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屠杀”新幸存者12月3日接受媒体采访,并于10月7日为“音乐节屠杀”补充更多细节。让文明世界的人们对野蛮屠杀有了新的认识。

“超新星和平祭”是10月7日最大规模的杀人强奸现场。据以色列官方统计,这里有260多人被杀,妇女遭到大规模轮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YoniSaadon是超新星和平节大屠杀的幸存者

在他的描述中,屠杀的悲剧发生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哈马斯武装分子首先乘坐滑翔机从天而降。随后,大批武装人员骑摩托车和步行抵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音乐节的大部分参与者在警报响起后开始逃离。萨顿表示,由于他身处场地中央,被四面八方惊慌失措的人群封锁,他不得不第一时间躲到音乐舞台下。

但他旁边的一名妇女被哈马斯枪手发现,从远处开枪将她当场杀死。

这个女人的不幸遭遇,却成了萨顿的活命机会。他选择装死,躺在死去的不幸女人身边,将不幸女人的血涂抹在自己的身上。

萨顿因为这一切终于活了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脸(假死的受害者)。每天晚上我醒来都会向她道歉并说‘对不起’。”

但是萨顿的夜晚并不好过,他经常在半夜因为做梦而醒来。

“这是一幅极其绝望的画面。”萨顿的夜梦中出现了音乐节上惨案的画面。由于屠杀主要发生在音乐节附近,萨顿不仅亲眼目睹了大批死亡,甚至还目睹了集体性侵事件的发生。

在他的描述中,一名妇女因拒绝脱掉衣服而被哈马斯枪手残忍地从人群中拖出,随后她的头被砍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个拥有天使面孔的女孩。她被剥光衣服后,又遭到哈马斯武装分子的蹂躏和轮奸。

这个天使面孔的女孩被十名哈马斯武装分子轮奸、性侵后,最后一名轮奸者用枪打掉了她的头。

“女孩尖叫着告诉恐怖分子停下来。”

“最后,天使女孩要求哈马斯武装分子杀死她。”

“恐怖分子说完还在笑。”

39岁的萨顿有四个孩子,他说最幸运的是女儿和妹妹参加了这次音乐节。那一刻,我选择了退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使女孩被轮奸斩首的场景并不是萨顿目睹的唯一悲剧。

假死后,他趁乱逃离乐坛,因为萨顿发现哈马斯枪手在屠杀后将尸体拖到帐篷里,并确认尸体是否真的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萨顿逃到一处灌木丛后(音乐节的幸存者大部分都在附近的灌木丛中幸存),他看到一名被发现的女子,几名哈女子积极反抗,马斯的武装人员互相撕扯。试图让她裸体。

武装分子渐渐不耐烦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将女子按倒在地,然后交换了一把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人的圆脑袋就这样掉到了地上。

在过去的七周里,音乐节大屠杀的残酷细节一直迟迟没有被揭露。这是因为目睹了这场极端悲剧的幸存者事后陷入了巨大的心理障碍,而以色列官方并没有透露犯罪现场。视频被公开——有轮奸,有斩首,太血腥暴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随着幸存者走出心理阴影,类似上述的目击者叙述将会越来越多,舆论也将不可避免地摆脱卡塔尔等中东国家“石油美元”的影响,回归“普世价值观”。”。

美国公众对萨顿的个人经历表示关注和愤怒。

“我们(美国)让巴勒斯坦国旗在我们的国家飘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读完这篇可怕的文章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支持以色列彻底摧毁哈马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是纯粹的邪恶,他们给所有受害者、受害者和幸存者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这一记忆将永远困扰着他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怎么会有人为人为呢?像哈马斯这样的组织怎么能自卫呢?”哈马斯并不是纯粹的巴勒斯坦组织组织,打仗

哈马斯的前身是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之所以在加沙有分支机构,是因为埃及在上世纪曾一度占领加沙,并建立了“完全傀儡”。巴勒斯坦政府。”

穆斯林兄弟会和埃及军政府是“政治对手”。因此,穆斯林兄弟会为了推翻埃及政府,在加沙开设了分支机构,并试图招募避难于此的巴勒斯坦劳工,并将来自中东的利润分配给巴勒斯坦人民的经济援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继以色列之后军事占领加沙,将加沙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转变为哈马斯。只不过口号从“民主埃及(实际上是‘伊斯兰革命神权’)”变成了“消灭以色列,建立巴勒斯坦国”。

这也是为什么埃及对加沙的守卫严密,甚至比以色列还要严密,因为两万多哈马斯武装实际上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资产。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也被认为是沙特阿拉伯和大多数中东君主国的眼中钉,因此几乎所有中东对巴勒斯坦的财政援助都流向了法塔赫,而不是更“激进”的哈马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归根结底,加沙的其实不过是哈马斯的“喜洋洋货”,而巴勒斯坦建国、消灭以色列只是哈马斯换取卡塔尔和伊朗“现金”和援助的一种方式……并欺骗巴勒斯坦外国人。这只是一个借口。

哈马斯能用27000名脆弱的士兵摧毁哪个国家?什么样的土地可以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