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郡临沮有一位农夫,姓邓,叫邓差,已经三十多岁,也娶了妻子生了儿女。

邓差祖上都是农夫,穷了十八代都不止,他渴望有钱,渴望做富翁,但是靠种地怎么能发财呢?所以做富人的愿望,终究只是梦。

但是,这梦有时候也会成真。可能是上天被邓差感动了,邓差还真就成了富人。

事情是这样的。邓差像往常一样,去田里耕地。这一次,他发现耕地时有奇怪的声音,于是就停下牛和犁头,扒开那片土。当看到地下的东西时,邓差马上就磕头,他简直要疯狂叫出来了。

原来,地下有不少碎金子,邓差把金子都挖出来后,数了一数,足足有好几斛(当时以十斗为一斛,有一百二十斤重)。这些金子,因为是古代金子,成色又很好,所以又比寻常的金子更值钱。粗略算来,这些金子起码能换几十万两银子

为了避免别人发现这个秘密,邓差卖了金子,然后继续假装正常耕地。等天黑以后,他开始把金子包裹起来,分批次送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等最后一点金子也被包起来时,邓差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金子虽然重,他却不觉得重。没走多远,下雨了,于是邓差就在一棵皂荚树下躲雨。

皂荚树下面有一位老人,也在躲雨,天色很晚,所以也看不清他的模样。邓差不认得他,也不和他说话,只是紧紧护着自己怀里的金子。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了,但是我跟你说,年轻人,这些钱不是你的,是火神的。你还是把钱放回原处,就当从没看到吧。”老人淡淡地说。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有钱?我好不容易发了财,绝不可能把钱放回去的!”邓差有些害怕,更加紧紧捂着怀里的金子,有些生气地说。

老人没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说:“如果你不把金子放回去,那么明年你的屋里就会出现火神。到时候火神会发怒,用火烧光你的家。到时候,说不定你老婆孩子都会死去。年轻人,我话说明白了,听不听由你。”

老人说完后,掉头就走,只走三步就不见了。

邓差压根不相信,觉得这老人就是看到了他的金子,想要分一点,才故意如此吓唬他。因此,回家后他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不过,一个贫穷了一辈子的男人,暴富之后很容易做出疯狂的举动,比如花天酒地,豪掷千金,很快败光钱财。所以,邓差为了避免这种事情,他直接把金子都埋在地下了,一点也不花,依旧做个穷人。

他的想法是,等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地拿金子出来换钱。毕竟,如果突然把所有金子都拿去换钱,只怕别人也会怀疑。

就这样,到了第二年。

某一天,邓差猛然发现,家里出现了一个怪物,跟鳄鱼似的,但是比鳄鱼小一些,像老鳖,但是又比老鳖长。这玩意有二三尺长,吐着长舌头,有时候能看到,有时候看不到,出入邓差家,好像自家一样。

有时候,家里的狗能看到这小怪兽,还会冲着它大叫。狗只要叫了,小怪兽就会缩着脑袋,却不肯跑。邓差看到后,不敢轻举妄动,家里人也不敢去接触,更不敢打它或者赶走它。

如此,过去了一百多天,家里倒也相安无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日,邓差弟弟来帮邓差干农活,他拿着镰刀从外面进来,看到了小怪兽,连忙惊呼:“嫂子嫂子,你家怎么有这玩意啊?大哥,这玩意可不是好东西啊,得打死他。”

弟弟刚说完,就挥动镰刀去砍那个小怪兽。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邓差问道。

“这是蜥蜴啊,如此大的蜥蜴,你怎么能容许它在家里呢?要吃人的!”弟弟说着,大着胆子靠前,然后一下砍中了蜥蜴的腿。蜥蜴吃痛,连忙跑到厨房里,一路上都是血。

邓差和弟弟到厨房里去找,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墙角也没有洞穴,不知道蜥蜴怎么消失了。

当天晚上,邓差家发生大火,家里被烧光了,他的老婆孩子都被烧死了,弟弟也被烧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更巧的是,只有他家房子烧着了,左右邻居的房子安然无恙。两边的房子,好像被避火罩罩住了一样。

很快,弟弟的老婆孩子又生了怪病,也相继死去。他还有其他亲戚,也因为官府徭役而死。

到这时候,邓差猛然想起来那个老人的话。如此说来,那蜥蜴是火神的化身?他是来问自己要钱来了?因为被砍所以他发怒烧了自己家,报复自己家人?

邓差想了很久,还是不甘心,不相信。他也听过火神,有人说是祝融,有人说是燧人氏,不管是哪个火神,都不是蜥蜴啊!再说了,火神那么大本事,要钱干什么?就算他要钱,直接把那些金子拿走就行,何必如此大费周章,还被砍伤呢?

越想越不对劲,邓差觉得,那老人就是在吓唬自己。至于家里失火,只怕就是那蜥蜴藏了起来,晚上不小心踢翻了灶下的火灰烬。而侄子、弟媳、亲戚,要么生病,要么服徭役,那也是自然的事。如此看来,一切不过是巧合而已。

这么想着,邓差稍微安心了。

家虽然被烧没了,但是金子还在,只要有钱,一切就能从头再来。邓差还是不敢把金子拿出来花,他砍了几棵树,弄了一些茅草,搭建简易的房子,暂时安身。他问邻居借了一些钱,去城里买一些锅碗瓢盆。

去城里的路上,邓差又遇到了那个老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人在树下,看到邓差就说:“那是火神的钱,你快把金子还给火神吧,只要埋在那块地里就行了。再不换金子,你的命也会没的。”

“你别吓唬我了,我家里失火,老婆孩子被烧死,亲戚病死、累死,都不过是巧合而已。我看你就是想要我的金子,哼,我家田里的金子,就是我的,凭什么要分给你?我死了也不会把金子还回去。”

“你不是问我是谁吗?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跟火神同为神祇,负责管理人间。那块地里的金子,是火神的火种,也是黄金的种子。你把那些金子都拿走了,火神以后还怎么成火神?底下还怎么长金子呢?”

“火神的火种是金子?金子埋在地下还能长金子?”邓差听得有些懵。

“是啊,火炼真金,所以金就是火种。当然,这是火神的火种,一般人不知道。至于金子可以生金子,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啊。有些老人懂得这个,得了金子还会埋在地下,要不了多久,附近的金子就会吸过来,还会多生一些金子。只是这个时间要很久,没有百十年都看不出来。”

“难怪以前人会把金子埋在地下,原来是这样!”

“也不都是这样,大部分人埋金子不过是藏起来,极少数人埋金子是为了长金子,吸引附近的金子。祖先埋下二两金子,过了几百上千年,后人往往能挖到半斤甚至一斤金子,就是这个道理。”

“你要这么说,我就更不能把金子给火神了,哈哈。也许,我的金子还可以更多,将来我再娶妻生子,金子就可以无限传给子孙后代了。至于火神,嘿嘿,人间已经有了火苗,还要他做什么呢?我看,没了火神也行。”

邓差说完,哈哈大笑。

“即便如此,你也不敢花那些钱,毕竟你一个穷小子,乍然得了金子,就算火神不跟你计较,只怕周围的人也会盯上你。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倘若遇到了大盗,说不定就要了你的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人说完后,再不说话,转头离开,消失在人群中了。

“哼,大不了就不花,留在那里长金子,给我儿孙花!”邓差依旧不甘示弱,心里想着,随即继续向城里走去。

快到城门的时候,邓差看到,路边有两个商人,正在吃饭喝酒。两人弄了个毯子铺在地上,然后从包裹里拿出来许多美食,有好多美酒,鸡鱼肉蛋也有。虽然只有两人,却弄了十多个好菜。

商人看到了邓差,邀请他一起来吃饭。邓差谢了两人,他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吃肉喝酒。

吃了一会儿,邓差对两人说:“我看你们的穿着,似乎只是一般的小商人,应该没多少钱吧?世上经商本就难,赚钱更难,你们为何如此大吃大喝呢?难道最近的生意不错,发了大财?还是说,你们捡到金子了?”

一个商人说:“嗐,我们哪里会捡到金子呢,只有邓差那倒霉蛋,才会捡到金子。听说还是火神的金子,他不肯还给人家,导致家里失火,老婆孩子都被烧死了。就连弟弟一家,还有其他亲戚,也被火神惩罚,都死了。听火神的朋友说,这小子到现在都不肯醒悟呢。”

另一个商人说:“是啊,我就纳了闷,他弄到那么多金子,又不敢花,图个什么呢?图个活着提心吊胆?图个老婆孩子亲戚都死掉?人生在世,到底为了什么?咱们小人物,不就是为了吃穿吗?一朝病死,想吃都没机会了!嘿嘿,我们可不像那个邓差,守着金子不敢花,只能做守财奴。”

邓差听了后,非常生气,但他没发作出来,告辞离去了。

到了城中,邓差买了大鹅、几个小菜,一瓶好酒,回家享受。结果,刚吃第一口大鹅脖子,他就被卡住了。他试了又试,始终吐不出来,也没法呼救。他想出去求救,但没出门呢,他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