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刚小学毕业,没事就到我同学家玩。刚玩得兴起,班主任王老师也是我同学的邻居来串门。我同学热情地跟王老师打招呼并让座,很是殷勤。

王老师教我们时,大家都知道他有个乳名叫猴老三,可是同学们也只是背后议论,谁也不敢冒犯。平时王老师给我们的感觉是没有架子,很随和,平易近人。

毕业后,有一天我在邻居串门,正好那天王老师也到邻居家有事。一看到王老师,我那顽童心理咕嘟嘟冒出来了。于是我大大咧咧跟王老师开起了玩笑:猴老三好!不曾料想,老师把脸一沉,一字一顿地反诘:你不会叫老子也叫明德的吧?

老师的话一落音,我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我父亲叫明德,老师反诘的意思很明白。即我的玩笑开大了,以下犯上这是大忌啊!

沉默里一会,老师走了,我仍没有从窘境中走出来。我邻居告诫我说:下次要注意了。我懊悔地回答:还敢,下次一定要长记性了。

过了十来年,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镇里的初中当老师。那天我高高兴兴地去学校报到,刚一踏进校门,迎面就撞上王老师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前车之鉴,我恭恭敬敬地走到他跟前,很亲切地称道:王老师好

王老师头没抬,用鼻子嗯了一声,继续前行。我紧追一步问:王老师您调初中了吗?王老师眼皮没眨,用鼻子再嗯了一声,迈着大步走出了校门

我愣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难道小学那点事王老师还没忘怀?一会儿,我到校办公室主任那报了到。于是我问:刚才那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校办主任呵呵呵地笑着说:你小看了,那可是我们的大校长啊!我吃惊不小,堂堂的校长被我叫唤成老师,怪不得只能用鼻子回应我了。

这以后,只要我一见到他,就校长长校长短,叫得王校长心花怒放,于是王校长见人就夸我:我这学生有出息,将来会出人头地。

不久,王校长夸我的话还没兑现,而王校长自己则调到县政府去了。听人说,还是某县领导的秘书。这一来,让我对王校长钦佩不已。

又过了几年,县里召开年终新闻报道会议,我作为业余通讯员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上午八点,我急匆匆地走进了政府大院。刚准备上办公大楼,一眼看到王校长提了只公文包从楼上急匆匆下来。我好高兴,一大早就碰到我读小学的老师、参加工作时的校长,于是我毕恭毕敬非常热情迎上前并亲切地叫了一声:王校长

王校长怔了一下,看到是我后,这次连“嗯”都没“嗯”了,而且还把头扬起来,径直钻进了一辆奔驰越野车。然后,车屁股冒出两股青烟,驶出了大院。

我呆在那里,半天没缓过气来。心里不知道是酸是苦,是怒火还是悲怜。站在一旁的县宣传部通讯员看我在那发呆,指着驶去的奔驰越野问我:你认识他?

我说:岂止认识,他是我小学时的老师,工作期间的校长。

通讯员惊奇,接着问: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吗?我回答:不知道。

通讯员神秘地说:刚刚上任的副县长,你可攀上大树了!

我吃惊不小,但忧从中来。王老师从校长到县长变化神速一路飙升,而我每一次对老师的称呼都滞后落伍还看脸色。这样下去,今后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