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红豆杉

封面新闻记者 刘彦君 闫雯雯 伍勇 周琴 陕西秦岭报道

深秋,秦岭深处的佛坪大熊猫基地,以戏精出名的网红大熊猫“秦韵”津津有味地吃着新鲜的竹子。一旁,一棵挂满红果的树在寒风中傲然挺立,微风拂过,果实微微颤抖。

“别乱摸,这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红豆杉。”基地负责人走上前,拦住记者蠢蠢欲动的手,细细科普起来。

红豆杉,集观赏和药用于一身,是世界上公认的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具有“植物大熊猫”之称。

但红豆杉在秦岭,却较常见。

秦岭,蜀道存在意义之所在。大自然造就了秦岭蜀道之难,也造就了秦岭山川之美。这里,有旖旎的花草风光,更有罕见的野生动植物物种,被称为“生物多样性基因库”。

“事实上,被认定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物种,一般数量都不多,保护价值大,非常珍贵。在秦岭,像这样的重点保护野生植物还有几种。”陕西省西安植物园(陕西省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黎斌,从事秦岭植物多样性调查研究已有27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黎斌在野外考察中 寻路路摄

沿着蜀道走

邂逅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一岭划南北,一山聚生灵。秦岭,东西绵延1600公里,横跨甘、陕、豫三省,将众多名山峻岭揽入胸怀,以其宽广和高耸,重塑中国中部大地面貌。

就在这隐秘的高山深谷里,生存着近5000种维管植物、900余种脊椎动物,是全球生物多样性11个关键地区之一。

“现在整个秦岭,总共有七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黎斌介绍,这七种分别是红豆杉及南方红豆杉、紫斑牡丹及太白山紫斑牡丹、曲茎石斛、象鼻兰、华山新麦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太白山紫斑牡丹

“可以说,沿着蜀道一直走,就能找到紫斑牡丹。”令黎斌觉得巧合的是,除华山新麦草离秦岭古蜀道较远外,其他的几种植物都和秦岭的蜀道有关联。

关于记者在佛坪大熊猫基地偶遇的红豆杉,黎斌表示,整个傥骆道、陈仓道都能遇到它的野生植株,甚至还能找到少数的红豆杉大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秦岭特有的一种森林类型秦岭红杉林

“实际上,傥骆道沿线的植物物种多样性就特别丰富。”黎斌介绍,傥骆道穿越了秦岭的主峰太白山及兴隆岭,部分路段荒芜已久,人迹罕至。

太白山,秦岭最高峰,海拔高度达到3771.2米,也是我国大陆青藏高原以东的第一高峰。太白山山体高大雄伟,林海莽莽,不同的草木结带成层,构成色调分明的植被垂直带谱。

因而,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地带,野生植物种类大多起源于温带和寒温带,甚至还有少量种类属于青藏高原植物区系向东扩散的分布类型。“这些种类在傥骆道附近的太白山山顶和兴隆岭的山顶都能看到。”黎斌补充。

跋涉秦岭二十余年,黎斌在蜀道上见过不少野生重点保护植物。除了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之外,还有很多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也在蜀道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长柱玄参

提起这些,黎斌如数家珍,例如春兰、蕙兰、杜鹃兰、云南红景天、重楼、天麻、连香树、水青树等。

这些珍稀濒危植物一直生存在秦岭的千山万壑之间,或在蜀道旁,或在悬崖绝壁上。对黎斌而言,能找到它们,不仅要靠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的科考工作和敏锐的目光,更感激大自然的恩赐。

正是秦岭,造就了如此珍贵的自然资源。

中华“父亲山”

东西南北植物交汇“十字路口”

中国向来不缺名山,而秦岭山脉却极为重要、独特。

在大多数人眼里,如果说长江、黄河是中华的母亲河,那么秦岭山脉便是中华的“父亲山”。

从地理意义上讲,它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亚热带与暖温带分界线、湿润区和半湿润区分界线、水田和旱地分界线、一月0℃等温线、800毫米年降水量线、长江黄河分界线。

“秦岭有两个标签是比较鲜明的,即‘中央公园’和‘生物基因库’。”黎斌细细解释,秦岭山脉水资源量丰富,是中国地质和生物的“中央公园”。

而秦岭异常丰富的生物种质资源,让其成为人类生活和生存所依赖的许多栽培作物、家养畜禽、药食真菌的野生原型及近缘种的原产地,众多的材用、药用、食用生物资源的利用基地。因此,秦岭素有“生物基因库”“绿色宝库”等美誉。

“整个秦巴山区介于北纬32°-34°,分布有丰富的野生植物资源,物种丰富度明显高于全球同纬度的其他地区,且生长有许多具有特殊价值或重要意义的物种。”说起秦岭来,黎斌尽是骄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独叶草

独特的地质演变历史和地貌特点,造就秦岭丰富的自然资源;繁多的生物种类,使得秦岭山脉成为中国植物区系的重要节点之一。

黎斌说,简言之,秦岭山脉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中国植物区系的“十字路口”,东南西北不同区域的典型性植物类群都能在秦岭山脉发现它们的代表。

在秦岭太白山上,有一块石碑伫立于山脊,上面的“秦岭界”三个大字清晰可见。界碑一边是北方,重峦叠嶂,层林尽染;另一边是南方,万物葱茏,苍翠欲滴。

对此,黎斌解释道,秦岭山脉具有高大的山体,可影响到大气环流,造成秦岭南北两侧的气候差异、环境差异,继而影响到秦岭南北坡的植被演变。这种植被分异集中体现在秦岭南北坡植被垂直带谱的基带及各植被带的海拔高度是不相同的。

在秦岭南坡,其植被基带通常被认为是北亚热带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而在秦岭南坡,其植被基带则为南暖温带典型落叶阔叶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山松和红桦的针阔混交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秦岭山脉的暖温带典型落叶阔叶林

秦岭北坡属于黄河流域,坡短而陡,水流急湍,多山涧深谷,有“秦岭七十二峪”之称。秦岭南坡却属于长江流域,坡长而缓,水量丰富,呈现山高谷深的地貌。

因而,在秦岭地区,无论是植物区系成分,还是动物区系成分,均具有明显的过渡性、混杂性和复杂多样性。

可持续发展

保护秦岭生态即守护未来

秦岭地理位置特殊,是中国中西部最具典型意义的生物多样性地域。这里生态系统多样,地域分化明显,互补性强,是全球生态系统中极为重要而特殊的一部分。

“保护秦巴山区生物多样性资源,不仅是中国生态建设的需要,也是全球生态安全、生物资源持续利用的需要。”在黎斌看来,保护秦岭的自然环境、野生动植物资源,实际上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的生存环境,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秦岭特有的珍稀植物秦岭岩白菜

20多年的野外科考工作经历,让黎斌对秦岭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作为一个独特的自然地理单元,秦岭山体庞大,气势磅礴,拥有东亚地区最完整的山地生态系统,不仅仅是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宝库,也是世界性的生物多样性宝库之一。

秦岭完整的层次清晰且复杂的植被垂直带,让其成为东亚山地植被垂直带划分对比的标准。黎斌解释,秦岭的许多地段受人类影响较小,还一直保持着原始自然的风貌,是分析判断人类对生态环境影响程度的衡量标准,也是世界自然环境本底样本之一。

“所以,秦岭及其存在的自然生态系统,具有国家乃至世界性的意义。我们一定要保护好秦岭的自然生态环境及其存在的生物多样性。”黎斌说。

秦岭守护者

默默保护大山里的生灵

二十年来,黎斌每年到秦岭山区开展野外调查工作不低于二十次,或跋涉于重峦叠嶂间,或穿行于莽莽林海中。他的每一次行程,都是以调查山野间的花草树木为核心。

在秦岭植物资源科考工作中,黎斌所面临的是陡岩密林、毒蛇猛兽、刮风下雨等恶劣的工作环境。“我深知到处探寻珍稀濒危植物的艰辛与不容易,但发现珍稀濒危植物时的惊喜、激动和兴奋完全能够让这些辛劳不值一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马蹄香

2021年5月13日,为了弥补在太白山山顶未能发现长角布袋兰的缺憾,太白山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带着黎斌及其同事卢元博士,去往太白山的另一个地方。

没想到,却有了意料之外的一项重要发现。在寻找过程中,黎斌看到了秦岭特有物种——秦岭开口箭,急忙招呼卢元前来拍摄。因秦岭开口箭的花较小,需要采集植物标本。黎斌拔出秦岭开口箭,却带出了一株不起眼的“小草”。

它具有奇特的形状,整个植株没有直立茎、没有绿叶,仅依靠细细的根和根状茎连接起2朵黄豆大小的花朵。出于专业敏感性,黎斌便断定这是一种在秦岭地区从未报道过的种子植物“新成员”。

能够发现它,让黎斌心情异常激动。在深入细致地研究后,卢元和黎斌确定了这是一个在秦岭地区发现的植物新物种,并将其命名为秦岭水玉杯。该物种是一种腐生种子植物。作为植物界中罕见的“避世隐居者”之一,它在整个生活史中均隐匿地生存在地表或森林的腐叶层下。

“正是这一系列的巧合,才让我们能够幸运地一睹这种奇特植物的芳容。”回忆起来,黎斌仍满是兴奋。它的发现,不仅为秦岭和陕西省新增1个新记录科——水玉簪科,而且其分布点是水玉杯属植物在中国北方已知的唯一分布点。

而每当这个时候,黎斌便期望着,社会公众能够多给山野间的珍稀花草树木一份关注,保护它们的生存区域不再遭受无休止的扩张和侵犯,让生活在秦岭之中的万千生灵,真正且长久地,与山河共存。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