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又有一位国家领导人遭到起诉。11月1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正在计划向国际刑事法院起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指控他和以色列政府在加沙地区犯下了“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等一系列罪行。新一轮的以哈冲突爆发近两个月以来,伊斯兰国家对以色列政府的批评不少,但目前采取实际行动的,只有土耳其。

为什么土耳其会选择起诉这种强烈的做法?公开控诉之后,土耳其和以色列、美国的关系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土耳其“政治强人”埃尔多安的政治风格、政治抱负是什么?起诉内塔尼亚胡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埃尔多安政府起诉内塔尼亚胡

以哈停火结束,加沙地带再遭空袭。多方谴责声中,土耳其的声音尤为引人关注。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土耳其是目前唯一采取实质性举动的中东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1月14日,就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以色列恐怖主义论”的前一天,土耳其执政党前议员梅廷·库伦克(Metin Kulunk)联合两位律师(穆卡希特·比林奇(Mucahit Birinci)和布拉克·贝基罗格鲁(Burak Bekiroglu)共同提交了针对内塔尼亚胡的刑事申诉,计划向国际刑事法院起诉这位现任以色列总理。

长达23页的诉讼文件,罗列了以色列政府在加沙地区犯下的“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等一系列罪行。提交诉讼的梅廷·库伦克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内塔尼亚胡”,这位“21世纪的希特勒”,“必须为自己在加沙地带犯下的所有反人类罪接受审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这些罪行都是重罪,国际刑事法院可以判处30年有期徒刑,直至终身监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国际刑事法院的总部位于荷兰。他是政府间的组织,是国际社会上第一个,也是目前的唯一一个要对犯有种族屠杀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对四种罪行的个人进行诉讼和审判的法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埃尔多安政府的指责和诉讼,以及可能的刑罚,内塔尼亚胡很快做出了反驳。

2

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关系具有两面性

土耳其与以色列的关系,一直受巴勒斯坦问题影响颇深。2021年5月,以色列最高法院裁定强制驱逐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小区的巴勒斯坦居民,一场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警方的冲突迅速升级为军事冲突,超过百名巴勒斯坦平民死亡。土耳其也出面谴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关系,可以用两面性来概括。因为土耳其和以色列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其实有共同的战略利益,经济利益。1949年的时候,也就是以色列建国不到一周年的时候,土耳其就承认了以色列的主权,他是全世界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当中第一个承认以色列主权的国家。1988年的时候,土耳其又承认了巴勒斯坦国家地位,是与以色列建交的国家当中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国家地位的国家。土耳其在对以色列的这个关系当中,始终是存在这样一个两面性的,又交好,但是又因为巴以问题始终出现动荡。

2022年,时任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访问以色列,成为15年来,首位到访以色列的土耳其外长,两国随后宣布恢复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2023年9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实现两人首次面对面会晤,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两国关系改善的重要里程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土耳其最近几年内外形势并不好,在外部有地区孤立的问题,在内部就有经济发展的问题,为了在外部摆脱地区上的孤立,他和他以前的地区对手,比如沙特,阿联酋,埃及,包括以色列,主动的改善关系。但土耳其毕竟是一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他在巴以冲突上自然会倾向于同样是穆斯林的阿拉伯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10月,新一轮以哈冲突爆发,埃尔多安公开支持哈马斯的发言,一石激起千层浪。以色列指责埃尔多安为恐怖主义辩护,埃尔多安随即宣布取消原定对以色列的访问,两国也互相召回外交人员。此时距离埃尔多安与内塔尼亚胡在9月的首次会晤倾谈,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这一轮巴以冲突刚刚发生的时候,土耳其的表态其实是非常克制,而且他采取了一个相对平衡的政策。他和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又在推进,同时和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也都保持着比较好的关系。如果这种平衡的关系能够保持下去,土耳其就能够在巴以问题上充当一个关键的调解人和斡旋者角色。他在乌克兰问题上,作为一个斡旋者和调解者是收取了外交上的战略红利的,所以他是希望能够把这个斡旋者的模式复制到中东复制到巴以问题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美国是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公开和美国叫板,其实埃尔多安不愿意走这步棋,当然他后来走了这步棋,那是另外的考虑。”

从观战、克制,到打破沉默、强烈谴责,埃尔多安用一纸诉讼和公开表态,将土耳其在本轮巴以冲突的立场表现得再明显不过,然而,面对好不容易修复的土以关系、美国的盟友压力和中东战略红利,埃尔多安的这步棋,究竟为何转变方向?当中又有哪些考虑呢?

3

土耳其“政治强人”埃尔多安

我行我素,直言不讳,是在位20多年的土耳其“政治强人”埃尔多安的一个鲜明标签。日前,埃尔多安一改前期相对平衡的策略,转而对以色列采取越来越强硬的态度,包括炮轰以色列是恐怖主义国家,并要求对以色列的核武器进行检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土耳其总统 埃尔多安:

“嘿以色列,我们知道你有原子弹核弹,你还以此来威胁,但你的末日已经临近了,你可以想拥有多少核弹就有多少,但你马上就要出局了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埃尔多安的外交,有非常强烈的个人风格,他的外交措辞并不像我们一般熟悉的政治人物那样温和严谨,他会经常使用比较激烈的一些措辞。比如2009年,在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埃尔多安曾经和当时的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就加沙问题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当时埃尔多安对佩雷斯提出了激烈的批评,而且因为意见不合就拂袖而去,提前退场。这种戏剧化的场景其实在这个国际外交场合是并不常见的。”

有专家表示,埃尔多安这次高调地宣称,要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告上国际军事法庭,并对巴以问题强烈发声的行为,除了处于人道主义的谴责外,其实更多地出于对自身实际利益的考虑。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埃尔多安是一个很精明的也很有个性的政治家,所有的这个立场表态政策都是以精心算计的。一大部分国家是口头上支持巴勒斯坦,谴责以色列,而没有实际行动。土耳其现在采取了实实在在的行动,向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内塔尼亚胡,这个行动能以比较小的代价换取比较好的效果和比较大影响。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社 华盛顿分社社长 威廉▪琼斯:

“通过攻击以色列,埃尔多安将得到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支持。其次,他当然也希望增强土耳其的角色。我认为,埃尔多安自己在加沙问题上承担起如此公开的角色,也是在提高自己在这方面的声誉。

作为一个典型的穆斯林国家,土耳其国内民意汹涌,民众普遍支持巴勒斯坦的独立和解放,迫于国内的压力,埃尔多安的平衡政策也越来越难以为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土耳其的世俗主义者、宗教保守人士,民族主义者,中间派激进分子,甚至包括库尔德人在内,他们可能在其他的问题上立场会有明显分歧,但是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是比较一致的。埃尔多安他非常需要有一个政治抓手去把各派统合在一起,巴以问题就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用而且非常有效的切入口。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社 华盛顿分社社长 威廉▪琼斯:

“不久前,伊斯坦布尔发生了大规模的支持巴勒斯坦示威活动,埃尔多安也发表了演说。我认为他在的地位得到了加强,人们将他视为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一位在以色列加沙冲突问题上坚持全球穆斯林人民利益的领导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且在2024年3月底,土耳其即将迎来地方选举,如何抓住票仓,赢得穆斯林选民的心,对于选举中的“常胜将军”埃尔多安来说尤为关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土耳其将在明年3月份举行地方选举,埃尔多安非常希望能够借助这次地方选举,把一些大的城市,比如伊斯坦布尔,安卡拉、伊兹密尔这些城市的控制权从反对派的手中夺回来。他在巴以问题上表现的对西方强硬,坚定地支持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同胞,反对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援助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危机,这些都能够给埃尔多安的政治形象加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埃尔多安的政治抱负

远不止于国内布阵,埃尔多安在国际舞台上也正下一盘“大棋”,此次起诉内塔尼亚胡,正是一枚有力的棋子。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他在外交中,在国际事务当中,也是以一种穆斯林的保护者,而且是全球穆斯林的保护者这样一个身份去自居的,那么为了实现政治报复,契合他给自己打造的政治形象,他在全球范围内涉及到穆斯林,涉及到伊斯兰的问题上,都会很积极地去表态、发声,去坚定地表达他的这样一个立场,经常就是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他不但要当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他要当伊斯兰世界,包括阿拉伯世界在内的伊斯兰世界的领袖,或者说领头羊。不仅仅是话语权的问题,还有领导权,主导权,他采取的这些措施目的就在这里。他要恢复以前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荣耀,有很大的政治抱负。”

另一方面,作为北约成员国的一员,面对其西方盟友,埃尔多安也依然保持着自己“任性”的姿态。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他不太考虑如何与其他北约国家相处。他要买俄罗斯的导弹,北约国家一片反对声,但是他我行我素,你反对管你反对,我做我的。另外他否决或者不同意有条件的批准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其他国家也很看不惯,但是他完全我行我素。他是北约国家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又是北约国家当中地面部队力量最大的一个国家,所以他的这个地位是很微妙的。”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社 华盛顿分社社长 威廉▪琼斯:

他确实有这样的野心,将土耳其变成一个大国,一个比以往更有政治力量的国家。这并不仰仗他与北约的关系或与西方的关系,而是在于他可以在包括中国、俄罗斯、非洲国家和其他国家在内的全球南方国家的新的力量配置中发挥独立的作用,在拉丁美洲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上,土耳其和美国也存在分歧,埃尔多安剑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李亚男:

土耳其其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身份最多元的国家之一。他在政治上、军事上是美国的盟友,是北约组织的成员,但同时他又是俄罗斯的这种战略伙伴,这些年在能源、军工以及安全领域和俄罗斯的合作也越来越多。不仅如此,他同时还是一个欧盟的候选成员国,是伊斯兰合作组织的成员,甚至是上海合作组织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对话伙伴国。这种多元的这种政治身份和多元的这种民族特性,给他带来比较大的外交空间,也使得土耳其在很多国际事物上可以采取灵活的这样一种外交的力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

无论起诉成败,埃尔多安已达目的

然而,起诉绝非易事,埃尔多安对内塔尼亚胡的指控已经抛出数日,但国际刑事法庭仍未做出回应,结果杳无音讯。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 赵伟明:

“土耳其这次向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对内塔尼亚胡,我认为成功机率不高,因为检察官会不会认定罪名成立,法官会不会签发通缉令,都是未知数。就算检察官经调查后认定罪名成立,法官也签发了通缉令。但由于以色列没有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再加上对内塔尼亚胡是现任的政府首脑,那么要逮捕内塔尼亚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哈冲突持续59天,从11月24日起临时停火一周,人质分批获得释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战争按下暂停键,但还没有结束。再次停火的谈判陷入僵局,以军继续加大对哈马斯的空中、地面的清剿力度。平民只是在战争的空隙里得以喘息片刻,而政治家已经谋划好下一步的棋子了。

在经过短暂的人道主义暂停之后,12月1日,巴以战火被再次点燃。加沙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在恢复交火当天,以军的空袭就造成了至少184人死亡,而在停火前,已经有将近1.5万名巴勒斯坦人丧生。与此同时,战火还在多条战线上蔓延。12月1日,黎巴嫩真主党对黎以边境的以军开火,以军用炮火回击。隔天,叙利亚国防部发表声明说,以军对叙首都大马士革周边的部分地点展开空袭,以军对此暂时没有作响应。

在战火持续升级的情况下,土耳其的起诉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其他国家以停火止战为目的的斡旋能不能取得成效?接下来,以哈冲突是否会进一步扩大,将更多力量卷入其中?我们将持续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制作人:钟金梅

主编:王丹妮 李文慧 肖茜雅

编辑:苏炜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