一。

检察院其实没必要突出李法官违法出具的478份民事裁定书的目的是核销银行坏账,以及核销的坏账金额高达13361130元。

坏账核销不是贬义词,坏账核销不意味着贷款就成为了烂账,不意味着国有资产就流失了,更不意味着债务人就可以不用还钱了。坏账核销仅仅是银行内部一项财务治理措施,实践中,银行仍旧会按照账销案存的原则对借款人开展贷款清收工作。

以本案为例,在上述坏账核销后至2019年3月期间,广南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就仍旧收回了4508895.58元。所以,决定李法官是否构成犯罪以及量刑轻重的核心,与出具裁定书的用途及涉及的金额大小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误区二。

无论是砚山检察院在提起公诉时,还是砚山法院在裁判说理时,两家司法机关都提到了,“李法官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不经立案,不经过开庭审理,不审查证据的真实性......构成有意违反法定程序枉法裁判”。

没有立案就开始办理案件,把由法院负责的文书送达工作交给原告,的确是李法官无法自圆其说的两宗违法事由,也毫无疑问是破坏了司法秩序,损害了司法公信力。

但对于因为起诉材料无法送达给被告,继而以被告主体不明确为由驳回原告起诉的案件,法律没有规定一定得开庭审理。这意味着,法检两家在说理时强调的李法官“不经过开庭审理”的罪过是站不住脚的。

同理,既然案件都没有进入实体审理,自然也不存在着会对证据进行审查的问题。李法官疏于审查的“农信社提供的虚假的送达无果邮寄回执”,也根本不属于民事诉讼中的证据。所以,砚山法院关于李法官不审查证据真实性的说理是存在商榷之处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李法官以银行不能提供被告的准确住址,起诉材料无法送达就驳回银行的起诉,这种裁判结果是大错特错的。

广南县法院因无法送达应诉材料给被告,就驳回原告起诉的做法简直是陈规陋习,但可笑的是这种陋习至今还存在于部分法院,笔者随便一搜就是一大堆。

我们尊重砚山法院的判决,也能体会到砚山法院刑庭法官在裁判李法官案件中的细心和苦心。我们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是李法官,处在李法官当时的位置上,我们要有怎样的智慧,怎样的勇气,怎样的情商,才能既遵守法律的底线,又不得罪决定自己命运的领导,既保住了饭碗又无愧于自己的初心?

当然,在同情李法官,为她的遭遇感到悲伤的同时,笔者发觉裁判文书网已经找不到这份判决书了。或许是被大家关注过,法院又撤回了吧。

只是这份判决书怎么就不能继续放在网上呢?让大家知道基层法院法官的不易,让群众知道国家打击腐败犯罪的决心,怎么就是负面消息了?想到这里,笔者不禁再次感到悲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