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比亚电视台援引哈马斯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的一名消息人士报道,称在停火期结束后,巴以双方虽然再开战端,但以军并未继续对加沙北部发起攻击,而是撤出了约70%的地面部队。

【进入加沙地区的以军地面部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入加沙地区的以军地面部队】

与此同时,有情报显示以军正在向加沙地区南部集结兵力。结合前段时间以色列军方在加沙南部的汗尤尼斯市空抛恐吓传单,要求加沙平民继续向南转移到靠近埃及边境的拉法一事来看,以色列正在将进攻重点从加沙北部转移到南部。

以色列之所以会选择在此时转移进攻方向,首要原因自然是在过去几个星期的战斗中,以军地面部队在北加沙城区的进展十分缓慢。

诚然,在地面行动开始的第一周中,以军成功通过一场地面突击切断了南北加沙在地面上的联系。并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沿海岸线向南推进,成功占领了加沙议会以及被以军称为“哈马斯司令部”的希法医院等标志性建筑。

【以军地面行动的三个进攻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军地面行动的三个进攻方向】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见直到巴以双方正式停火,兵分三路进攻加沙的以军也并没有在狂轰滥炸之后成功攻下加沙东北部的拜特哈农地区。

考虑到以军切断加沙南北地面连接的区域位于加沙地区中部的萨拉丁公路,而该地区建筑稀疏地形一览无余。以及加沙北部沿海岸线地区由于地下水侵蚀,难以挖掘大规模的地道网络等因素。

【以军切断南北加沙地面交通的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军切断南北加沙地面交通的位置】

我们不难看出,在地道网络与楼宇密集的地区,哈马斯与其他巴勒斯坦抵抗组织能够相对容易地利用主场优势对以军造成牵制杀伤。而在缺乏这些要素的区域,装备更好的以军则掌握着交战主动权。

很显然,哪怕哈马斯以及其他巴勒斯坦抵抗组织的人员素质水平能够达到一流水平,但在战略层面上,巴以双方仍然存在质的差距。而这也意味着,一旦以色列下定决心打算在本轮冲突中实施消耗战战略,那么胜利对于以军而言也就唾手可得。

【在加沙街头活动的以军步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加沙街头活动的以军步兵】

然而由于包括经济问题在内的一系列原因,消耗战固然可以让以色列赢得本轮冲突,但这么做的代价也大到了以色列无法接受的规模。以至于尽管从长远上看,消耗战对于哈马斯是不利的,但在现阶段,哈马斯一方反而更倾向在战术上与以军进行消耗战。

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显然有必要通过其他手段结束本轮巴以冲突,而在停火谈判已经告吹的当下,将战线转移到加沙南部也就不失为一种相对低成本的解决方法。

毕竟哪怕是规模最大的哈马斯组织,其作战人员也才3万余人,算上杰哈德等其他组织的话,能勉强凑够近4万人。这些人单纯守一个加沙城或许还够,但如果以军选择扩大冲突规模,一边派遣少量部队在北加沙牵制,一边让主力部队进攻南加沙,哈马斯一方将很容易因为两线作战而面临兵力不足的问题。而到了那时,哪怕他们拥有主场优势,防线也将不再稳固。

【在加沙城区附近驻扎的以军地面部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加沙城区附近驻扎的以军地面部队】

此外,由于地面交通已经被以色列切断,哈马斯只能依赖地道进行小规模的增援机动,物资、人员等都需要时间重新部署,防线也需要重新规划。而以军就可以抓住这个窗口期尽可能扩大自己在加沙南部地区的战果,哪怕参战的都是一些缺乏训练的预备役士兵,这也不是什么难以实现的战术目标。

更不用说从战略上看,以色列攻占加沙南部的收益也比攻占北部的收益更大。因为北部地区就算拿下来了,哈马斯也依然可以依托与埃及的走私地道在南部地区继续维持并扩大实力规模,而南部地区失守的话,北加沙就将成为一块沿海飞地,被困死只是时间问题。

再加上自巴以冲突以来,美国已经向以色列提供了包括3000颗杰达姆制导炸弹在内的15000颗航空炸弹与57000发炮弹,有效地填补了以军高强度轰炸产生的弹药库存空白。一系列因素都在让巴以局势的天平倒向对哈马斯一方不利的局面,而他们对此并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

【遭到以军轰炸的加沙南部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遭到以军轰炸的加沙南部地区】

好在,哪怕局势到了这一步,哈马斯也还有一线生机。不过这个“生机”并不是外界普遍认为的黎巴嫩真主党,而是哈马斯自己。只要哈马斯能够尽可能将冲突的时间延长,让以色列围魏救赵、快速结束冲突的想法落空,那么缺乏耐心且国内问题频发的以色列也将难以坚持下去。

因为不管怎么说,黎巴嫩真主党终归还是“外部势力”,有着自己的利益考量。他们会不会介入本轮冲突,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因此无论是黎巴嫩真主党也好,“抵抗之弧”势力也罢,这些组织对本轮冲突的态度固然重要,但与其将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些“外部势力”身上,哈马斯在接下来冲突中的表现才是最能影响本轮巴以冲突结局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