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丁宝桢出生于贵州平远州牛场镇,祖籍江西临川,是一个地方世家的后裔。他的祖父丁必荣曾任四川昭化知县,父亲丁世棻曾任镇远训导。丁宝桢自幼聪颖好学,

丁宝桢的早期经历为他日后的官场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出身虽然不算显赫,但也不算低微,属于中等偏上的地方士绅。他的考中进士和入翰林,也证明了他的文才和学识,是一个正统的文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的平乱经验,也让他熟悉了军事和民情,是一个有实践能力的文官。可以说,丁宝桢是一个兼具文武才能的全面型人才,但在当时的总督中,他的出身和经历并不算特别突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靠山或派系,顶多算是一个二流的人物。

丁宝桢的主政山东和四川的政绩 丁宝桢在清朝的官场生涯中,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在山东和四川的政绩。他先后担任了山东巡抚和四川总督,分别在两地主政十年和十一年,期间改革盐政、整饬吏治、修理水利、兴办洋务、抵御外侮、造福桑梓、深得民心,被誉为“山东第一巡抚”和“四川第一总督”。

丁宝桢在山东的政绩:

治理黄河水患。丁宝桢到任山东巡抚后,就着手解决黄河的泛滥问题,他亲自视察河道,制定了《治河方略》,并动员各地官民参与修筑堤防,同时还设立了河道总督一职,专门负责河务事宜。他的治河措施有效地防止了黄河的决口和漫溢,保障了山东的农业生产和人民安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继承和发展山东机器制造局。丁宝桢在山东期间,继承了李鸿章创办的山东机器制造局,是山东最重要的官办工业企业,主要生产火器、弹药、钢铁等军用物资,同时也生产一些民用物品,如缝纫机、磨面机等。

他不仅保持了山东机器制造局的正常运转,还对其进行了改进和扩建,增加了设备和人员,提高了产量和质量,使山东机器制造局成为当时清朝最先进的军工厂之一。

他还聘请了英国工程师和技工来指导和培训,引进了西方的技术和管理,为山东的工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开办尚志书院和山东官书局。丁宝桢不仅重视工业的发展,也重视教育的普及。他在山东开办了尚志书院,是一所以西学为主的新式学堂,教授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历史等科目,同时也教授经史子集等传统学科,培养了一批具有现代知识和思想的人才。

他还在山东设立了山东官书局,印刷和发行了大量的书籍,包括西方的科技、文化、政治等方面的著作,以及清朝的法律、政策、统计等方面的资料,为山东的文化教育事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丁宝桢在四川的政绩:

改革盐政。丁宝桢到任四川总督后,就着手改革四川的盐政,他废除了原有的盐引制度,实行了盐票制度,即由官府统一发行盐票,作为购买盐的凭证,同时规定了盐价和盐税,打击了盐商的垄断和投机,降低了盐的成本和价格,使盐业得到了良性的发展,也为朝廷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整饬吏治。丁宝桢在四川期间,严格监督和惩治了各级官员的贪污和渎职,他不仅自己清廉,还要求下属清廉。

他还规定了各级官员的考核和奖惩制度,定期巡视各地,查看各项工作的进展和效果,对于有功的官员,他给予奖励和提拔,对于有过的官员,他给予惩罚和撤职,他的整饬吏治,使四川的政治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也赢得了民众的信任和敬重。

修理水利。丁宝桢在四川期间,也十分重视水利的建设和维护,他认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也是民生的根本。

他在四川修筑了多条河道和渠道,如成都平原的都江堰、嘉陵江的石门闸、岷江的龙门闸等,同时还加强了堤防的修缮和加固,防止了洪涝灾害的发生,保障了四川的粮食安全和人民生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兴办洋务。丁宝桢在四川也积极推行洋务运动,他在成都创办了四川机器织布局、四川机器织绒局、四川机器造纸局等多个官办工业企业,主要生产棉布、毛料、纸张等民用物品,同时也引进了西方的机械、技术和管理,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和质量。

他还在重庆创办了四川船政局,是四川首家官办造船厂,主要生产铁甲舰、汽船、炮舰等军用船只,同时也开辟了长江和嘉陵江的航运,促进了四川的交通和贸易。他的洋务事业,不仅增强了四川的工业实力和国防能力,也带动了四川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丁宝桢的洋务思想和外交主张

丁宝桢是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他对于清朝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危机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主张学习西方的科技和制度,以求自强不息,同时也主张维护清朝的主权和利益,以求和平共处。他的洋务思想和外交主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学习西方的科技和制度。丁宝桢认为,清朝要想摆脱落后和弱小的局面,必须学习西方的科技和制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在山东和四川都大力兴办洋务,引进西方的机器、技术、知识和人才,培养了一批具有现代意识和能力的人才,推动了清朝的工业化和现代化。

他不仅重视物质的学习,也重视精神的学习,他倡导了维新变法的思想,主张改革清朝的政治、法律、教育、军事等方面的制度,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和民众的需求。

维护清朝的主权和利益。丁宝桢虽然主张学习西方,但并不是盲目崇拜或屈服于西方,他对于西方的侵略和欺凌有着强烈的反感和抵制,他主张维护清朝的主权和利益,不让西方的列强在中国的领土、市场和人民上做主。

他在外交上,主要是妥协和让步,他参与的《中法新约》、《中英新约》、《中俄密约》等多项条约,都是对清朝不利的不平等条约,他没有真正的坚持和抗争,而是屈从于西方的压力,牺牲了清朝的主权和利益。

他虽然也积极支持了义和团运动,抵抗了八国联军的入侵,但这也是出于无奈和被动,而不是出于主动和积极,他的外交政策在八大总督中,可以说是最为软弱和失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丁宝桢在同、光时期的总督中,地位如何,以派系、背景而言,顶多算二流,以政绩、贡献而言,可以算一流,以思想、主张而言,可以算超一流。他是清朝的一颗明珠,也是中国的一份财富,他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