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游行年年有,今年似乎特别多。在西方国家纷纷爆发“挺巴反以”抗议游行时,尼泊尔人却因为“是否恢复君主制”吵起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日,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爆发“抗议与反抗议”活动,一方支持恢复君主制,另一方则认为应该维持现行的共和制,双方分别有9000和7000人参加了示威活动,战斗力勉强持平,最终谁也没讨到好,至少23人在冲突中受伤。

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没有重伤人员,也没影响到其他居民的正常生活。因为警方提前预料到这两个公开表示敌对的群体可能会发生冲突,于是在市中心划分了两个不同的区域,各闹各的互不干扰,伤员大多是在和警方的对峙中受伤的。

示威当天,抗议游行的组织者普拉塞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敦促他们冲破防线,继续前进。随后,抗议人群和警方爆发激烈的肢体冲突,后者使用了水炮和催泪瓦斯,现场浓烟滚滚,到处都是尖叫声和警报声,那叫一个混乱,没发生严重踩踏事故就算万幸了。

普拉塞说了,橡皮子弹和催泪弹无法阻挡他们的决心,只要政府一天不同意恢复君主制和印度教国家,他的竞选和抗议活动就不会停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事就很有意思,普拉塞之前是尼共成员,和现任总理普拉昌达同属一个政党,君主制又是在尼共的主导下推翻的。如今,普拉塞摇身一变站到了政府的对立面,还嚷嚷着要恢复君主制,理由是普拉昌达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人,他正在带领尼泊尔走向破产,理应“向人民投降”。

普拉昌达的是非功过咱们不做评论,重点来说说尼泊尔的政体转变过程。

尼泊尔在18世纪后期被沙阿王朝统一,国王成为国家的领导人,并在上世纪60年代初达到权力顶峰。后来王权衰落的原因也很简单,君主制已经不适用于现代国家了,就算一些国家依然保留了君主制,也大多是没有实权的虚位元首。

在这个背景下,普拉昌达于1996年带领尼共发起了“人民战争”,通过在农村建立根据地的方式,对加德满都形成合围之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眼看着王室大势已去,2006年,时任国王贾南德拉接受了印度的调解,不得已选择退位,就这样,尼泊尔长达200多年的君主制宣告结束。

两年后,尼泊尔正式宣布成立共和国,由总统担任国家虚位元首,总理成为实际掌权人,并制定了联邦制度:全国一共划为7个州,每个州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权。

但由于“保王派”依然保留了一定的势力,再加上各政党权力斗争不断,联邦共和国的宪法制定过程一波三折,直到2015年才正式通过。从某种意义上讲,尼泊尔的共和政治还没有真正形成,算不上一个严格的现代化国家。

这一点,从政府频繁更迭就能看出来。自尼泊尔结束君主制以来,该国已经发生了十多次政府更迭,无一不是因为党争。这其中,有不同党派之间的斗争,也有同一党派内讧,比如尼共的两位大佬——前总理奥利和现总理普拉昌达,就经常展开激烈交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相比之前的内战时期,尼泊尔的政局已经稳定很多了,但政党纠纷带来的社会动荡依然是个老大难问题。选民希望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让国家可以走上正轨,政客们却往往把权力放在第一位,只想着怎么通过党争为自己谋划,没人真正在乎国家发展和社会民生。

所以就有很多人认为,这都是共和制的锅,因为权力分散给不同政党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而且政客们还会被不同的国外势力收买。与其看他们斗来斗去,不如把国王请回来主持大局,毕竟权力都在他一人手中,就能专注于江山社稷了。

这个逻辑听上去有点奇怪,但对于习惯了君主制的尼泊尔人民来说,也是人之常情。

总是怀念过去,说明现在的日子过得并不好。事实也是如此,尼泊尔的经济发展速度一直上不来,民众对未来普遍没什么期望,处于一种极度迷茫的状态,只能安于现状,以此麻痹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加上尼泊尔地理环境自带的天然封闭性,被很多文艺青年视为一种无欲无求的满足感,尼泊尔一度被称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

至于尼泊尔人是不是真的幸福,或许那天分属不同阵营却都对国家未来感到迷茫的示威者,最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