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两天,看到一个很揪心的新闻:

浙江杭州一外卖小哥,为客户送外卖的过程中,闯红灯被交警拦下。

“马路上这么多车把你撞了怎么办?你把别人撞了又怎么办!”

面对交警的责问,外卖小哥先是面色恐慌,转眼间竟然当场下跪,不停磕头请求交警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自己负责吗?为别人负责吗!这是下跪的事吗!”

眼看自己的下跪没有赢得交警的原谅,崩溃的外卖小哥转身站起,一把推倒自己的车,大喊“我不活了”,然后疯狂朝着车流中奔涌而去。

直接让本就危险的交通行为演变成了更为疯狂的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视频是由路人拍下的,后续怎样我们不得而知。

只希望外卖小哥千万别出现交通事故,也祈祷过路人都能平平安安。

评论区有人问道:“外卖小哥为何会如此疯狂??”

有网友回答道,外卖小哥闯红灯是因为时间紧迫怕超时,但相较于闯红灯,外卖小哥更怕交警的处罚行为。

如果外卖小哥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事情上报到平台,将会被永久封号。

不过,该事件冲上热搜后,平台方做出表示:不会封号,但会有相应处理。

我想对于这位外卖小哥来说,这份处理应该有千钧重量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完这则新闻后,心情很沉重。

作为道路交通的参与者,我很痛恨闯红灯的行为,这些人非但不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更是置别人的安全于不顾。

但我却没有资格去批评他。

因为外卖员闯红灯这种事情并非个例,它在现实生活中早已是非常普遍的存在。

浙江台州,一外卖小哥为赶时间,在车流中从人行横道上闯红灯,下一秒直接被撞得飞了起来;

餐没送到,小哥也受伤了,但因为违反交通规则在先,需负全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浙江义乌,一外卖小哥为了准时将餐送达,顶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直接斜穿马路,他以为自己会像往常一样平安无事,结果直接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在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外卖小哥,因为送餐超速被撞,电动车直接飞出10米开外,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处于昏迷状态,路人着急忙慌的却无从下手,只能等待救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有一外卖小哥,为送餐闯红灯发生了严重车祸。

上一秒,他还在马路上狂奔,担心订单超时平台扣钱;

下一秒,他就因出血量过多,永远失去了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外卖员意外”,系统给到的结果足足有3000多万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还仅仅是发布在互联网上能被我们看到的。

那些出了交通事故没有传到网上的,甚至是一溜烟就闯灯而去的外卖小哥,只会更多。

“拿命换钱”的行为,早已是常态。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一种行为是偶然发生的,那么它具有偶发性。

但如果这种行为经常在不同的人甚至是同一个人身上重复发生,那么它便具有普遍性。

明明是违法的事,但却具有如此的普遍性,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换句话来说,其实外卖员也不是不知道闯红灯是违法行为,甚至可能会为此付出生命代价。

但他们还是会前赴后继如此做下去。

为什么?

用他们的话说是这样的:

“我当然知道这样不安全,可是时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少,我们只能越来越快。

如果不这么做,就无法按时送到。

如果配送超时,就会扣钱,而且扣的钱会随着次数量变发生质变,甚至会比原本该挣的还要多。”

所以,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你可以用“要钱不要命”来形容他们,但我更想说的是:

外卖骑手,本质上是被算法控制下的“现代奴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年前,《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爆全网。

这篇文章讲到:外卖行业如此高危,都是被算法逼的。

每一个外卖骑手背后,都有一套精确的算法。

当我们在外卖软件上下单后,外卖软件的智能配送系统就会根据我们的位置和距离,结合当下大数据里外卖员配送的普遍时间,算出一个最短时间。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这个算法是不断进化的,随着大数据里普遍配送时间的缩短,就会不断有新的更短的配送要求时间诞生

说简单点,算法一直在让所有外卖员时间上向最高效率的那批人看齐,等所有人都看齐后,再重新选择出最高效率的时间,重新看齐...

但是,无论时间压缩到什么地步,骑手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送餐,不能超时。

一旦超时,便意味着差评、扣钱,甚至被淘汰。

偶尔碰到恶劣天气,商家可能会暂停营业,但外卖骑手不会。

美团某站长曾说:

“除了生老病死,恶劣天气不能请假,请假直接罚款。”

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

但在公开报道中,具体的个案远比数据来得更惊心动魄。

比如上文中提到的那些闯红灯被撞伤,甚至死亡的外卖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人会感到疑问,为什么送外卖这么苦,还是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

平台就不怕员工都跑了吗?

还真不怕。

因为你不干,有的是人来干,总会有更需要这份工作的苦命人。

经济形势下行,所有人都在降维打击,而社会最底层的那群人,被打击的无处栖身,只能拿命换钱。

也就是说,安全不是他们的核心诉求,活着才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算法能够如此横行,正是因为抓住了打工人的心理。

曾经有一个北大博士,为调查外卖员是如何被算法控制的,决定以身入局。

刚成为骑手时,算法对他非常“宠爱”。

比如3公里送餐距离,系统给他的最长时限是1小时。

等过了一段时间后,系统开始提速,1小时变成了45分钟。

再过一段时间,又缩短了7分钟,定格在38分钟。

那天,这位北大博士的所有订单都迟到了。

不仅是他,那天大批骑手都超时了,许多骑手在群里大骂平台。

但骂归骂,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为了避免被罚款甚至封号,次日,骑手们不得不再次突破极限,拼命奔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此之外,外卖平台还深谙“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之道。

主要靠两方面来控制和管理骑手:

1、对送餐环节监控、督促、惩罚。

每一次外卖员的配送都被系统计算在内,哪怕是你步行超了比算法推荐更快的小路,或者走了某个小区围墙临时倒塌的洞口节约了时间,都可能被记录下来,然后被平台不断地缩短类似订单的配送时间。

2、制定超额游戏。

但仅仅靠“督促”会让骑手们失去跑单动力,为提高骑手效率,平台更是设计激励模式:超额游戏。

对外卖员一边掐脖子,一边心肺复苏。

用那位北大博士的话来说:

“超额游戏使工人成为控制自己的机器而不是被其控制,这提高了他们的自主性,简单点说,就是‘自发的奴役’。”

随着平台越来越“完善”,骑手们也越来越累。

为了准时送达,不惜玩命。

那位北大博士仅仅送了5个月外卖,就发现自己快要停不下来了。

外卖平台的算法让外卖员不得不认可:

“我不干,总有人干;我不快,总有人比我快。”

再加上送一单就能赚到一单钱,对于很多人来说,跟抢红包没有什么区别。

在群里抢红包,无论多少都会有一种满足的心理。

派送单子也是如此,他们只要把单子如期送到顾客手上,就会得到一单的钱。

软硬并施之下,就会让很多人感到上瘾,停不下来。

当然,也不缺乏意识到规则,却还是无法停下来的人。

但这部分人对平台的不满也仅限于破口大骂,很难付诸于行动。

那么,能怪他们懦弱吗?

当然不能。

他们只是输给了现实。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房贷车贷、养家糊口,让他们不得不沦为外卖平台“数字控制”下的“俘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曾经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视频:

一个28岁的小伙,在送外卖时意外撞上道路护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猛烈地撞击让他鲜血直流,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出现无意识抽搐。

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此时命悬一线的外卖小哥,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还有一单没有送达,超时会扣钱。

甚至不等医生开口,他直接表示,我的命不值钱,别救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在医者仁心,最后医生为外卖小哥开启了绿色通道,为他治疗。

治疗结束后,医生翻看外卖小哥的通讯录,想要联系他的家人。

结果却看到了更为扎心的一幕:

外卖小哥的通讯录上一个亲人也没有,只有数不清的客户电话…

看完这个故事后,觉得很是心酸。

其实这位小伙子代表的并不仅仅是成千上万的外卖员,更是手机屏幕后数以亿计的平凡的我们。

他们被时间困在了外卖系统里,我们呢?

主持人李源感叹说:

“谁不是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呢?

我为了在7点45分之前打卡,一路危险驾驶,忧心忡忡地穿梭在早高峰里。

狂奔上楼后,发现指纹机的时钟闪烁着7:46,一跳一跳,连个机器都嘲笑你…”

还有人说,看到这些被算法操控的外卖骑手,感觉特别熟悉:

“被大数据精准控制的骑手,就像是被流水线计件体系量化的打工仔;

算法推荐错误路线只能逆行的骑手,就像是街头巷尾看见城管就跑的小商贩;

骑着车被‘微笑行动’要求自拍的骑手,就像是上网课被老师要求提交自拍的我;

在晚高峰闯红灯受伤的骑手,就像是熬夜加班恨不得把键盘都敲碎的小白领;

极端天气顶着暴雨出行的骑手,就像是悬吊在高空终日不能落地的农民工...”

仔细想想,每天为了生活奔波的我们,其实跟外卖骑手没有区别。

我们都被困在各自的系统里,难以超生。

对外卖小哥的心疼,不过是一群小仓鼠,在哀叹另一群小仓鼠而已。

那么,我们真的无法改命吗?

穷人的命,真就不值钱吗?

不是这样的。

人越穷越要惜命,因为除了命,我们一无所有。

只有活下来,才能改自己的命。

你要惜命,要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想着只有保住自己的命,才有可能改变整个家族的命。

写到最后:

算法是人类创造的,我始终相信,我们可以进入算法,也可以站在算法之外。

点亮“赞”,认清事物的本质,无论怎样,活着才是生命最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