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年间,岳州有一位叫陆文海的书生,他性格豪放,特别喜欢喝酒。他每天都要喝上几大碗酒,否则就会精神萎靡,无法集中精力读书。

尽管对酒如此痴迷,陆文海却有着出类拔萃的文采,是当地有名的才子。他在19岁时便考中了秀才,而在20岁时,他决定前往省城参加乡试。

家人希望他能够以考试为重,劝他出门时尽量避免饮酒。然而,陆文海却反驳说:“文章出自酒中,你看那李太白,若是不喝酒,怎能写出千古名篇?”

他买了好几坛酒,用家里那头大黑驴驮着,以备一路上饮用。在出发前,他整理好行囊,准备踏上前往府城的旅程。

原本,陆文海计划骑着黑驴赶路,这样能更快到达目的地。然而,考虑到驴子既要驮酒又要驮干粮,再加上还要驮着他,实在是无法承受。

于是,他决定自己步行,拉着驴儿一起走。

三天后,陆文海进入了大山之中。此时的山中已是秋意盎然,但依然山花遍野,溪流清澈。他被这美丽的风景所吸引,边走边玩,看到好的景致就停下来饮酒作诗。他的这种旅行方式,与其说是一个赶考的书生,倒不如说更像一位游山玩水的风流公子。

这天,陆文海在游山玩水的过程中,不慎偏离了道路。

当黄昏降临,他发现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于是,他只能匆忙寻找过夜的地方。环顾四周,他发现半山腰上似乎有一个凉亭,便立刻拉着毛驴朝那里走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座凉亭倚靠着险峻的崖壁而建,虽然三面通风,但至少能为他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陆文海把驴子拴在亭子外的树上,放长绳子,以便让黑驴可以吃到草。他自己则住进了凉亭里,稍稍收拾了一下。

此时已是夜月当空,他躺在凉亭的石板上,仰望星空,心中满是感慨。

陆文海从行囊中取出干粮,并打开一坛高粱酒。他坐在亭中的石桌旁,享受着美食和美酒。几碗酒下肚后,他的诗兴被激发,开始大声吟诵唐诗。

突然,亭外的小路上传来一声咳嗽,他抬头一看,一个看似贫穷的书生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这位书生只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显得十分寒酸。

他没有任何行李,只是站在亭外向亭内注视着。陆文海向来豪爽,他立即邀请说:“你也是去赶考的吗?我是岳州的陆文海,如果不嫌弃,进来一起喝两杯水酒!”那书生朝他拱了拱手,走进亭中。

陆文海热情地邀请他坐下,为他倒上一碗酒。两人相对而坐,边吃边聊。这位书生的面色显得有些苍白,似乎是生病了。

他自称名叫陈洪波,是个秀才,永州人氏。

陆文海非常热情地劝酒,自己也喝得碗碗不停。然而,陈秀才的酒量似乎并不好,只是小口小口地品味着酒。过了一会儿,陆文海已经连喝了好几碗,而陈洪波才刚刚喝完一碗。

陈秀才站起来,看着手舞足蹈的陆文海说:“陆兄,你是个好人,不应该半途出事,现在酒也喝了,请听我一句劝告,你现在应该赶紧离开,否则夜里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陆文海却摇摇晃晃地说:“走什么走?在这样的夜里,人生得意须尽欢,不如就在月下亭中,喝饱睡上一觉,明天再赶路也不迟!”

陈秀才突然站到他面前,拉住他说:“陆兄,我是担心你会出事。我三年前赶考时就是这样遇害的。我不忍心看到你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然而,陆文海仍然不相信他说的话,摇头说道:“下场?难道陈兄遇到了山贼被打劫了吗?”

陈秀才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对陆文海道:“陆兄,你仔细看看我,看看我!”陆文海疑惑地打量着陈秀才,试图看出他的异样,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陈秀才苦笑着道:“陆兄,你真的是喝多了啊,实话告诉你吧,小弟并非活人,而是一个鬼。你看我在月光下没有影子,不像活人一样了。”

陆文海听了陈秀才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拍手大笑道:“真是难得,兄台就算是鬼,又有什么可怕的?今晚能够结识你这个鬼兄,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来,再干一杯!”

说罢,他倒上两杯酒,自己先端起一杯,一饮而尽。然后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酒。喝完之后,陆文海一下子倒在亭中,打起了呼噜。

陈秀才叹息一声,身体竟然慢慢升起,双腿离地飘出了亭子。

他摇了摇头,身体一闪就不见了。东方露白的时候,一大群山贼,约有三四十人,来到了石亭外。他们看见醉倒在地的陆文海,顿时惊喜万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人七手八脚地弄醒了他,用绳子绑住他,押着走了几里路,进入了一个匪窝山寨中,将他关进了一间屋子,外面还有人看守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白裙、个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犹如鹤立鸡群,比陆文海足足高出两个头,身姿曼妙,容貌绝美。她眼神敏锐,扫视了陆文海几眼,似乎对他的模样和气质颇为满意。她笑容娇媚,自称银月夫人,又问道:“公子贵姓?看你细皮嫩肉的,不知本事如何?”

陆文海这时才完全清醒过来,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就该听陈秀才的话了,还不知这伙山贼要怎么处置自己。他心中懊悔,鼻子哼了一声,略显不满。银月夫人也不在意,对他的态度更加轻松自在,仿佛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夜幕降临,陆文海被一个红衣侍女领进了一间华贵的新房。

那银月夫人穿着一袭鲜艳的新娘服,款款走进房中。她看起来温柔如水,称陆文海为相公,请他坐下一起享用这丰盛的酒席。

这房间里放着一大桌酒席,摆满了山珍海味,许多都是陆文海没有吃过的。银月夫人亲手为陆文海倒酒,酒香四溢,让人垂涎欲滴。陆文海几杯酒下肚后,把身处险境的忧虑慢慢抛开。这酒水呈琥珀色,美味无比,让人心醉神迷。

不久后,陆文海感觉有些异常,身体燥热难当,想要脱衣散热。银月夫人见状,娇笑一声,将他抱起扔到大床上。她眼神炽热,大叫一声,直接扑了上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了此时,陆文海也只好顺势而为,他本是童男之身,在酒的作用下十分勇猛,与那银月夫人折腾了两三个时辰,才累得瘫软下来。

银月夫人十分满意,天亮后让他不要外出好好休息,让侍女给他准备饭食,她自己走了出去。并且对他警告说:“小郎君,本夫人对你还是比较满意,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在这个山寨里,你就好好呆着,每晚伺候好本夫人就行。你不要想着逃走,希望你能撑得久一点,不要几天就给熬死了啊!”

这时陆文海明白了,那银月夫人,真是一个女魔头啊,自己落在她手里,估计撑不了几天,就会给活活折磨死。

正当陆文海陷入胡思乱想之际,突然耳边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陆兄,快起来,我带你逃命!”他闻声猛地坐起身,惊魂未定地环顾四周,只见鬼秀才陈洪波竟然站在床边,一脸焦急地注视着他。

原本静谧的夜晚,陈秀才的突然出现,让陆文海喜出望外,他抓住陈秀才的衣袖,不禁激动落泪。陈秀才拍拍他安慰着,示意他不必过于紧张。

原来,陈秀才也是被这银月夫人捉拿,被她弄了数月,不堪折磨而死的。

他死后心中不服,鬼魂就在这片山中游荡,向过往的行人示警,让他们尽早离开,以免落入银月夫人手中。可陆文海这个酒鬼,因为醉酒还是被捉。

此时,陈秀才找到陆文海,决定牺牲自己的一部分灵魂之力,给陆文海施展隐身术,带着他悄悄逃出山寨。

陆文海听了陈秀才的讲述,心中对他充满了感激和敬意。他终于明白,陈秀才所言并非虚言。他们两人趁着夜色,骑上毛驴离开了山寨,直奔省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陆文海顺利地通过了考试,成了一名举人。当他带着喜悦和期待返回时,遇到了一位道长。

他向道长讲述了自己在山寨的经历,以及银月夫人的种种可怖行径。

道长听后脸色大变,他告诉陆文海,那女人很可能不是人类,而是一个绝世大妖。但是她的妖术十分厉害,一般道士根本无法对付。

于是,道长联络了他的师兄弟们,一共二十余人,准备周全后,跟着陆文海一起找到了那个山寨的外围。

道士在山寨外布下一座天罡伏魔阵,驱动飞剑灭杀里面的山贼。

随着阵法的启动,那些山贼被杀后化成动物尸身,大多是狐、野狗、山猫等动物,显然都是一些小妖精。

突然间,一声狼嚎震彻山谷,银月夫人现出巨狼原形,向阵外猛冲过来。众道士合力迎击,但这个妖王实在太厉害,最后付出了五位道士生命的代价,才终于将她击杀。

为首的道士拿出一柄玉如意,将巨狼之魂封印其中,也不敢灭杀它。因为那道士看出,这银色巨狼来历不凡,若将其完全灭杀,可能招致大祸。

事后,众道士们心情悲愤,做法事超度了被害之人的灵魂。而陈秀才也得以解脱,到地府轮回转世。

陆举人回到家乡后,向同乡们说起这次赶考的经历。大家虽然表面上十分惊异,但心中却暗笑不已,也没几个人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不过令人称奇的是,这个嗜酒如命的陆举人竟然把酒给戒了,这让乡邻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静月斋作品|作者: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