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故事连载中......江湖故事:太子帮二代大志往事。

大志讲话了,你们是来找事的。梁静讲话了,你这回大志你是爷们,你别给普政大哥打电话,你也别告诉普政大哥。大志讲话我告诉普通大哥干啥,我怕你们,你们鸡巴敢动弹一下子我试试。

大志说完这话,李小勇讲话了大志,你怎么那么牛?今天我就让你鸡巴教我,今天我就鸡巴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我教育教育你今天就知道不?这姑娘大致讲话吹牛逼,你动一下你试试。这姑娘杜城搁沙发上一看不对劲,杜城就鸡巴从沙发上就下来了,杜城也看明白了。杜城就去了,你妈。

杜城蹦起来照李小勇这个面门,杜城打仗挺猛,啪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杜杜成讲话佐料都都要挨揍了。这这么多人肯定打不过,但是别吃先那啥,先得先下手为强,杜成先动的手,小成上去照着李小勇那个面门啪就一炮子,李小勇一捂脸,打一句话,李小勇包括贾勇他们这帮人呼啦的大声讲话,别动手别动手。

李小勇他们在这哔哔哔的大声讲话,杜城蹦起来照李小勇这个面门,如果说大大卫在这哔达那就妥了。但大杜成在这嘎也不敢打人。

李小勇他们说实话,这谁呢这个梁静,人女的人不动手,梁静插耳,旁边一麦登揍他打。这会儿小橙也急了,小橙一看桌子上有个啥,有一个烟灰缸,小橙抓那个玻璃烟灰缸过来。

两个小子,小橙照那俩小脑袋,我擦擦。小成挺猛,两个烟灰缸就削,都鸡巴给削冒红了。但人太多了,小成的体格也不行了,一脚让人把小成就给踹在沙发的。

扣那嘎达。这家伙几个人抓小成脖子,照小成那面纹,啪啪啪的一顿一顿大脚丫子。大智就被大伙摁床上了,那一进门就第一张床吧。给大智摁床上,这这一帮人上床上啪啪叮当的,这连炮带绞的那家。还是有点打懵逼了。反正给大智跟小成在屋里打了得有五六分钟,知道吧。这家啪啪啪啪这顿打。小程后来也鸡巴没动静了,给小程打懵逼了也。别打了,行了行了行了行了。就像我说的是他们这帮人,只要能给你难看,没必要说的,还不像说社会黑社会。打打仗说把人胳膊腿打折,像我说又动刀又动枪的,全是泡子脚知道不?

把大肢跟这个小虫就给绞下来。然后梁静就说了,住手。别打了。别打了此时大志跟小橙被打的,就在沙发那嘎露脑瓜子身上,都都踹到沙发底下去了。大志搁床上被打的也是也不轻。唉唉,梁静讲话了还牛逼不了。大志,我没想到你敢开门。你要这么说的话。说到这,大志,在床上瞅瞅梁静,从床上就坐起来了,讲话了。事来了,大志掏出根烟都都被人踹透了。照着烟都撅弯弯,一件烟灰缸,你不用跟我俩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不用说那些好听的。还挺是个爷们,其实梁静从这一刻说实话就挺佩服大志的。为啥你看几次他跟大志见面,大志都没败在下风,头一次他占优势。你看梁静哪次讲话了他都没占上风。这一次头一次占上风,梁静讲话,我还真没想到大志挺有骨气,俩人在屋里还敢开门。明知道我们来教育你,大志既然你也是个汉子,以后静姐不难为你了,咱俩的事就拉倒得了。这不打完了吗,也要把大智教育完了吗?他也不想事态升级,大智在找普政,再给他压力。说咱俩的事,我就不难为你了。梁静在北京你给我低调点,知道不?大致瞅瞅梁静。梁静,咱俩的事,没完。你打完我了就完事了。

梁建成哎呀妈呀,咋的还叫板。这时吕小勇也过来了。李小文讲话了大志不是命中,咱俩就是犯客。我看见你我就不舒服你,你说怎么李小勇为数不多?这次也占优势了,站在大志面前,今天算你倒霉是。不是明天汝宁大哥过生日,我看看你怎么坐那个桌上吃饭,那个大志。以后少在北京嘚瑟,还有见到静姐还有我,给我低调点。

静姐梁静讲话,走吧梁静一摆手,跟着李小勇他们就往出撤。就在这时候,后面小橙子就说话了。你们打完了就拉倒了。梁静一回头,这嘎还有个小娃娃。小程20多,你算。大正经大十五六岁,小陈讲话,你们给我打这逼样就拉倒了,就我志哥这事能赢我都不能赢,你们等着。陈讲话,我等你。李小荣瞅一眼,注意点走。这帮人都跑了,那肯定跑了。晚上11点半,大志跟小成被打这个逼样,没人知道,大晚上可能喝多了睡着了也好,出去大伙花天酒地了也罢,有人说说这个叶老三跟王军,没听着他俩在二楼隔一个楼层,不知道被打了。等梁静他们人也走了,出去了。梁静瞅瞅李小勇。千万千万别让普通大哥知道就拉倒吧。咱们也把大志给教育了是不是?李小龙讲话,他是丢人的一方,他好意思跟普通大哥说吗?对不对他都挨揍了。他不能说,咱们往出说啥,大伙都注意点。这事别往出传,兄弟们讲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放心,这不嘛秦小兵。贾勇也都挺高兴,大伙都回家了。但是就在这个他们都走后,大志被打这个逼样,当时这个小程小程打的也不轻。小生到现在他都不明白,大志跟李小勇之间到底有啥仇?这事可不能拉倒,你要不联系人。

我从海南调人,小程就急了,我把海能海南的,兄弟不行,我把阿东他们叫来,突突死他。小程就要打电话,小程哪受过这曲20多年让人大大劈下头这顿炫。别打小程、小程、小程。岁数小就小成要是拼实力拼家境,这回他爸还不行,他爸只在海南行。说实话就挺佩服大志了。为啥?

你看。

当时二楼的叶老三跟王军一个屋睡觉了,都睡着了。

叶老三电话就响了。

困谁?大志。

三哥我在三楼,你过来一趟有点事。

啥事这么晚,你来吧。

别让军师哥听见,你过来找你有事,还不让军哥听。

行,我上去看看。

叶老三都不知道咋回事,隔了没有十分钟,叶老三穿衣服进来了。

因为叶老三跟大志好,王军都是通过叶老三跟大志才有来往的。

这叶老三来到门口,一进屋一瞅,这俩人被打的都跟花脸猫似的,叶老三讲话呢?

不是,怎么回事?

你俩这是,这被谁给给打?打打打这样。

大志讲话。

三哥,梁静跟李小勇刚走,带一帮人。

梁静跟林小勇干的,不他俩疯了。

大志讲话呢?

梁静,这娘们挺记仇,之前打过他。

这李鑫勇肯定是因为那叫什么乔军的被大伙教育了,他替这个乔军出气,他俩联手了。因为大志也知道这俩人联手一般人不好使,要说能跟他俩抗衡的,王军跟叶老三联手。

那他俩这个讲话了?

啥也好,他有对比性。大智其实跟他们比都白扯。

说实话,大智他爸也不是什么掌权的人,他爸只是一个技术型人才。

这老三一听不是他们也太不像话了。

别找了这里面复杂,你告诉王军,能帮他揍揍李小勇吗?

那王军跟李小勇都两家也好,而且王军跟李小勇都属于磕头的。

我跟你说没别的意思,也不是想寻求你帮忙。

明天我得干他。

叶老三一听不是大志,可别犯虎,那梁静跟雷小勇他俩是有错,但是你要说得把他俩给干了。

站在大志面前,三哥没别的事,我就告诉你一声,太鸡巴欺负人了。你看把小成打这样,跟小成啥关系,你就别管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这叶老三瞅瞅不在,他们也太欺负人了。

我都不是一个生事的人,但大致,这回我这回我站在你这头,我这岁数也挺大了,这回我也任性一把,要干他们算我一个。大志瞅瞅叶老三。三哥,没毛病说三哥。你不是小勇,这小子上次整军车那个事,我瞅他有想法。大志这事他办的不到位,没事就不告诉军哥,我也站在你这头。你说怎么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哥,小程讲话了。志哥联系人找人。叶三哥讲话了。大志干是干,明天是汝宁大哥办事不能干,你得等汝宁大哥办完事你再动手。大志讲话放心,三哥我指定的。把主明大哥这事办完之后我再干他们。我找人。有人说老老铁,找谁大志都犯难了,小成在这嘎达紧着喊找人干他。梁静跟林小勇这两家的背景跟实力。老铁我说了叶老三,那三公子跟这个深圳的大哥王军。他俩跟他有一搏,浦政大哥能压制他们。你说在北京你说谁敢动他们?你说谁敢动他们。你说你找谁?找杜崽要要让梁静跟李小勇知道,能把杜崽整死,你就找双战大哥可能镇唬镇唬他们,双战大哥能帮他们打。梁静跟李小勇去吗?也不能,你相当于找谁就是坑谁?说实话知道不,志哥也是这个受到这个侮辱。志哥也当时也也也是懵逼。就合计说我找谁,拿起电话寻思半天。

说找谁?找谁属于坑谁?想了一圈,志哥决定说找自己家人。那么志哥决定找的是谁?老铁不是别人。自己家的好兄弟,沈阳的刘勇。因为志哥拿刘勇当自己家人,哥骂他或者说生气啥也好,你就满立柱也好。谁也好志哥虽然说觉得他们会办事,但是他们毕竟像说唐山什么三老歪,大锁二锁跟志哥都不错。但志哥跟他们还是隔条心,他拿刘勇当自己家人,要怎么刘勇那么多次这个?最最那啥的时候,谢谢曲终人不散。那么多这个那啥的时候,大致能全身心的,就就找各种关系去救刘勇。合计是找刘勇,还是电话叭叭叭就拨给刘勇了。你看咱们讲这么多次,说这他们之间的摩擦,太子棒里的摩擦,不用社会人情义。南北南北,南北南北,狭路相逢勇者,狭路相逢勇者退。

电话叭叭叭就打给刘勇了。

那么勇哥大半夜已经在家,在这个河畔花园跟刘晓军都已经睡觉了,都睡睡着了。

志哥电话就响一瞅。

志哥,在沈阳在家怎么怎么睡着了?

跟你弟妹怎么睡着了?

志哥。

因为一打电话就听着志哥的情绪不对了。

志哥的原话就说了:兄弟,在北京,我来参加个活动,你志哥我憋屈了,让人给教育了。

刘勇,我也不找别人了,然后你要觉得这个拿我当哥哥。就来一趟上北京,你把张凡还有这个什么宋建飞吴敬明,董铁燕他们全带来上北京来,来找我来,把家伙事也带上。刘勇讲话呢?

谁呀?志哥。

你也别管谁了,我想跟你说的是什么,你就来就完了。刘勇,这回这事挺大,因为大致也知道老梁家跟李小勇他们这两家的实力跟背景,这事整不好整大了,谁上手,他都未必能保了,他自身都难保明白没?说刘勇,你就来就完了,因为外人用不了,只能用你过来把家事带上。

我还是那句话,有可能,出大事但我提前得跟你说清楚,你出事呢?

也可能我摆不了,我救不了你。听明白没?

你想好,不来我也不怪你,这刘勇一听就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了,因为当时在北京打仗让刘勇从东北过去头一次。

大志惹大志的人。大志还摆不了?刘伟也不是傻逼,勇哥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志哥,上刀山下火海。

你就说吧,什么时候过去?今天晚上连夜就过来,现在就起来开车往这来,到北京我告诉你,哪个酒店,直接就进酒店,我跟酒店那边打个招呼,开房间你们就住去,在一楼,是龙哥那个。然后你把这个两千张凡,小凡带上,把这个兄弟带上,多带点家务事,开车过来。是刘勇接了电话,刘勇把电话一撂就打给张凡了。张凡也大半夜也起来,起来吧志哥出事了,在北京让兄弟都过去把家务事都带上。这事不小,有可能出完事志哥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