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结束为期2天高规格的访问后,我外长结束越南行程返回。不过就在中越结束交流后转天,越方却同美国驻越使馆召开座谈会,强调美越战略伙伴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越南友好组织联合会主席潘英山在“美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研讨会”上表示,随着美越全面伙伴关系满10年,美越两国合作开始越来越频繁,双方就越战后重建工作、南海航行自由等领域的合作取得积极成果,越方感谢美方10多年来提供累计价值18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

随后,美国驻越大使马克•纳珀致辞称,2023年美国总统拜登访越并升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成为双边关系的里程碑。美国尊重越南政治体系和领土完整,并呼吁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而非武力威胁的方式,来解决南海领土争端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同中国进行交流后,立刻就与美国进行接触,越方这种举动,可以说凸显了其作为东南亚小国,面对中美博弈大背景下所采取的摇摆与平衡策略。对于越方来说,一方面既需要中国的市场与上游产业链,但同时也离不开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市场与技术支持,这决定了越方需要同时与中美都保持接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除开经济贸易、市场技术等方面,越南选择与美接触的另一层因素,还是因为东南亚、南海等区域问题。

从越方角度来看,由于同中国陆地毗邻且经贸往来密切,所以不论是武力解决域内问题,还是东南亚爆发军事冲突,都不符合越方利益。所以使得越方转而寻求通过与域外国家合作的方式,试图通过与多国进行多重结盟的外交策略,让更多国家协助解决域内问题,来确保自身损失的最小化,以及利益的最大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不论越方如何盘算,作为我国邻国的地缘现实是不可能改变的。尽管越南选择与谁对外合作,是其自身内政问题。但在南海等地缘局势问题上,需要向越方明确的是,只有同域内国家交流,才有可能解决这一矛盾,指望域外国家参与介入,无疑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