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郑文军,我是一名退伍二十七年的老兵,我退休已经十多年了。
在我的生命里,有幸遇到了两位贵人,一个是我在部队当兵时,遇到的刘连长,一个是我在外出干活时,遇到的好心人王大哥,在我饥肠辘辘时,王大哥请我吃了一顿饭,还给了我三块钱,只可惜我和王大哥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些年我一直在找王大哥,希望当面感谢他,当年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我出生在陕西米脂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里五口人全靠种地为生,我还有两个姐姐,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为了供我读书,两个姐姐老早就出嫁了,父母辛辛苦苦供我读完了高中,作为曾经的老三届,因为当时取消了高考,高中毕业后,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无学可上,只能回家种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我一个农村家庭的孩子来说,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不多,我上高中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原本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结果事与愿违,高中毕业后,我陷入了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我不想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我想离开这个贫穷过后的村子,我在家里待了一个月,整天无所事事,父母心里也着急,我决定到外面打工挣钱补贴家用,母亲不想让我到外地打工,说我人太老实,怕被别人欺负,当时村里打算盖一所小学,父母想让我去找公社主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在村里当个临时代课老师。
我知道这种好事根本轮不到我,公社主任两个儿子都还没有工作,我一个外人就别想了,有些事情总要面对,我还是决定去外地打工,见见世面,历练一下自己,母亲给我收拾好了被子,还给我做了杂粮煎饼让我带着路上吃,临走时母亲给了我5块钱。
在我19岁那年,我一个人带着行李,兜里揣着母亲给的五块钱,坐上了去往省城西安的班车,我到西安已经是晚上了,为了省钱,我没有住旅馆,在西安汽车站过了一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小到大,我没有出过远门,第一次来西安,我不知道去哪里,身上带的杂粮煎饼也吃完了,我开始四处问人找工作,我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工作,一天没吃饭,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我要了一碗面,店主知道我是从外地来的,饿了一天,给我盛了满满一大碗饭,这是我来西安吃的第一顿饱饭,最后店主也没有要饭钱,我心里一阵感动。
吃完饭,我正愁不知该去哪里,一位叔叔走过来问我,要不要住店,我怕被骗拒绝了,这位叔叔一直跟着我,说可以给我便宜一点,一听价格,我有点心动了,就跟着这位叔叔去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身上的钱不见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我找到那位叔叔,想让他帮我找找,结果被他赶了出来。
身无分文的我,连回家的车费都没有,我背着行李在桥墩底下过了一晚,第二天,我打算去建筑工地找活干,在去建筑工地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位好心人,他见我可怜,请我吃了一碗饭,在聊天过程中,我得知这位好心人姓王,我给王大哥讲了我的遭遇,王大哥知道我上过高中,吃完饭,王大哥还给了我三块钱,让我回家去,王大哥还告诉我,我上过学,可以去部队当兵,一定会有出息。
我拿着王大哥给的三块钱,买了回家的汽车票,父母见到我灰头土脸回来,什么也没问,我告诉父母,我要去部队当兵,父母也非常支持我,1969年征兵开始后,我报了名,当时我们县报名参军的一共有三百多人,最后只有一百二十五人获得了参军名额,看到入伍名单上有我的名字,我才长舒一口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9年12月22号,我告别父母,离开家乡坐上了绿皮火车,两天之后我来到了部队,正式开始了我的军营生活。
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分到了一排二班,我遇到了我人生之中第二个贵人刘连长,刘连长也是陕西人,老家是甘泉县的,和我是老乡,因为我是新兵中,为数不多上过高中的兵,而且我身体素质和体能都不错,是连里重点培养对象,刘连长对我格外关注,我入伍第一年就入了党,刘连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我入伍之后,平时除了刻苦训练之外,我还利用空闲时间学习文化课知识,1972年,我提了干,当了一排排长,在我提干两年之后,我又被推荐到军校学习了两年。
自从我入伍之后,我还没有回过家,1975年,我探亲回家看望了父母,我还特意去西安寻找了王大哥,只可惜没有打听到王大哥下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6年,我和老婆一起转业回到了西安工作,我老婆军区医院的医生,比我小五岁,而且还是大学生,我定居西安后,一直在寻找王大哥,我想当面感谢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大哥一点音讯都没有。
如今我已年过七旬,不知道王大哥是否还健在,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见王大哥一面,当面感谢他,当年要不是他伸以援手,也就没有我现在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