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家族中,有一个人总是被忽略,那就是蒂芙尼·特朗普。她是特朗普和第二任妻子玛拉·梅普尔斯的唯一孩子,从小就和母亲生活在加州,很少见到父亲。她也没有像她的姐姐伊万卡那样,成为特朗普的得力助手和政治盟友,而是选择了低调的生活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没有自己的梦想和野心。在过去的一年里,蒂芙尼完成了两件大事:从乔治城法学院毕业,并和尼日利亚富二代迈克尔·布洛斯结婚。她的人生似乎正处于上升期,而她的姐姐伊万卡却因为父亲的政治失败而陷入困境。这是巧合吗?还是蒂芙尼在趁机咸鱼翻身?

蒂芙尼的成长历程:从孤独到自立

蒂芙尼·特朗普出生于1993年10月13日,是特朗普的第五个孩子,也是他和第二任妻子玛拉·梅普尔斯的唯一孩子。她的名字来源于著名的珠宝品牌蒂芙尼,因为特朗普曾经拥有过纽约的蒂芙尼大厦。

她的出生本应该是一个喜事,但是却被特朗普和玛拉的婚姻危机所笼罩。在她出生的第二年,特朗普和玛拉就离婚了,蒂芙尼随母亲搬到了加州,和父亲的联系也变得很少。她的童年并不幸福,她曾经说过:“我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没有一个父亲在身边,我没有一个兄弟姐妹在身边,我只有一个母亲在身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蒂芙尼的母亲玛拉是一个演员和电视主持人,她对女儿的教育非常重视,她希望蒂芙尼能够有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而不是依赖父亲的财富和名声。她曾经说过:“我不想让她成为一个富家女,我想让她成为一个有才华的女孩。”

她给蒂芙尼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环境,让她进入了加州的名校,培养了她的音乐、舞蹈、艺术等多方面的兴趣和才能。蒂芙尼也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她在学校表现优异,还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和慈善活动,展现了她的正能量和社会责任感。她还在网上发布了自己创作的歌曲《Like a Bird》,虽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但也显示了她的音乐天赋和创造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蒂芙尼的成长过程中,特朗普的影响并不大,他们之间的亲情也不深厚。特朗普曾经公开承认,他对蒂芙尼的关心不如对其他孩子,他说:“我对她很骄傲,但是我和她没有太多的联系,因为她和母亲住在一起,我和她的母亲也没有太多的联系。”

他还曾经在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到他的孩子们时,只提到了伊万卡、唐纳德二世、埃里克和巴伦,却忘了提到蒂芙尼,让人觉得他对她很冷漠。蒂芙尼也曾经表示,她和父亲的关系不太亲密,她说:“我和他的关系是很尊重的,但是不是很亲近的,我们不是那种每天打电话的父女,我们只是偶尔联系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蒂芙尼的成长历程,可以说是从孤独到自立的过程,她没有享受到特朗普家族的荣华富贵,也没有受到特朗普的宠爱和关注,她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去寻找自己的人生方向和价值。

蒂芙尼的政治之路:从支持到疏远

当特朗普决定参加2016年的总统竞选时,蒂芙尼也被卷入了他的政治漩涡中。她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是站在父亲的一边,还是保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她是否会因为父亲的政治理念和行为,而受到公众的赞扬或批评?

她是否会因为父亲的影响力和资源,而获得更多的机会和发展?她是否会和父亲的其他孩子,尤其是伊万卡,产生竞争和冲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竞选的初期,蒂芙尼表现出了对父亲的支持和尊重,她参加了一些竞选活动,为父亲的政策和形象进行了宣传和辩护。她在2016年的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发表了一次演讲,赞扬了父亲的品格和能力,称他是一个“自然的领导者”和“无与伦比的斗士”。

她还说:“他是一个令人敬佩的父亲,他总是鼓励我追求我的梦想,他总是给我信心和力量,他总是让我感到自豪和安全。”她的演讲赢得了观众的掌声和媒体的好评,有人认为她是特朗普家族中最温柔和最有魅力的成员,有人认为她是特朗普的“秘密武器”,有人认为她是特朗普的“未来之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随着竞选的深入,蒂芙尼对父亲的支持也逐渐变得微弱和矛盾。她发现,父亲的政治理念和行为,与她的价值观和信仰,有很大的差异和冲突。

她不赞成父亲的一些极端和偏激的言论和举动,例如对移民、女性、少数族裔、同性恋等群体的歧视和攻击,对环境、气候、科学等问题的无视和否认,对媒体、法院、国会等机构的质疑和挑衅,对国际关系、贸易、安全等议题的破坏和冒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也不满意父亲的一些私人和家庭的事务,例如对第三任妻子梅拉尼娅的不忠和冷落,对最小的儿子巴伦的忽视和漠视,对她的母亲玛拉的轻视和冷漠,对她的姐姐伊万卡的偏爱和溺爱。她开始对父亲的政治前途和家庭和谐,感到担忧和怀疑。

结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蒂芙尼的政治之路,可以说是从支持到疏远的过程,她没有像她的兄弟姐妹那样,全力投入父亲的政治事业,也没有像她的姐姐伊万卡那样,成为父亲的政治顾问和助手,而是选择了保持一定的距离和中立,尽量避免和父亲的政治有太多的牵连和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