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石去医院了。郭帅说:“哥,这一看不像混过社会的。”

丁健说:“这哪像混过社会的呢?一点脾气都没有。难怪后来不混了,就他妈一个。这个人......”

窝囊废

加代一摆手说:“这人怎么了?人品好就行了。我们只能跟混社会的结交吗?等一会儿,我我们不要走,等嫂子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大一会儿,嫂子和敬姐回来了。一看店里的情况,嫂子问:“这是怎么了?”加代实话实说了。嫂子一听,说:“兄弟,没事。你哥在当地挺有名的,不管哪个部门都有点朋友。没事,花点钱就能解决。我们先吃饭去,别饿肚子在这站着。弟妹都饿了,出去吃吧,行不行?店里这乱七八糟的,我一会儿安排两个亲戚过来给收拾。”

嫂子带着加代一行往饭店去了。敬姐问:“怎么回事?”

闺蜜把事情说了一遍。雨薇一听,说:“干妈,早知道我不你去了,我跟干爸在一块就好了。我也能打几下。”敬姐一听,“打什么打?”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饭都快吃完了,老石过来了。加代问:“石哥,没事吧?需不需要我找人?”

“没事,摆平了。十来个小流氓,我到医院也是好说好商量的。有两个小孩伤得不重,我跟他俩说的,我说等你们好了,医药费我出。我一人再给两三万的红包钱。他们也说不找我匀了。”

加代一听,说:“大哥呀,你这有点太老实了。”

“兄弟,就这么回事吧。做买卖的图个太平。喝酒呗,酒得喝起来呀。”

加代一摆手,说:“喝酒归喝酒啊!这钱我来。毕竟人是我打的。”

“你我还要说这个?老弟,你石哥拦着归拦着,我也能看出来几个兄弟都下死手,都是狠人。关键是没必要啊!几个小bz,钱不用你出。你这不是骂人吗?到丽江了,叫你花一块钱,你就是骂我的。来,喝酒!”

嫂子说:“老石,你少喝点。”

老石问:“店里都收拾了?”

“收拾了。”

“行,辛苦了。”老石跟老伴客气地说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直喝到晚上,老石的电话响了,一看尾号是五个八的陌生号码,掐了,没有接。老石说:“兄弟,相见恨晚,交一辈子。”

“交一辈子!”

电话又响了,老石一接,“喂,谁呀?”

“你是开烟酒行的?”

“哎,是我。”

“我叫闫辉,听说过我吗?”

“哎,听过听过听过,辉哥。”

“俏丽娃的!你活腻了?你他妈目中无人了?白天上你店里去的那几个是我的老弟,给我夜总会是看场子的。瘸子,你是不是想死啊?”

“你等我一会儿啊,我出去跟你说。”老石拿着电话出去了。加代目光随着老石一高一低的身影,心里一阵难受。嫂子说:“没事,老弟,你哥的朋友,你哥的朋友也多。”

来到门口,老石对着电话说:“辉哥呀,你说吧,怎么解决?虽然人不是我打的,毕竟也是我哥们干的。”

“我他妈不管谁打的,你说说怎么解决吧?”

“辉哥,你说。我也不是不讲理,几个老弟确实伤得挺重,我给送医院去了。医药费我都交完了,我交了三十万。辉哥,你想怎么解决?我惹不起你,你怎么说怎么行。”

“那你听着,三百万,再加上假烟的赔偿五十万,一共三百五十万。什么时候给?”

老石一听,“三百五十万?”

闫辉说:“三百五十万。少一分,我都叫你的店开不下去。你自己考虑,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给我回个电话。要是电话不回,下午就把你店砸了。”说完,闫辉把电话挂了。

回到包厢,老石说:“代弟,喝酒。”

加代问:“有人找你了吧?”

“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你脸色都不对了。”

“没有,怎么脸色不对呢?喝多了。”

加代说:“你脸色不对,谁找你了?是小bz的大哥,还是其他人?”

“没有,任何人也没有找我。你嫂子在这呢,你说这些干什么呀?你嫂子不懂这些事。我们喝酒。”

加代一听,心里明白了。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钟,嫂子回家带孩子了。加代说:“石哥,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老弟呀,我不能让你嫂知道这些事,她胆小。过日子是一把好手,但是胆小。说实话,早些年的的那些事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以后更不能。这事你别管了,我回头跟四哥说。说不定四哥能认识。以四哥的面子,一个电话就OK了。这事不用你操心。”

加代说:“那我跟四哥说。”

“不用,我跟四哥说就行。这小子姓闫,叫闫辉,当地人称阎王,挺厉害。以前我没接触过,没什么交情。这两年他搞房地产,放点贷款,挺火的。手下归拢了一百来个小孩子。大家都给面子,我们也不惹他。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规规矩矩过日的,跟他扯什么呢?”

丁健说:“他牛逼啊?”

大光头孟军说:“销户!”

老石一听,“不是,兄弟......”

孟军说:“销户,牛逼就把他灭了。”

加代说:“不是,你他妈疯了?你有证啊?”

孟军晃头脑袋说:“就杀他!”

老石说:“我来给四哥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

“那你说吧。等你说完我再说。”

老石拨通小利的电话,“四哥呀。”
“哎呀,我艹,老石子,哎,着急了?我明天过去。”

“四哥,你要是明天过来,我就不跟你说了,见面再说。”

小利一听,“怎么了?你说呗。”

“那我就说吧。”老石把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小利一听,“闫辉?你没问他认不认识我呀?”

“我没问他。”

“哦,那你不用管了,我明天过去。他说要找你啊?”
“明天中午十二点。”

“我明天上午九点就到。”说完,小利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