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婆婆把我的猫卖给小叔子女朋友,我反手就是一巴掌。

“半个小时内,猫送不回来,我就把肚子的孙子也送出去。”

“猫不可能送回来,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别想走。”婆婆挑衅地说。

“有能耐你就试试。”

我转身走出家门去了医院。

“医生,这个孩子我能带走吗?”我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问。

“你要这个干什么?”医生不解。

“送人。”

1

我和陈斌在一起三年了,按理说是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可是我们依然就各种婚礼的事情争论不休,也只好一直搁置。

他借口还有个快大学毕业的弟弟也要用钱,父母年龄大了得留点养老钱,我们在大城市打拼不容易更要攒钱等等,不断的挑战我和我父母的底线。

“陈斌,彩礼三万已经很少了,我朋友他们比这个多多了,我还陪嫁过来一倍,真的不能跟叔叔阿姨再说说吗?”

“曼曼,你看一万八行不行,多吉利的数字啊。”陈斌恬不知耻地说。

“不行,我们家给付了首付、装了修,还给买了车,你是娶媳妇还是倒插门啊!”我高声说道。

说完我摔门而去,真没见过这么抠搜的男的,娶媳妇还是讨价还价的。

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商业街,看着手拿玫瑰花的情侣我不禁想起我和陈斌在一起的那天,许下的海誓山盟。

“曼曼,我一定会赚很多钱、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现在想来什么都不是,我越想越气闭着眼睛胡乱走进了一家猫咖,面对着一屋子的可爱宝贝,所有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蹲下身来,好几只小毛球都竖起尾巴向我跑来,来回的用尾巴蹭蹭我像在说“你看我可爱吧,快摸摸我。”

我就试问谁能承受的住,当机立断,男人靠不住只会让我伤心,我还不能养只猫天天跟我喵喵喵吗?三下五除二我就抱起里面最亲我的小猫咪走到柜台。

“您好,我想给这个小宝贝赎身。”

“2000,这是我们店里品相和性格最好的猫啦。”

付款走人,我就是这么洒脱。

既然这样我就给他起名坨坨吧,我抱着坨坨回家,立马下单猫的生活用品。

陈斌从卧室走出来看见家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大为吃惊。

“你怎么还买猫啊,这玩意细菌很多的。”陈斌边说边嫌弃地走远了。

“我乐意,结婚都不能结,我买只猫又怎么了。”我头也没抬的回应他。

“行行行,你爱怎么样怎么样。”说罢陈斌又回了卧室。

我下完单把坨坨抱在腿上,手抚摸着她的绒毛,闭眼沉思。这时我好像听见房间里陈斌在打电话,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偷听。

“好了,妈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的。”陈斌压低声音说。

卧室门突然打开,我险些摔了个踉跄。

“你在卧室门口干嘛?”陈斌有些怀疑地问。

“没干嘛啊,干什么坏事不让人知道啊?”我也强装没事的回道。

“那个陈汉过几天想来住几天。”陈斌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

“哦,来吧,这次能不能让他礼貌一点,还有别乱动我的东西。”我有些不耐烦。

“我老婆最好啦,快坐下歇歇。”陈斌达到目的颇为讨好似的扶我到沙发坐下。

此后两天我们都相安无事,直到陈汉的到来。

陈斌去车站接他,而我在家做了一桌子菜迎接这个未来小叔子。

“老婆,我们回来了。”陈斌的声音传入厨房。

“好,我马上还有一个菜就好,你们先洗手。”

等我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小叔子已经开始吃了,我稍微愣了一下以为陈斌起码会让他有些餐桌礼仪,不过算了,都是小事。

我摘掉围裙坐下刚拿起筷子。

“姐,你帮我盛碗米饭。”陈汉连头都没抬起来说道。

我强忍怒气,站起身回厨房盛了一碗满满当当的米饭递给他,此时我还依然保持着应有的体面。

陈汉一把接过开始大快朵颐起来,筷子也在菜盘里翻来翻去,陈斌倒是不嫌弃,我实在是无法忍受,我放下筷子。

“你们先吃,我今天减肥。”说罢我起身到沙发上撸猫。

陈斌略带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我都能忍,来者是客嘛,我抱着坨坨想从中获取一些安慰,坨坨也好似知道我不开心一样,又是蹭我又是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正当我享受美好的撸猫之时,陈汉突然来了句:“姐,能再给我包个馄饨吗,我对象刚发信息说没吃饭。”

我刚要发火,陈斌出来打圆场。

“你姐也很累了,我一会给你钱,你给她买点吃的得了。”

我坐在沙发上狠狠的白了陈斌一眼,抱着猫就回卧室了。

没一会就听见陈汉打电话。

“宝宝,我哥家有一只可好看的猫,我一会给你拍视频。”

“一会我就给你送吃的,你想吃什么呀,我哥可给我钱了。”

我在卧室里既生气又无奈,倒不是心疼钱,只是无语这个弟弟起码的礼貌都没有。

突然有人敲卧室门,我打开门原来是陈汉。

他还有点稚气未脱地说:“姐,能让我跟你的小猫玩一会吗?”

“可以啊,我把它抱到客厅你跟他玩吧。”

我还有点开心这个孩子居然还懂点礼貌。

可是下一秒我就后悔了,他粗鲁地抱着坨坨,我站在旁边手下意识伸出来想接住可能会掉下来的猫。

“陈汉,小心点。”我有点不耐烦了。

陈汉又竖着抱着猫,毫不在意我说什么。

直到他把猫平稳地放在沙发上我才松了一口气。

“咪咪,看镜头。”陈汉拿出手机要给猫拍照。

坨坨不喜欢他一样,直接扭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陈汉直接拿他的手硬掰坨坨的头,坨坨感觉不舒服,直接一个扭头把他手咬了还抓了几下,陈汉感觉吃痛,直接一巴掌要打在坨坨身上,好在坨坨跑得快。

“姐,你养的什么猫,你看给我咬的挠的。”陈汉生气地捂着手说。

“真是对不起,早跟你说了小心点,你看看要不要去医院。”我心里早乐开花了,坨坨也算是给妈妈解气了。

“当然去,这都破皮了。”陈汉提升了音量。

陈斌也闻讯而来,看见陈汉受伤。

“你的猫能不能扔了,就知道惹事。”陈斌边说边查看陈汉的伤势。

“他让坨坨不舒服了,坨坨当然咬他啊。”我反击道。

“一会回来我就把你猫扔了。”陈斌狠狠地说。

我们一行三人去往医院,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奈何我得付钱。

急诊的医生简单消了消毒,慢悠悠地说道“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你要是不放心就打狂犬疫苗吧,出门右转缴费。”

我拿过单子交完钱,看着陈汉一米八多的男子汉,居然打针疼出眼泪,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陈斌回头瞪了我一眼。

“没什么,这针看着好疼啊。”我略带嘲讽地说道。

“你等我一会就给我妈打电话,绝对不让我哥娶你!”陈汉满脸委屈地看着我说道。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陈斌一路安抚他,还说要给他五千块钱当作安慰,这才让陈汉冷静下来回去睡觉。

“陈斌,你是多有钱,出手就五千块,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大方过。”我有些愠怒。

“哎呀,不然他又要跟我妈说什么,我就当买耳根子清净,你明天给我转五千。”

“不是我凭什么转你五千啊,是我答应给他钱吗?”我反问他。

“那不是你的猫给咬了,你该拿这个钱。”

“我就不拿,打针钱我已经付了,你自己有钱自己拿。”说完我直接拽着被躺下。

越想越生气,我翻过身背对着他,过了一会就听见手机键盘嗒嗒的声音。还时不时传来陈斌的憋笑。

我心里暗骂:“不长心的东西,我生气还有心思刷手机了?”

第二天一早,我闻到一股花香,一翻身摸到了一束玫瑰花,上面的卡片写道:“老婆,别生气啦,今天让我好好补偿你。”

我放下卡片抱着玫瑰花深深地嗅了一下。

“这应该是美好一天的开始吧!”我心里想。

可是做梦也想不到这将是我痛苦的开端。

陈斌下班来接我,带我到一家十分高级的餐厅,美其名曰是补偿我。

我去厕所补了个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悄悄说道:“他也不是不爱我,这回就跟他好好的吧。”

“老婆,我错了,这杯我敬你,向你赔罪。”陈斌举起酒杯。

“好啦,我也不是真的跟你生气,这次看你表现这么好就更不生气了。”我举起酒杯跟他碰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觉得天旋地转,甚至快要看不清面前的陈斌。

“老婆你没事吧,你是喝多了吗?”陈斌边说边起身走过来。

我艰难地摆了摆手,想要起身根本站不稳,一下子栽倒在陈斌的怀里。

我用力地摇头想让自己清醒,陈斌扶着我离开餐厅。

“不对,我酒量没有这么差,不可能喝几杯就醉成这样。”我仅存的理智让我拿出手机打给朋友。

“老婆,我已经订好房间了,今天就不用你打车了。”陈斌边说边拿走我的手机。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我也彻底失去意识倒在陈斌怀里。

一夜旖旎。

剧烈的头痛让我痛醒,我坐起身环顾四周,是酒店,陈斌也在我旁边呼呼大睡,我略微放低了警惕。

我摇醒了陈斌,质问他:“昨天晚上为什么我喝那么点酒就醉成那个样子?”

“那个酒后劲特别大,你喝的快肯定喝醉了。”陈斌睡眼惺忪的说。

被子里的我没穿衣服,昨天晚上一定做了什么。

“你昨天晚上做安全措施了吗?”我急忙问道。

“做了,都扔垃圾桶里了。”陈斌翻了个身。

我连忙披了件衣服去垃圾桶查看,果然看见拆开的袋子。

“老婆,明天我就让陈汉回学校去,我们好好过我们的二人世界。”陈斌从背后抱着我说。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异常恩爱的一个多月。

“陈斌,我的生理期推迟了。”

“没事,你们女人那点日子总是不准时。”陈斌安慰我道。

但是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我立马下楼买了试纸,还买了很多种,每一个上面的两道杠都是一句又一句:“我怀孕了。”

我神色恍惚地走出厕所,陈斌上前抱住我关心地问:“怎么了老婆,心情不好吗?”

我挣脱开他的怀抱,略带慌张地说。

“陈斌,我怀孕了。”

“真的吗?那可是天大的好消息!”陈斌手舞足蹈地说。

“我现在就给我妈打电话说这个好消息。”

我还没有从我怀孕的震惊中缓过来,就听见电话那头的陈母说:“哎哟,那可太好了,明天我就过来看你们。”

陈斌挂掉电话把我抱起来转圈,我丝毫没有开心,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怎么办。

我硬着头皮给我妈打了电话。

“妈,我怀孕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

“事已至此,你要是觉得陈斌是能携手走一辈子的人的话,我们也没意见,改天约着他们家谈一下结婚的事吧。”我妈无奈说道。

我躺在床上也在想,陈斌是不是我能携手一生的人呢?

第二天一早,陈斌早早起床给我做好早饭。

“老婆,我去车站接我妈过来,你乖乖吃早饭啊。”陈斌意气风发地说。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觉得怀孕怀的太过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