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逢,就在这一刹那间发生了。

当时,晓辉正在24小时便利店的柜台后面收银。这项收银的工作从早上七点开门一直持续到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这天是相当忙碌的。她开始觉得有点头昏眼花,尤其是腰和腿,都站得酸麻了。而这项工作,还将继续,直到深夜十点,下一班上晚班的同事来接班为止。所以,讲句实话,她是打从心里厌恶着这份工作的,多么枯燥而乏味,还出不得一点点错。使人精神高度疲劳。

“好了,”飞快将商品纳入购物袋,再交给眼前的大妈,这一串动作熟练流畅,她脸上也扯出了一个职业化的微笑:“欢迎您下次光临。”

然后,她转头,准备迎接下一个顾客。

重逢,就这么突然的,不期然的降临了。

她看着暮光中向她走来的那个人,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忽然,她觉得头中一阵晕眩,像被人冷不防敲了一,天地都开始在眼前旋转起来。她睁大眼睛,努力想看清逆光中那张脸,想分辨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就像是她千万次惊醒,发现是刚刚的一个梦而已。可是,这不是梦,因为,她清楚地看到那张脸上浮现着和她一样的惊愕,他越走越近,晓辉不得不扶住柜台,以防止自己在这巨大的情绪冲击下瘫软下去,然后,她听到他的声音,几乎是震惊的,带着一丝不确信:“晓、晓辉?……你是晓辉。”

棒子

“我……”她感觉喉咙发涩,自己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我是。”

尘封的过往像暴风雨一样从头脑中席卷而过,那些欢笑、那些眼泪,那些记忆中早已泛黄的日子,此刻又忽然间在眼前鲜活起来,两人四目相投,胸膛剧烈起伏着,想说些什么,却又无从说起。最终,还是他率先平静下来,开口说:“你,现在在这里上班?”

“小姐,可不可以快点?”后面排队结账的人发出了不满的抱怨。

这催促声点醒了她,把她从云端回到了现实,她想起了他们此刻的境况及身份。“东西给我。”她急忙从他手里接过货物,细心地扫码,看着电脑屏幕跳出的数据:“谢谢,一共是108块。”

他大概也意识到这里不是谈话的所在,掏出手机,飞快地扫了码,付了款,向门外走去。

她望着他的背影发呆。就这样了?他就这样走了?她说不清自己心情是轻松,还是失望。

“小姐,快帮我买单,我还赶时间呢。”

“哦,对不起。”

可是,当她把买完单的顾客送出门,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又折了回来,正静静地看着他。

“你怎么……又回来了?”她心里似惊似喜。

“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喝杯东西。”他说。

她仓皇地看了他一眼,迅速地低下头去,逃避地说:“我还要上班呢!”

“你几点下班?”他不放弃地问。

“要到……10点。”

“好,”他点点头,决然地说:“10点整,我准时开车来接你!”

“可是……”

没等她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他就走了。还是这样,他总是这么独断,喜欢主导一切。不管是生活还是感情。一种久违的似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不知为何,她忽然记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天,阳光也像今天一样灿烂。室外蝉鸣声声,暖风熏人欲醉。下午一堂英语课上下来,晓辉觉得自己都快睡着了。

就在这时,讲台上的老师话音一转,说:“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他是今天刚转到我们班上的插班生。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这位就是叶枫。大家鼓掌欢迎。”随着稀稀落落的掌声,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即使到今日,晓辉还记得第一眼看到叶枫的震撼。瘦高瘦高的个子,一种不属于他年龄该有的沉稳气质。一张斯文俊秀的脸庞,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镀了一层金,闪闪发光。让她的心突然急速跳动,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一眼一生,晓辉觉得,说的就是她一生的写照。这对她意义重大,从此以后,她的命运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可是,当时的他们还是懵然不知。只是当叶枫作为晓辉同桌身份在她身旁坐下时,对她轻轻说了一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她记得,他是笑着说的,嘴角温柔地抿成一道弧线。

2

叶枫走了之后,晓辉神思恍惚,因为心不在焉,工作几次差点出错。这天的时间也格外漫长,好不容易撑到下班。叶枫很守时,她刚和轮班的同事交接完,他的车子已经停在便利店外。

“外面那个是谁……他是在等你?”同事的眼里藏不住的好奇与惊讶。

“是我一个老同学。”她轻描淡写地说,她害怕同事那窥探的眼神,因为她知道她心里并不如表面镇定。

车在路上风驰电挚,两旁的景物在飞速地后退,记忆也在疯狂地倒退,往事一幕幕掠过心头……

周末图书馆里静悄悄的,座位上满是奋笔疾书的学生。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一排高高的书架后面。晓辉踮起脚尖,伸长了手,努力想要去取最高层上的历史文献。可是,还是差一点,她的手,只刚刚够得着书本的边边,她一点一点地挪动书本,不曾想,书本从架上滑落,向她当头砸下——

“啊”她一声轻呼。

可是,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只听“砰”的一声,书籍落地的声音。

她愕然地看着那本厚厚的,不知何故没有落在自己头上,此时却安静躺在地上的历史书。然后,她看到了面前的人,再往上,看到他挡在自己头顶的手。

“谢谢。”她吁了口气。

“不客气。”他冲她笑,但是表情有点勉强。

她猛地醒悟过来,急忙抓住他的手:“你手怎么样了?砸伤了吗?”

“没事,小意思。”他看着自己的手。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逾距,她的手还紧紧抓着他的,热气一阵阵透进心底,她觉得自己脸上也热了,她不知所以地脸红着。

他困惑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温柔地眷恋,然后,他吻住了她。

那一天,在偌大的图书馆,在那高高的书架旁,他第一次吻了她。周围一下静谧下来,一切化作了虚无,她的心飘飘荡荡,忘了所有,仅存的印象,是那个浅浅的,带着温热的吻。

3

“到了。”叶枫刹住车,说。她从回忆中省过神来,看向车窗外,是呢,眼前是一家装潢时尚,极具品位的咖啡馆。她下了车,在叶枫的带领下,走进这家咖啡馆。

“想喝点什么?”两人坐定,侍者拿着厚厚的点料单过来。叶枫先问她。

“随便。”她说。其实,她极少来这种地方,也根本不知道要点些什么。

但是,她却发现,叶枫很适合这个地方。

眼前的他,虽然没有西装革履,但是,他身上每件衣服,料子都很好,最重要的是,很适合他,连手腕上的那块手表,都显得那么低调,恰如其分。他的样子也一如从前,俊秀挺拔,没有多少岁月雕刻的痕迹,只是,显得更成熟了。看得出来,这些年,他过得很好。她早知道他会成功。从当时在学校她就知道,她从来没见过比他更有天分,更刻苦读书的人。

叶枫的一举一动都那么矜贵,有教养。单从外表上,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晓辉也是认识他之后,才知道,他从小没有父亲,家里只有一个老母操持家计。从小到大,他都是一边读书,一边帮家里干活。他是为着高额的奖学金才转学到他们的学校。他的生活费,也是靠他课外打工挣来的。

叶枫的出现,刷新了晓辉对世界的认知。出身小康的她,还从来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家,还有这么自强自立的人。

她几乎是盲目地迷恋和崇拜着叶枫。

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叶枫出去打工,她就去宿舍帮他洗衣服打扫卫生,他所有舍友都知道他有个二十四孝女友。他们吃完饭,她抢着洗碗,只为给他争取多一点看书的时间。她不要逛街,购物,看电影,心甘情愿陪他一天天泡在图书馆……

直到有一天,叶枫跟她透露了他的新计划,他决定考研,继续深造。以他的成绩,考研应该不是难事。高学历是社会一块公认的敲门砖。他一向有这个觉悟和远见。

晓辉想了很久,然后她跟叶枫提了一个建议。

“不如我们都从宿舍搬出去,在外面找一个房子住。一来,方便我可以更好地照顾你,二来,你可以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安心复习准备考研。”

叶枫刚开始有点犹豫,不过,架不住晓辉的怂恿,另外,他也确实需要一个更好的环境,于是,最终还是同意了。

直到今天,晓辉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当天这个决定,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年轻时,曾经爱情至上的自己,只觉得能和相爱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便是最大的幸福,甚至不会去考虑到是否有一天会因此而伤害到自己。

4

叶枫轻车熟路地点完东西,才发现晓辉的目光一直凝注在自己身上:“怎么了?”

“没有,我想起了很多事……”晓辉惘然地摇摇头。

“什么事?”他目光锐利地看着她。

“过去的事。”她坦白地说。

她的直率,反而让叶枫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好半天,他才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晓辉,我从来没想过我还能再见到你。”

“我也是。”她低语。

“这么多年,你一直在避着我。”他直言。

“我没有。”

“你有,你搬了家,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换了号码,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这么多年,你没参加过一次同学聚会……我知道,都是因为我。”

“可为什么呢?”她轻笑:“我为什么要躲你?”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她目光清朗,如一泓碧水。于是,他的激动在她的眼光中变成了愚蠢,他有些痛苦地低下头:“因为我欠你太多。”

晓辉的手,在桌子下紧紧一抽。

侍者在这时候端上咖啡。晓辉伸出手,用勺子轻轻搅动着咖啡。浓郁的咖啡香,甜蜜中带着苦涩。就像那些拼命想忘,却一直忘不掉的往事。

晓辉静静地说着:“你没有欠我什么?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即使时光倒流,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依然会这么做。”

叶枫考研成功,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们两个都乐疯了。这一天,他们买了很多菜,还破天荒的买了两打啤酒。晚上一边吃,一边聊,聊读书的沉闷,打工的辛苦,还有对未来的展望,说着永远携手的誓言,越聊越开心,整个世界的美好似乎就要在他们眼前展开。也许是受到情绪的感染,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第一次喝酒,最后,他们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第一次越过了雷池……

肌肤之亲对情到浓时的小情人来说,也算是自然而然的事。本来,他们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反而,经过这一夜,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加融洽了。直到,一个月后,晓辉发现自己的例假迟迟没来,她这才有些慌了。她偷偷跑到医院去化验。结果一出来,明晃晃的怀孕两个字触目惊心,如同五雷轰顶,她拿着那张验孕单,六神无主地在街上走了一个下午。

当她把怀孕的消息告诉叶枫,他先是呆了呆,然后反复确认:“是真的吗?你确定?”直到得到肯定的答复,他面色凝重,沉默了很久很久。他的沉默令晓辉心慌,她怯生生地说:“要不,我去做手术,我知道,医院是可以做人流……”

“说什么傻话,”他一唬地跳起来,抓住她的手:“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他是我们的孩子,我要他,我会负起责任。”

“可……我们怎么能留下这个孩子?我们还是学生,而且你马上就要读研了……”

他神情阴郁,深思良久,决然地摇摇头:“我不读研了。我留下来,我可以去打工,养活你们母子。”

“可是……”她还是犹豫。

他把她拥在怀里,坚定地说:“你放心,天塌下来,也有我撑着。”

她把脸贴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直到此时才落了地,有了皈依。

5

“那时候,我说了会负责到底,你为什么还要打掉孩子?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离开我?”四目相对,面对着昔日的恋人,叶枫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疑问,这个疑问,这些年来像一条毒蛇没日没夜啃食着他的灵魂和身体。

“因为——”晓辉沉吟着,眼神里有一丝恍惚。那时候……

怀孕之后,晓辉不敢再到学校去,她请了长假,躲在出租屋里待产,生活所需都由叶枫照顾。

这天,她在打扫屋子,忽然,出租屋外传来敲门声。她丢下扫帚跑去开门,心里欢快地想,一定是叶枫购物回来了。“叶……”

谁知,门一开,外面站着的不是叶枫,而是一位中年妇女。她有一张古铜色的脸庞,体格粗壮,看得出常年劳作的痕迹。两鬓花白,加上那一身不入时的灰色衣服,显得很老气。她站在那里,显出几分局促。

“请问……你是晓辉吗?”

晓辉吃惊地看着她,诧异地问:“我就是,请问你是……”

“我是叶枫的母亲。”妇女看着她,静静地说。

晓辉心里咯噔一下,她无可无不可地拉开了门,让到一边:“阿姨,请里边坐吧!”

叶母在屋子里坐下来,晓辉给她倒了水,两人坐定。一阵尴尬地沉默之后,晓辉开口了:“您来得不巧,叶枫出去了。”

叶母已经没有了来时的局促,她神色从容多了,一眨不眨地看着晓辉,说道:“我不是来找叶枫,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晓辉愕然。

“是,找你。”叶母顿了顿,说:“我想,你是知道的。叶枫家里是什么情况。我只有叶枫一个孩子。这孩子命苦,很小时候父亲就死了,这些年来,我又当爹又当娘,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他就是我的命。我倾尽所有供他读书,这孩子懂事,也争气,从小到大,学习一直很好,从没让过心。”

我操

叶母自顾自地说着,几乎没有看晓辉一眼。晓辉默默地听着,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感到一阵凉意,叶母必定还有下文。

“不久前,叶枫告诉我,他考研了。我高兴得整宿整宿睡不着,你知道,对我们乡下人来说,读书几乎是唯一的出路。叶枫不像你,晓辉,你是城里小姐,不上学,还有很多选择。可是叶枫不同,不读书,他这辈子就完了。可是,就在昨天,他告诉我,他不要读研了,他要跟你结婚!”叶母一直很平静,可说到这里,她手上的青筋都迸出来了,显然心中激动。

“阿姨……”晓辉想说什么。叶母双目紧紧盯着她,说道:“叶枫告诉我,他跟你多么的相爱,你是个多么好的女孩。可是,如果你是个那么好的女孩,你为什么要毁了他?”

晓辉吃了一惊:“阿姨,我没有,我爱叶枫!”

“爱叶枫,所以你用绳子绑住他,要他为你负责,要他毁了学业?你这是爱他吗?你这是在害他!”叶母尖锐地说。

晓辉张口结舌,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呜咽着说:“我不是故意的,阿姨,你相信我,我是真爱叶枫的。”

叶母看着她,眼里有了一丝晶莹:“可是,人生并不只有爱情。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请你为他着想,为他的前途着想。”

她喉咙里像堵了个硬块,好半天才说道:“阿姨,你要我怎么做?”

“放过他。”叶母清楚明了地说。

“可是……”晓辉眼眶湿润了。

叶母看着她已经显怀的肚子,咬着牙关说:“我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母亲。可是,我既然是一个母亲,就不能不为自己的孩子考虑。我不能看着叶枫犯糊涂。你不能生下这个孩子。这不仅是为叶枫好,也是为你好。这个孩子,会拖累你们一生的!”她忽然“扑通”一声跪在晓辉面前,颤抖着手从衣服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钞:“就算阿姨求求你,打掉他。离开叶枫。这是我借来的钱,我知道上医院要花钱,你收下,如果不够,我再去借,只求你打掉他,求求你了……”

“阿姨,你不要这样……”晓辉的眼睛里已是一片模糊。在叶母苦苦哀求中,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和叶枫的结合是不被祝福的,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叶母至少有一句说对了,这个孩子会拖累叶枫,她不能毁了叶枫,一直以来,叶枫有多么刻苦努力没人比她更清楚,他值得拥有更光明的未来。

“你答应了?”叶母眼中满是期翼。

晓辉含泪点着头,她已心碎得无法言语。

“谢谢你,谢谢你,晓辉。阿姨会永远念着你的恩德,至死也不会忘记的。”

6

“晓辉!”叶枫的轻唤拉回了晓辉的心神,她轻摇了一下头,像是想甩掉不愉快的记忆,口中只淡淡地说:“不为什么?只是突然怕了,退缩了。我看不到未来,没有信心在那时候成为一个小母亲。于是,我决定留信离开。”

“就是这样?”叶枫蹙着眉头,“没有别的原因?”

“没有。”晓辉坦然地迎接着叶枫疑惑的目光。她想起了叶母跪在她跟前苦苦哀求的那一幕,无论她曾对她做过多么冷血无情的事,但,她是一个好母亲,至少,她是全心全意为她儿子好的。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再大的痛苦她也熬过去了,没有必要再在这时候提起,破坏他们母子的关系。可是,她忍不住要问:“我走了之后,你怎么样?”

“我怎么样?”叶枫神情复杂:“我还能怎么样?当年,看到你的信之后,我像发了疯一样,到处找你。出租屋、学校、图书馆、医院,凡是我能想到的,你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去了。可是,你休了学,和所有人也断了联系,谁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我甚至跑到你家去,你父母对我吼,说没有你这个女儿,说你死了。我用尽了一切办法,我真的尽了力。一个月之后,我终于死心了。我知道,除非你自己愿意见我,否则,今生今世,我不可能再见到你。后来,我就读研去了。”他低低地说着,脸上现出了一丝苦笑,显然,那段日子,滋味并不好受。

晓辉听着,平静地心湖忽然泛起了涟漪,她从他那涩然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真情实意,忽然,一丝不合该的渴求袭上心来,难道这么多年的兜兜转转,他们还能在今日重拾旧情,破镜重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掩饰着心中的激动,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读完书,就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

“你——”晓辉顿了顿,终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结婚了吗?”

他深深地凝视她,似乎想看出她问这句话的用意,然后,他点点头:“结了。女儿已经3岁了。”

她的心猛一沉,变得空空落落的。希望之火在眼前熄灭了,她勉强笑笑,掩不住语气中的颤抖:“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嘴边不由露出了一丝温馨与眷恋:“她是个好女人。就跟你一样。”他抬眼望她,目光温和,却平静如水。

晓辉的心一路下沉,沉到了不可见底的深渊里去,她知道,旧时光已经一去不返。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也不会回来。

“是吗?恭喜你。”她只能说。

“你呢?成家了吗?”他反过来问她。

“我结婚……很久了。”

“有孩子吗?”他带着抑制不住地关切,或者说好奇。

“没有。”

“他对你好吗?”

她木然地点头,像个牵线的木偶,机械地回答:“他对我很好。”

听到这个回答,他似乎大大松了口气,心头长期背负的枷锁终于解开,整个身体都舒展了,他说道:“这就好,这些年……我一直没停止过打听你的消息。现在,知道你过得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她眼眶一热,有什么热热的液体已经压抑不住要冲出来,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她绝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哭出来。于是她忍住眼泪,说:“我也是。”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他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落在咖啡店的时钟上,12点,他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他蓦然跳了起来:“只顾着拉你聊天,没想到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这里很舒服,我还想再坐一下。”

他怀疑地看着她,不放心地说:“你一个人——你确定?”

“嗯。”她坚定地点点头,心里自嘲地想着,我一个人的时间难道还少吗?“你先走,我想看着你走。”

“那——”

“走吧!晚了,你太太会担心的。”她微笑地说。

听她这么说,他终于点点头:“好,那我先走了。晓辉,很高兴见到你。”说完这一句,他转身走出了咖啡厅。很快,夜色吞没了他的背影。

晓辉嗒然若失地望着窗外。她感觉她的心也随着他的背影没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直到,桌上的手机“叮铃铃”响起来。她看着来电显示,默默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妈妈,你下班了吗?你怎么还不回家……”

(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