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家好,我是主理人茹曼怡。

能当上大老板的,相信都不是傻子。

刘杰辉大哥是上海人,他跟我说,每一位在澳门的赌徒,其实并不是当他卡里,包里再也拿不出钱的时候才幡然醒悟……

在澳门娱乐场「下水」并不是特别深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意识到问题。

只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路:

认栽,浪子回头

继续,一线生机

很多人选择了第二条路,最后泥潭捞针,越陷越深。

赌,可以让一个人精神萎靡,意志也变得消沉,如果还在挣扎的老哥,我希望你们可以回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末路赌徒

有一位澳门荷官曾对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有时候真的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大老板,明明都这么有钱了,还要来这里博一博……」

我当时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当时的我,确实是在上海开公司,40多岁就拥有千万资产。

我不是没有选择,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也迷茫了。

当时公司流动资金已经被我在澳门挥霍一空,要么认栽,举债继续经营公司,这将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

要么就是把最后的家当也押上,妄想可以把失去的夺回来……

我叫刘杰辉,几年前在澳门娱乐场输光了所有,最后朋友没有了,家庭也破裂了,事业中断。

只能是彷徨度日,另寻出路,余生把债务解决,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新奇的来到贵宾厅

每位资深的赌徒,其实都有高光时刻,只不过我们错把高光时刻当成了永久……

几年前,我从上海直飞澳门,跟几位同行到澳门开行业研讨会,也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接触到红蓝。

说是去澳门开会,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去娱乐场开牌。

同行中有一位老大哥,我们都尊称他五哥。

五哥对我们几个说:

「走!去感受一下澳门的贵宾会」

说实在的,身处繁华的澳门,说是对当时的娱乐场不好奇的,不想见识一下的,确实没几个人。

况且那次到娱乐场参观,还有专人接待。

五哥人脉广,跟当时的一位贵宾厅厅主有些交情,对方也热情招待了我们几个,招待的规格很高,有些受宠若惊。

五哥带我们走进的是一个位于4楼的贵宾厅,随着大门缓缓被推开,有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

厅里红色的地毯,摆放着好几张台子,有的台子围了两层,有的台子无人问津……

虽然牌桌不多,但是时不时还会传来叫喊声,欢呼声,唉气声汇成一片。

那些沉迷的赌客,有的面色沉重,有的神采奕奕,有的神情自若,尽显众生相。

说这是贵宾场,其实更像是修罗场。

大厅旁边还有几个包房,据说是用来接待特殊贵宾的,里面的场景或许会更惊心动魄。

这里的设施非常齐全,我想如果24小时待在里面都不成问题,桑拿室,功能区,休息区,餐吧,茶水区,应有尽有。

厅主让一位看起来只有30多岁的女性,风情万种,她负责接待的我们,带我们参观一圈贵宾厅。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位公关,叫莎莎,最后的目的是为了给我们几位办卡,说消费送积分,积分领礼品升级服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心照不宣

随行的吴老板平时不怎么做声,这次看到美女公关,竟换了个人,比平时活跃很多,他问莎莎:

「积分卡是不是像超市会员卡,可以打折呢?」

「不是呢,老板,积分卡需要看消费量,可以换很多实用的礼品或者服务……」

莎莎还是一贯保持着职业素养,有问必答。

我们几位做生意这么久,其实莎莎的话,我们都懂,无非就是说,办理会员卡,需要投入大量的港币去消费,去升级,然后所谓的服务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不过五哥说为了给厅主一点面子,还是让我们几个办理了一张卡,办了卡,自己打不打积分,就看自己了。

如果只是简单办个卡就好,我们几位其实并不会有接下来的结局,没想到这位厅主说跟五哥是好朋友,尽地主之谊,给我们每位随行人员免费派了一些厅码……

还说这厅码的使用时间有两天,过期就失效了。

这些厅码都是「死码」,并不能直接换成港币,得先在牌桌走一圈,变成现金码,才能去账房换钱。

当天参观完贵宾厅后,我就默默记住了贵宾厅的位置……

只是没想到我们几人此时都心照不宣。

与五哥一伙人吃了晚饭后,各自就回酒店休息了,简单洗了个澡,已是晚上10点多,闲得无聊,看着今天下午厅主送的码,蠢蠢欲动……

那家贵宾厅离酒店并不远,都是属于同一片区域,走路花几分钟就到了。

进入贵宾厅后,我就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吴老板和蒋老板。

他们正坐在牌桌上,学着旁边的老哥押注,并没有察觉我就在身后。

看来并不是我一个人被这免费的筹码所吸引。

我从背后搭了搭他俩的肩膀:

「吴总,蒋总,侬了嗨组啥 ?」

他们听到我的声音,一脸尴尬地转过头:

「刘老板,我们俩在体验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试探

我问他俩情况如何?

原来他们俩已经把赠送的厅码输了,自己又去账房换了5万筹码,显然是不服气。

我并没有调侃他们,也坐了下来,毕竟我也是跟他们一样,来这里只是想看看这玩意究竟有什么魅力。

其实白天的时候,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就已经知道红蓝的规则,所以并没有着急押注,而是看起了路牌单。

不得不说路牌单是何博士一个「伟大的发明」,自从有了这个路牌单,娱乐场的生意就提升了3成以上。

这不是我说的,是精算师分析出来的,路牌单其实就「怂恿」那些心里拿不定主意的人——押重注。

后来我才明白,如果这个显示屏里的红蓝点走势图真的有用,娱乐场早就关门了。

我把送的厅码第一把就全押,没想到竟然押对了,那个时候确实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就算没了也是还给了厅主。

蒋老板给我竖起大拇指,说我运气不错呀,还问我下一把该押什么?

本来蒋老板和我刚到澳门的时候,聊的都是关于行业的发展趋势与应对,自从那晚跟他去了贵宾厅,接下来他就一直跟我讨论打法……

「买闲!」

我给了他一个建议。

不过他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直到这把真的开闲,他才觉得不可思议,后悔没有听我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下一把出什么,只是随口一说,自己也没有下注。

后来吴老板跟蒋老板都跟着我押,我们又在贵宾厅待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把之前输的也拿了回来,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还说请我去桑拿。

这也让我有了一种错觉,难道我真的是吃这行饭的人?

其实天底下哪里有永久的「职业赌徒?」只不过是前赴后继,有人洗白瘫痪了,就有人补上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