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主动为别人出头,却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时,怎么办?

晚上快十一点了,已经喝了不少酒。老石说:“四哥,代弟,还有各位兄弟,你们别笑话我。毕竟我身体这样,而且这个岁数的人了,有家有口的。”

小利说:“拉倒吧,你什么样谁不知道呢?谁笑话你呢?但是我告诉你,你现在变了,变得窝囊了,你知道不?”

正说着话,小利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喂,谁呀?”

“你他妈喝得挺开心呀?”

“你是谁呀?”

“我他妈是闫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利一听,“哎呀,正找你呢。你在哪呢?你跑什么呀?”

“小利,你挺牛逼呀,社会大哥呗,手子是吧?我看你这回怎么跟我干。”

“你什么意思啊?没打服?定点呗,接着点!今晚不服,今晚接着干。明天不服,明天要你命。我已经调人了。”

“不用调人。小利,我一会儿给你个地址,你要是想让你哥们的老婆孩子活着,你一个人来找我。你不是硬吗?你要是再敢跟我玩黑白两道,我就撕票。我这么做也是你逼的。你打伤了我那么多兄弟,把我的典当行砸了。小利,我的要求也不高,我只要你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你要是够个爷们,够个大哥,你一个人来吧。好不是你兄弟吗?”

小利一听,转身出去了。来到包厢外,小利对着电话说:“兄弟啊,我们是玩社会的,祸不及家人,你说是不是?四哥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跟四哥说,四哥给你拿钱呗。不对,不是四哥,是四弟。你说个数,拿人家老婆孩子说什么话呢?”

“俏丽娃的!话都让你说了?你把我逼到这一步,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来。”

“不是,大哥,你大人大量。我啥也不是......”

“你不用跟我废话,你来不来?你要是不来,就等着给老石的老婆和孩子收尸吧。你自己看着办。”说完,闫辉挂了电话,并关了机。小利冒汗了。

当初老石不让打,小利非要打。现在老石的老婆和孩子落在了人家手里了,小利无法面对老石了。马三出来,喊道:“四哥,四哥!”

“哎哟,我艹,马三啊......”小利把电话里的内容告诉了马三。马三一听,说:“不行的话,我去。”

小利说:“我去,即使真把我胳膊腿摘了,我都得把他老婆和孩子换回来,那是我兄弟呀。”

马三说:“我们再想想办法。”

说话间,短信来了,限定一小时之内,到达指定地点。马三一看,问:“这小子家的祖坟在哪?”

小利一听,“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马三说:“我把他家祖宗三代的祖坟刨了。用他家祖宗三代的骨头换人。”

“马三,你他妈更缺德。”

“不是,那你说这种事怎么办呀?这事现在还不能跟石哥说。”

小利说:“不说能瞒得住吗?”

马三问:“你跟这小子认识吗?”

“他肯定认识啊。”
马三说:“问问他知不知道姓闫的家祖坟在哪,我和丁健、郭帅和孟军过去,把他家祖坟刨了。”

“我他妈怎么问呀?我还是实话实说吧。”

饭桌上,加代说:“石哥,你的性格真好,我们交一辈子。”

小利脸通红和马三进了包厢。加代一看,问:“怎么了?”

小利把短信调了出来,放在了老石的跟前,啪啪扇着自己的嘴巴。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说:“老石,我对不住你。我也没什么能做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把弟妹和孩子换回来。这事四哥对不住你了。”

老石拿起电话一看,再打老婆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点了一根烟,老石说:“四哥,你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吧,我求求你了。”

老石把小利拉了起来。老石说:“四哥,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今天的太平日子,是你给的钱。我老婆跟着我这些年,吃够了苦。如果真怎么样了,对她也是一个解脱。我儿子,也只能说他命不好,投错胎了。当爹的对不起他。我们兄弟之间不说那话。”

听了石哥的话,加代忍不住了,说:“石哥,这事代弟给你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话间,加代掏出了电话。老石一摆手,“任何人也不用。老婆孩子的事,我自己办。四哥,你别去,我去跟他谈谈。我家里有存折。四哥,你用不着不放心。你去,他打你。我去的话,他不会把我怎么样,顶多把我扣下。真要是把我扣了,四哥、代弟,你们再办。四哥,代弟,老婆孩子在别人手里,我要是不去,我他妈还是男人吗?我回家拿钱去。”说完,老石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包厢。

小丽此时说不出来话了,太不好意思了。感觉对不起老石。因为自己的行为,导致老石的老婆孩子落在了别人手里。加代和老石也没有深交,说不上话。这种事,任何人也没有好的办法。找黑白两道,都有可能导致不可收拾的后果。

回到家,拿上存折,老石给小利打了一个电话,“四哥,我钱已经带上了,我马上出发。你和代弟等我的消息。”

“兄弟......”

“四哥,你听我一句话,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四哥,我不是不相信你。好了!”老石一个人,拖着一条带有残疾的左腿开车去见闫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