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正式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决议,最终决定撤销1978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改版国歌歌词,恢复了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也就是我们目前所传唱版本的《义勇军进行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1978年,全国人大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征集小组”。最后,考虑到国歌不同于一般歌曲,为保持国歌的稳定性,只写“聂耳曲、集体填词”,一律不署编配者的姓名。1978年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新歌词,这首集体填词的国歌又名《继续革命的战歌》:

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
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
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地斗争!
前进,前进,前进!
我们千秋万代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高举毛泽东旗帜,
前进,前进,前进,进!

中国人民邮政1979年发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纪念邮票,编号J.46(1-1),面额人民币8分,就有集体填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和歌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9年发行的建国30周年纪念邮票带有改版歌词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

2005年5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答复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表示,从文艺创作角度而言,国歌与其他文学艺术作品并无本质差别,应当同等地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

词曲的创作背景

1934年秋,田汉写了电影剧本《凤凰的再生》,并为该片写了一首长诗,其中最后一节诗稿被选为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初名《反满抗日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但歌词写完后不久,田汉就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聂耳(左)和田汉(右)合影

1935年2月,导演许幸之接手《风云儿女》的拍摄,不久后,去监狱里探监的同志辗转带来了田汉在狱中写在香烟盒包装纸背面的歌词,即《义勇军进行曲》的原始手稿。当时,聂耳正准备去日本避难,得知电影《风云儿女》有首主题歌要写,主动要求为歌曲谱曲,并承诺到日本以后,尽快寄回歌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风云儿女》海报

1935年4月18日,聂耳到达日本东京后,完成了曲谱的定稿,并在四月末将定稿寄给上海电通影片公司。之后,为了使歌曲曲调和节奏更加有力,聂耳和孙师毅商量,对歌词作了3处修改,从而完成了歌曲的创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聂耳手写的《义勇军进行曲》谱子

孙师毅把田汉原诗的“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改为“冒着敌人的炮火”,去掉了原作的语病,并更加简洁和富有象征性;聂耳将“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重复一次,并新增“前进!前进!前进!”作为结尾,强调了呼号感,使得这篇歌词更符合汉语歌曲对腔词关系的要求。

词曲的命名和发行

电影《风云儿女》前期拍摄完成以后,田汉的主题歌歌词并没有确定歌名,而聂耳从日本寄回来的歌词谱曲的名称只写了3个字“进行曲”。作为电影《风云儿女》投资人的朱庆澜将军,在“进行曲”3个字前面加上了“义勇军”,从而把该曲命名为“义勇军进行曲”。

1935年5月9日,由袁牧之、顾梦鹤领衔的电通公司歌唱队在位于上海徐家汇附近的百代唱片公司录音棚里录制了《义勇军进行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10日,《义勇军进行曲》歌谱在《中华日报》上发表。16日,《电通》画报创刊号刊登歌谱。之后,由贺绿汀请当时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担任乐队指挥的苏联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莫夫(时译“夏亚夫”)配器,将《义勇军进行曲》灌成唱片公开发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龙·阿甫夏洛莫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首版《义勇军进行曲》黑胶唱片

24日,电影《风云儿女》上映,该曲作为该片主题歌在影片片头、片尾播放。6月1日,歌谱在《电通画报》(半月刊)第二期上刊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义勇军进行曲》老照片

歌曲的社会影响

1935年,随着《风云儿女》在各个影院的播映,《义勇军进行曲》立即在观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成为流行极广的抗战歌曲。抗战期间,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定期安排播放该曲。此外,美国、英国、法国、印度及南洋各国的广播电台也经常播放该曲。并且在苏联、法国、捷克等地,《义勇军进行曲》被灌录成唱片并翻译成不同语言,歌名则大多翻译为《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良模指挥青年会成员演唱《义勇军进行曲》

国民党很多军校把《义勇军进行曲》定为军歌,戴安澜将军的国民革命军第200师曾将该曲定为该师的军歌。张学良于西北练兵时,特别强调了士兵齐唱《义勇军进行曲》的重大意义。

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全国各地的学生、工人、爱国人士和支持中国的国际友好人士在集会上、在游行中都演唱了该曲。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八百壮士”孤军营内鼓舞士气的战歌之一 。同年7月31日,因主张抗日救亡而被捕的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等救国会七君子获释时,和数百名前来迎接的群众一同高唱《义勇军进行曲》。1938年,台儿庄战役中,中国官兵在观战的美国驻华海军副武官卡尔逊的带领下高唱《义勇军进行曲》。

1940年,美国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在纽约演唱了该曲,并在1941年灌制了一套名为《起来》的中国革命歌曲唱片,宋庆龄亲自为其撰写了序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罗·罗伯逊唱片封面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义勇军进行曲》在东南亚地区广为传唱。1944年,马来西亚的一支由青年组织起来的抗日队伍将《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中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改为“马来亚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后,将其作为抗日游击队队歌传唱。同年,美国好莱坞米高梅公司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抗日的故事片《龙种》,《义勇军进行曲》英文版被选为电影插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龙种》海报

1945年,联合国成立时,该曲作为代表中国的歌曲演奏。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义勇军进行曲》被选入反法西斯盟军胜利凯旋的曲目。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同盟国集会时,《义勇军进行曲》被选为代表中国的歌曲。美国将该曲与美国的《美丽的美利坚》、法国的《马赛曲》等歌曲定为同盟国胜利之日的音乐节目广播歌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文版歌词

成为国歌的历程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由于没有如期拟定出国歌,会议于9月27日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该曲作为国歌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响起 ,由晋察冀军乐队演奏,总共演奏了十余次。

十年动乱期间,该曲词作者田汉受到“四人帮”迫害,导致正式场合只能演奏国歌的曲谱,不能唱歌词。

1978年2月26日至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决定国歌曲子仍然采用聂耳谱写的原曲,而歌词由集体重新填写,即前文提到的版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2年11月26日至12月10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举行,12月4日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决定恢复国歌原词,撤销了之前修改歌词版本的国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辑|卧阑听鱼

文献资料|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