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叫孟德海,家住云南大理,是个包工头,由于承包工程,赚到钱后买了一辆二手宝马X5,当天就交到朋友车行做深度清洗。
车行朋友见车子是个泡水车,有些不乐意洗,让孟德海自己先整理车上杂物,就在他清理座位时,在下面发现一枚翡翠戒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孟德海以为不值钱,就随手丢进包包,朋友看了一眼说是翡翠的,应该值几万块钱,车子清洗完回家时,孟德海突然想起女友曾经让他买戒指的事,于是,他打算回家送给女友刘小琴。
正在看电影的刘小琴看到戒指后,觉得像是塑料的,没好气地说:“要是真爱我就买个真的!”
孟德海觉得刘小琴就是个土包子!他告诉刘小琴说是翡翠的,值好几万呢!要是不信,就去找个玉店问问!还说翡翠戒指是送给她的订婚戒指
刘小琴见孟德海送如此贵重的戒指,觉得挺有诚意,当即就答应了他求婚,之后的日子里,只要孟德海一闲下来,刘小琴便时不时拉着孟德海出入各种高档场所,购买各种礼物。
时间一长孟德海有些吃不消,觉得刘小琴就是个败家子,开始渐渐疏远她,刘小琴也觉得孟德海就是徒有其表,也察觉他有意无意躲着自己。
这天傍晚,孟德海喝完酒刚到楼下,就看到家里有两个人影晃动,孟德海蹑手蹑脚来到门口,愣了一会后,冲进家里,只见刘小琴和一个身穿工作服的水电工在卫生间有说有笑。
水电工见气氛不对,急忙解释,我只是来维修水管,随后慌慌张张地离开家,女友见孟德海疑神疑鬼,当即就吵了起来。
刘小琴气的要分手,孟德海不同意,说是为她花了十几万,要分手就得把花的钱吐出来,刘小琴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打算次日就把钱还给孟德海。
第二天,刘小琴来到银行打算取钱时,察觉一个陌生男子一直跟踪她,刘小琴担心男子图谋不轨,有意往人多的地方走,突然,男子拉住刘小琴问戒指卖不卖?刘小琴以为男子是个骗子,说道:“滚远点!”
取到钱的刘小琴径直往家赶,可男子一路尾随,刘小琴停住脚步警告男子,要是再跟着就报警,不料,男子当场出价十二万要买下翡翠戒指。
这可把刘小琴吓了一跳,她做梦都没想到,孟德海为了追求自己,竟然肯这么下血本,刘小琴顿时觉得孟德海还是很爱自己的。
她犹豫了一会,告诉男子说是要考虑考虑,留了联系方式后,刘小琴就回了家,为了道歉,特意给孟德海做了一桌子菜,希望他能回心转意。
没想到孟德海回到家后,埋怨刘小琴总是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拉拉扯扯,铁了心要分手,刘小琴只好把花在自己身上的钱折合成现金转账给了他,可孟德海非要让刘小琴还回翡翠戒指。
刘小琴觉得孟德海太绝情,坚决不同意归还翡翠戒指,刘小琴说送给她的就属于她,可孟德海说,要是结婚送给你没问题,关键是现在要分手了,必须归还。
此时的刘小琴觉得孟德海只是一时生气,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当即同意和孟德海结婚,可孟德海嫌弃刘小琴经常和不三不四的男人共处一室,根本没法相信她。
刘小琴:“你就是个心胸狭隘之人!和你这样的人结婚没有好结果!”随后,两人开始争夺翡翠戒指,没想到,就在两人抢夺时,戒指掉进喝水杯。
刘小琴眼疾手快,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孟德海站在原地彻底惊呆了,他担心翡翠戒指会恰在刘小琴食道,吓得赶紧打了120,将其送进医院。
一路上刘小琴上气不接下气,孟德海被吓得两腿发软,满头大汗,当即表示只要刘小琴安然无恙,不再要回翡翠戒指,一定会好好过日子。
可此时的刘小琴痛苦不堪,到了医院后,刘小琴拍了片子,医生发现翡翠戒指已经通过食道,到了胃里,医生说翡翠戒指到了胃里不会因为胃酸损坏身体。
让住院观察,吃一些流食,最好能排出体外,吃些消炎药就没事了!孟德海一听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由于孟德海走的急没有带包,回家取钱时看到一男子鬼鬼祟祟守在门口,孟德海这才得知男子是奔着翡翠戒指来的,想到这里他觉得是错怪了刘小琴,孟德海明确告诉男子翡翠戒指不卖。
他回到医院看着刘小琴愧疚不已,每天为其买饭,喂饭,伺候着刘小琴的吃喝拉撒,刘小琴见上厕所不方便,于是,孟德海特意买了个大号痰盂,全部在床上解决。
邻床的病友让孟德海搀扶去厕所解决,味道实在太大,可孟德海担心刘小琴会着凉,病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考虑得这么周到!我家老爷们要是像你这样就好了!”
刘小琴听到后,别提多开心了,心里美滋滋的,刘小琴依偎在孟德海的怀里说:“我们要个孩子吧!”孟德海:“等你出院了就要!”刘小琴:“要是你每天能这么伺候我就好了!”
隔壁床的病友看到后,无不为刘小琴有个如此细心的男友而羡慕,孟德海说:“等你出院了我们就结婚!以后再也不吵架了!”这时,孟德海电话响起,他让刘小琴先休息,自己则出了病房接电话。
早上刘小琴醒来时,不见孟德海,她要吃早餐,喊了半天,护士这才告诉她,孟德海一夜没来陪床,快到九点时,医生查房,问刘小琴怎么还躺在床上?
刘小琴诧异地说:“我不躺床上还能去哪里?”医生:“孟德海昨晚不是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吗?”
刘小琴这才慌了神,这时,护士打听到,原来孟德海如此献殷勤,只是为了让刘小琴拉出翡翠戒指,拿到了翡翠戒指的孟德海办出了院手续,退了押金,丢下刘小琴抱着痰盂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