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妻子在我每天睡前的热牛奶里下药想让我萎掉。

她和奸夫甚至已经开始密谋弄死我,骗保。

被我揭穿一切谎言后,她索性不装直接摊牌:

「实话告诉你,儿子也不是你的种。」

「要不是你有个稳定的工作,我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你,你自个儿去照照镜子看看,就你也配?」

我当场气炸。

原来我只是可怜又可笑的接盘侠。

可她不知道的是,与我失散多年的亿万富翁老爸已经找到我。

他还为我准备了三套婚房,豪车任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穿着一身皱褶的白衬衫提着公文包,木讷僵硬地站在我家楼下,而就在这幢楼里,我老婆正穿着半透明性感睡衣和另外一个男人视频电话。

她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被我不小心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实时记录着。

而电脑视频会议另一端连着我的手机。

她妩媚地在床上摆出一个S形,高举着手机,声音嗲到了极致:

「宝宝想我了吗,好饿啊,我好想吃点什么…」

「讨厌,他晚上喝的热牛奶里我放了药片,他根本不行好吗,人家只属于你一个人啦。」

听到这里我胸腔里翻腾倒海,肩膀止不住地颤抖。

贱人!

难怪每天晚上都非要我喝热牛奶,还说有利于我睡眠。

原来是根本不想让我碰她。

而她一下句话,更是气得我想当场把手机砸烂。

「宝宝,我帮他买了高额保单,你说他要是意外身故我就成了百万富婆,到时候包养你好不好呀?」

做!你!妈!的!春秋白日大梦!

我再也忍不了一秒,直接冲上了楼。

我跟夏怡是大学同学,她当时是我们班的班花,皮肤白得没有一丝瑕疵,长卷发高高扎起,马尾轻盈地晃来晃去,青春活泼可爱迷人,对所有人讲话都温温柔柔的,她每次走进教室的那瞬间都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我深知大山里考出来的我没有资格能配的上这样一个漂亮的城市姑娘,所以我只能远远注视着她。

大四实习那年我因为优异的表现进了一家很好的公司,班上的同学纷纷在群里对我表示祝贺。

而夏怡也对我发来一个好友申请。

我心中狂喜。

四年了,我的女神终于注意到我。

她当天晚上就约了我出去。

深夜,她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声音温软,吐出来的香气若有若无地喷洒在我颈间:「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心脏在发烧,点了点头。

春宵一刻值千金。

清晨,她从背后抱着我,指尖在我背上轻轻滑动,激涌起阵阵酥麻,像是有什么东西轻轻抓挠了我的心,气血翻涌一发不可收拾,我猛的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她却趁机捂住了我的嘴,对我提问:「我人都是你的了,你愿意娶我吗?」

当时的我,被突如其来的爱冲昏了头脑。

只觉得人生迎来了巅峰,事业爱情双丰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娶了她。

结婚后,我们很快有了一个儿子。

每个月我要把一万二的工资全部交给她。

每天还要早起来给她和儿子做早饭,给她爸妈和弟弟做早饭,下班后还要急忙回家做晚饭,洗完碗,还要洗一大家人的衣服,拖地,收拾家务。

即使我知道我每个月的工资被她偷偷拿去给了游手好闲的小舅子花,我也没开口说什么,因为她说,爱,是互相理解。

我想她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现在反应过来,我脑子真是被驴踢了。

我在这个家当保姆,一个人省吃俭用赚的钱全给夏怡,到最后还被带上了一顶绿帽子。

这一刻,婚姻的背叛让我愤怒到了极致。

我直接推开房门找她当场对质。

她慌乱地将手机藏在身后。

愣了一秒后,她玩味的勾了勾唇:

「你知道了正好。」

「实话告诉你,儿子也不是你的种。他亲生父亲现在赚得可比你多多了,我正愁怎么跟你离婚呢。」

「要不是当初你有个不错的工作,我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你,你自个儿去照照镜子看看,就你也配?」

愤怒使我静脉膨胀。

愤怒使我说话颤抖。

我扯着嗓子跟她大吵了一架,随后被他闻声而来的父母还有弟弟一起炮轰赶出了房子。

失魂落魄的我走在大街上,坐在马路边,颤抖地端着从便利店买的泡面。

铺面而来的水雾钻进了我的眼睛。

原来。

我只是个可笑又可怜的接盘侠。

这扯淡的人生。

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我扭头看到身后站了一个戴着大金表打扮讲究的老头子,他眼眶有些泛红,声线颤抖:

「孩子,这大冬天的,你晚上就吃这么小一桶泡面?」

2

我还没从眼前的问话中回过神来。

老头子直接把我拽进他的怀里。

我懵了。

只听他的语气无比愧疚:

「儿子,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苍天有眼,终于让我们父子团聚了!」

这句话犹如惊雷在我脑海里炸开。

眼前的这人是我爸?

怎么可能。

「一直等了二十五年终于等到这一天!」

「儿子,我还为你准备了三套房子,走,爸带你买车,啥车都行。」

他声音哑哑的,说完把我抱得更紧。

直到他把我接回豪宅拿出我小时候与他的合照,还有亲子鉴定报告我才彻底相信。

原来二十五年前我被人贩子拐卖走了。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他说自己花了百万悬赏我的下落,用了四个手机加满好友只为了找到我。

我的眼眶有一丝灼热,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静静等待我的回应。

在他沧桑的皱纹里,一杠一杠刻满温情。

我反手握紧了他的手,他激动的颤抖,所有无法表达的爱都在泪里。

他说明天下午带我去过户房子,还有记者要采访我们。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想到了夏怡。

原本我不打算那么快离婚,即使耗着也要想办法拿回这些年我损失的一切。

可随着我亲生父亲出现,也没有拖着的必要了。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打给了夏怡:

「离婚,明天上午九点,我净身出户。」

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随后声音抑制不住的兴奋:

「好!」

「你要真是个男人,明天自己说的话要算数,休想分到我们家....」

没等她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她生怕我反悔又再三发了短信来确认。

这么多年,我的爱全都喂了狗。

难怪我怎么对那小崽子好,他都不肯亲近我。

第二天上午九点。

夏怡带着协议和结婚证准时站在门口等我,而她的身后站着他父母和弟弟。

「赶紧离婚吧,不要耽误我们时间,净身出户是你自己选的,小宝的抚养权也该归我们,但你每个月要给我们五千抚养费。」

她爸爸语气冷冽地对我提出要求。

很离谱的要求。

但我看到夏怡躲闪的眼神,我很快反应过来。

他父母还不知道小宝并非我亲生的。

调解员看了我们一眼,问我们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出轨的婚姻不可能被原谅。」

我说完,调解员有些无语,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我接着补充道:

「儿子也不是我亲生的。」

一旁的夏怡脸色有些挂不住,垂下眼眸多次查看手机上的时间,不耐烦道:「快点吧,下午我还要上班。」

调解员愣了一下,重重盖上公章。

拿到离婚证,我和她都各自松了一口气。

她临走时,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齐羽,你该认清自己,我们结婚本来就是你高攀了,离开我们你也不见得会有更好的生活,但路是你自己选的,你记住,就算你再想回头我也不可能答应了。」

我气笑了。

大步往她爸面前走去,说:「听夏怡说小宝亲生父亲是个律师,你一直想找个有钱的女婿,这下也算美梦成真了。」

他爸满脸惊讶,所有人都懵了。

夏怡两只手握紧了拳头,蹙起眉头眼神仿佛想要杀死我。

我转身潇洒地离开。

心中很清楚,依照夏怡父母的性格肯定要闹的。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名律师早已有了家室,还是他事务所里老板的女儿。

夏怡在我身后大声呵斥我:

「齐羽,我才知道你心眼这么小,你滚吧,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不想见到我吗?

那可要让你失望了。

下午房子过完户,我爸丢给我一张卡让我去买车。

我站在夏怡工作的4S店门口,心中说不出来的爽。

爽到头皮发麻。

夏怡身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注意到我,几步匆忙走过来:

「你疯了?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赶紧滚阿!」

我没有理她,直接略过她指向了另外一名销售,语气平和:

「你好,我来买车,奔驰G500顶配现货有吗?」

夏怡嗤笑一声:

「齐羽,打肿脸充胖子有意思吗,你身上摸得出一千块吗?」

她一旁被我点名的同事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带我去看了现车。

夏怡没有跟过来,但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

直到我签好合同,刷完卡,账单打印出来的瞬间,夏怡才彻底傻了眼。

她嘴巴张得像箱子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随后气红了眼:

「齐羽,你疯了?两百万你就买辆车?谁允许你这么花钱的,赶紧给我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