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吃面不吃鸡

编辑|t

2020年3月,韩国著名的“N号房”事件爆出。这起事件中至少有74名韩国女性在裸照威胁下成为网络性奴,其中还有16名未成年人。经过近两年的漫长审判,案件中的几名主犯被判处15年到42年不等的刑期。

这本是一件女性群体遭到非法侵害的案件,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韩国男性却纷纷在社交平台上喊冤,声称自己也是案件受害者。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案件发生后身边的女性都把所有男性全部默认为施暴者,男性群体遭到了史无前例的侮辱和敌视。

从N号房事件的后续影响可以看出,当今韩国男女之间的敌对情绪已经到达顶点,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点燃两性火药桶。

韩国社会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韩国男性到底是咎由自取还是无辜受累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男权社会中的韩国女性

首尔的中心地带有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它的名字叫梨泰院。在各种韩国旅游攻略中,这是一个绕不开的地点。

且不论梨泰院的繁华程度,仅仅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人产生美好的联想。

只不过这种美好的印象仅存在于中国人的脑海中,外国人提起梨泰院时通常会给它加一个前缀——妓女山梨泰院。

梨泰院本身就是一个经过美化的名字,这里在古代被称为异胎院或离胎院。明朝万历年间,日本曾大肆入侵朝鲜半岛,许多尼姑和女性平民遭到日本人凌辱后在此处生下孩子,这里因此得名。

从万历朝鲜战争到近现代,梨泰院所在的龙山地区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日军、明朝军队、法西斯日军都曾在此驻兵。二战以后,美军在此设立龙山基地,与梨泰院仅一墙之隔。

美军士兵精力旺盛、出手阔绰,吸引了众多许多风尘女子在梨泰院落脚营业,而韩国政府出于发展经济、讨好美国的双重需求,非但没有出手斩断这条有悖伦常的产业链,反而公然要求大力发展风俗业,梨泰院从此被贴上了“妓女山”的标签。

梨泰院的历史沿革,反映的是韩国女性从古至今任人摆布的悲惨遭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48年8月,韩国在名义上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

在韩国建国前一个月,流亡上海的韩国制宪议会通过了新的《大韩民国宪法》。该法第11条第1款规定所有公民一律平等,不因性别,宗教或社会地位在政治,经济,社会或文化生活领域受到歧视。

这条法律意味着韩国女性理论上获得了与男性完全相同的权利,实际上韩国女性想要享受这些权利却难于登天。

韩国文化中充斥着诸如“明太鱼要3天打一次才好吃,女人要3天打一次才能懂事”、“女人的八字就是井绳的八字”等俗语,它们清晰地表明韩国女性被迫成为男性附庸的事实。

朝鲜战争以前,韩国曾出现过一些女性主义组织,她们代表着韩国女性、尤其是底层女性的利益。

然而这些组织还没来得及发挥影响就被李承晚政府的高压政策清洗殆尽。剩下的,基本就是一些极右翼女性团体,它们媚美、媚日,打着保护女性的旗号,为统治阶层剥削女性提供便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朝鲜战争结束后,韩国才再度出现了朝鲜女性总同盟、韩国女性集体委员会等真正受到女性拥护的女权组织才逐渐形成。

李承晚从1948年开始一直掌握着韩国总统一职,这一时期被称为韩国第一共和国时期。李承晚政府的独裁统治惹得天怒人怨,最终在1960年4月被学生革命推翻。

不过李承晚的下台没能结束韩国政局的动荡,此后的两年中内阁制的第二共和国、军人掌权的第三共和国先后登上历史舞台,韩国的最高权柄最后落到了另一个独裁者朴正熙手中。

从李承晚时代到朴正熙时代,韩国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但时代却赋予了韩国女性新的责任。

朴正熙掌权后大力推行进出口主导型的产业化进程,韩国经济由此进入飞速发展阶段,工业生产对劳动力的需求激增,大量女性离开家庭、走进工厂,填补了基层岗位的缺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在教育缺失和重男轻女思想等因素的影响下,绝大多数工厂女工都只能一辈子充当廉价劳动力,忍受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和恶劣的工作环境,基本没有任何晋升的途径。

唯一能够获得高薪的是梨泰院的那些妓女,她们每年能为韩国创造数亿美元的外汇收入。当然,她们要时刻面临健康威胁和整个社会的指指点点。

韩国发展离不开女性,无论她们是工人还是妓女,但韩国社会对女性的回报却远远抵不上她们的付出。冥冥之中,一场变革已经迫在眉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权主义者的奋斗历程

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女权主义者在欧洲和美国不断取得胜利,自身获得解放的同时也唤醒了世界其他地区的女性争取权利的意识,这其中就包括压抑已久的韩国女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3年,基督教学术院开始向各阶层传播女性解放思想。经过新思想教育的韩国女性广泛地参与到了工人运动、修改家族法运动、抵制性旅游运动中,成为韩国社会变革的重要推动者。

韩国女权运动在70年代取得的最大成果在于工作待遇的改善,经过多年的斗争,女性获得了在生育后休60天产假的权利,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也得到了缓解。

这一时期的另一大变化是女性地位的提高。从1973年“泛女性修改家族法促进会”成立到1978年家族法修改,女权运动用5年的时间为女性赢得了财产继承等方面的权利。

当然,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仅仅是相对而言。韩国延续了数百年的传统户主制度默认以男性为户主,一定程度上来说女性依然是男性的附庸,男性作为一家之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剥夺女性享有的权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像20年前一样,70年代开始的新一轮女权运动再一次撞上了当权者的高压政策,只不过这一次韩国女性没有选择逆来顺受,韩国的“女权教母”韩明淑便是在这一时期崭露头角。

韩明淑生于1944年的平壤,他们一家在朝鲜战争期间举家逃往首尔。

韩明淑的父母与传统的韩国家长不同,他们不希望韩明淑像其他女人一样当一辈子家庭主妇,因此格外重视对她的教育。而韩明淑也不负期待,先后获得了梨花女子大学法国文学学士学位、韩神大学神学硕士学位和梨花女子大学妇女问题研究博士学位。

韩国的女权运动和民主运动与基督教高度结合,1974年韩明淑加入韩国基督教学会,从此开始了她的女权事业,并在这一期间结识了她的丈夫、民权运动领袖朴圣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70年代末期,朴圣焌才刚刚结束牢狱生涯,韩明淑又被朴正熙政府抓走,理由是“散步反政府言论”,直到1981年韩明淑才得以重获自由。

4年后韩明淑以41岁高龄产子,这在韩国社会已经算得上一大奇观,然而韩明淑后来的行动更是震惊了整个韩国社会——她为孩子取名朴韩吉,把自己的姓氏传承给了下一代。

在韩明淑产子十多年后,170名女权主义者发起了一项“父母姓氏共享运动”。姓氏传承的背后,是女权运动对韩国户主制度的挑战。

而韩明淑本人则数十年如一日地致力于推动女性运动的发展,在她的影响下,韩国国会陆续通过了《男女平等雇佣法》和《性暴力处罚法》等保障女性权利的法案。

2000年,韩国早已摆脱军政府的独裁统治,韩明淑以第16届国会议员的身份首次踏入政坛。仅仅一年后,韩明淑就被时任总统金大中看中,出任了新组建的韩国妇女部长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2003年开始,卢武铉取代了金大中的位置,但这位新总统对韩明淑的信任程度不减反增,他上任的次年就任命韩明淑为环境部长官。

2006年韩明淑62岁生日的那天,她收到了一生中最有分量的生日礼物——卢武铉亲口向她承诺要提名她为韩国总理。一个月后韩国国会通过了对韩明淑的任命,舆论对她的评价是“让人找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

韩明淑的晋升向世人表明,韩国女性有能力也有资格与男性平分权利。在韩明淑出任总理的前一年,韩国民法典也经历了新一轮修改,以男性户主为中心的户口被以个人为中心的身份证取代,韩国女性无论在法律意义上还是在社会意义上都不再受制于男性。

照此发展下去,韩国或许会成为世界女权运动的成功模板,然而韩国女性的狂欢并没有持续多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脱缰的女权运动和韩国性别大战

2009年底,韩国前总理韩明淑再次被法院批准逮捕。这一次她的罪名不再像之前那样光彩,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指控她犯下了贪污罪行。

从2009年底到2013年,韩国检方对韩明淑的指控一直因证据不足而无法得到法院认可,但在调查过程中韩明淑涉及的另一桩贪污案也渐渐浮出水面,最终她被判处2年徒刑和8.8亿韩元的罚款,一代女权教母就此落下神坛。

众所周知,韩国总统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位”,但韩国总理锒铛入狱尚属首次。韩明淑的落马无疑会加重韩国社会对女性的不信任,与此同时韩国女权运动的激进化更加触碰到了男性的底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7年,韩国政府封禁了一个名为magalia的网站。在这个邪教大行其道的国家,韩国政府给出的封禁理由居然是这是一个邪教网站,并且这个理由获得了韩国男性的一致认可。

megalia创建于2015年,对外宣称是一个女权网站,不过网站中充斥的不是正常的女权思想,而是极端的厌男情绪和女性至上思想。megalia的标志是一只拇指、食指捏在一起的手,它象征着对韩国男性生殖器官的嘲讽。

在中东呼吸综合征爆发期间,两名在香港旅游并感染了病毒的韩国女性被误会拒绝接受隔离治疗,在韩国国内引发了男性群体的声讨。后来误会被澄清,两性之间的裂痕却已经无法弥补。

该网站被封禁后,它的骨干成员又创建了一家新的网站,名字叫womad,意为疯狂女人。从megalia和womad这两个网站上,人们能够看到无数厌男行为的具体表现:强奸男童、谋杀生父、殴打中立女性、虐杀雄性宠物……可想而知这些恶毒行径会招来多少人的憎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被韩国女权主义者认定为女权运动的里程碑年份,一方面小说《82年的金智英》在女性群体中广为流传,另一方面女检察官徐志贤声称遭到过职场性骚扰,把反性骚扰的“me too运动”引进了韩国。

然而新一轮的女权运动却不再能获得男性的理解。在小说评分网站上,男性群体给《82年的金智英》打出了2.59分的超低分,与女性群体打出的9.51分形成了鲜明对比。

男性网民对这本小说的评价是:无病呻吟,无理取闹,被迫害妄想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年一名韩国企业主被一名韩国女性指控性骚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该企业主犯下罪行的前提下,法院对他作出了监禁半年的判决。

这一事件使韩国男性意识到仅仅在网上批驳极端女权言论已经无法阻止对方滥用权利,被抛弃的反而是男性群体。于是他们开始组建团队,一部分人声讨司法系统,另一部分人与女权主义对垒。

正如韩国男性群体所言:“女权主义的实质已经不再是性别平权了,它变成了另一种性别歧视,其手段充满了暴力与仇恨。

2021年5月,韩国知名连锁便利店GS25的视频广告引发热议,视频中女团成员作出的手势与megalia上流行的手势如出一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则广告再度引爆了韩国社会,男性群体的抵制行动持续了一月有余,不仅当事便利店损失惨重,政府和警察局也遭到波及。直到企业、政府、警方各自道歉,这件事才算收场。

从那以后韩国男女彻底分化为两个敌对的阵营,超过四分之三的韩国男青年对女权运动持反对态度。更有甚者,6成的男青年认为男女平权就是当今韩国社会矛盾的罪魁祸首。

这种思想已经从基层社会延伸到了政治领域。在2022年的韩国大选中,现任总统尹锡悦承诺在《关于性暴力犯罪处罚的特例法》中设立诬告罪,并且废除女性家庭部,他因此获得了男性群体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后来因绝食抗议出名的在野党领袖李在明则选择了更加圆滑的做法,他一边支持女权运动,一边又发文抨击极端女权。相较之下,韩国女性更愿意把票投给李在明。

这场选举被评价为韩国的性别大战,当年3月9日大选结果出炉,尹锡悦以不足1%的微弱优势赢得选举。

尹锡悦的胜出意味着韩国男性取得了暂时性的优势,然而这只是第一回合的较量,未来的韩国路在何方还要看韩国男女各自的抉择。

参考资料

MIN H .从意识、话语到行动:韩国女权主义运动的网络起源[D].上海交通大学,2020.

崔婧琪.从韩国俗语看传统韩国女性地位[J].科技信息,2011,(11):574+602.

吴艳君.从“女权主义教母”到国务总理——韩国首任女总理韩明淑[J].当代世界,2006,(06):30-32.

许潇.二战后韩国女性运动研究[D].厦门大学,2018.

崔鲜香.1970年以后韩国妇女运动的发展与变化[J].当代韩国,2010,(02):48-54.

张淑燕,李淳永,刘鑫.从对抗走向撕裂:韩国社会的性别冲突探析[J].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22,34(06):9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