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至2022年间,我国对欧盟的UCOME及UCO的出口复合增速高达33.4%。截至2022年年底,我国累计向欧盟出口的UCO与UCOME总数量约为268.26万吨,约占欧盟进口市场的三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UCO,指的是由食用油、肉类在生产加工和使用消费过程中产生的不可食用的油脂,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地沟油、馊水油、废弃食用油”。

地沟油是二代生物质燃料(包括生物柴油、生物航空煤油)的重要原材料。在能源安全、环保、气候变化的压力下,新一代生物燃料作为一种低碳环保、高效的可再生燃料,备受全球各国、地区的青睐。

生物质燃料,前景广阔

全球综合数据资料库Statista显示:2022年全球生物燃料市场价值约为1164亿美元,预计至将至少实现翻倍。包括中国、美国、欧洲在内的多方市场均出台鼓励政策,激发生物燃料发展新动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中国生物质燃料发电量达到1326亿千瓦时,增长19.4%。叠加其他类型的生物质燃料利用方式,全国生物质能年利用量折合5000万吨标准煤以上。

按规划,至2060年,我国生物质燃料行业每年可利用的资源量将会超过15亿吨标准煤。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生物燃料产业规模会不断扩大,生物燃料占我国石油消费总量的比例也在逐年提升。

但近期的高速出口态势或难以为继

从数量角度来看,我国是当今世界重量级的生物燃油(包括地沟油)的生产商和出口商,欧盟则是我国生物燃料及其原材料——也就是“地沟油”的核心买家。

有专家指出:近十年来,我国不论是生物柴油的直接出口,还是UCO(地沟油)的出口,均呈现逐年快速攀升状态。但却对未来的出口发展走势维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增量或不及市场预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给出的理由是:欧盟能源总消费量呈现收缩态势,叠加太阳能、风能、潮汐能等其他清洁能源的竞争,对生物燃料需求或有所下降。从而预计我国“地沟油”的出口高速增长态势或难以维持。

即使在未来,我国能抢占其他国家在欧盟生物燃料及地沟油的进口市场的部分比率,那到了2030年,中国对欧盟的UCO及UCOME出口市场上限也将定格在200万吨左右。

预计高速增长难以为继的第二个理由是:

我国秉持的原则是“不与民争粮,不与地争粮”,也就是不主张直接使用玉米、大豆等粮食制作生物燃料——人口超过14亿,而耕地面积却相对不足,粮食安全对于我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这种基本原则束缚下,我国发展生物燃料倾向于使用薪柴、秸秆、地沟油等原材料,而其他一些粮食产量充足的国家却在大量使用玉米、大豆作为原材料——他们的发展潜能在我国之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结果很有可能是其他国家在抢占我国生物燃料的出口市场,这就会进一步导致:我国对欧盟的生物燃料及其重要原材料——也就是“地沟油”的出口高速增长态势或难以为继。本文由南生整理并撰写,无授权请勿转载、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