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优秀奖

娱乐的境界

慧中祥

每次我读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西......”这样的古诗,我就想做一条自由自在畅游的鱼。于是闲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出去到处走走。后来发现自己跟不上时代步伐了,因为只有自己习惯于走路,而大家却都在娱乐。广场上很多人都在跳舞,努力地扭动丰乳肥臀;公园里有人在唱歌下棋,树叶浓密的地方,还有人在接吻。

就算是街上吧,比如商场门口前,我又遇到了当地网红小艾,他正在一个小舞台上跳舞,许多人拿着手机拍他,灯光一闪一闪的照亮了他奔放的臀部。他手里拿着瓶牛奶在跳,所以跳的是奶牛舞。他很会娱乐大众,大家嘻嘻哈哈的。他像奶牛一样跪趴在舞台上,一只手拿着那瓶牛奶在裤裆下晃来晃去,然后说:“山水牌牛奶,原生态奉献!”但我看他手脚都细,身上少肉,胸部也平坦,并不像一头能挤出奶的牛,并且声音尖细悠长,像电影里的太监。当然,人们喜欢小艾的原因,并不在于他像不像奶牛,而是人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男是女。而且,他有他娱乐大众的招牌动作,也就是在他跳奶牛舞的时候,突然会背对观众猛烈抖动他干瘪的臀部,一边走两步,猛一停,来个回头一笑百媚生的姿态,撩人之处在于突显一口大板的黄牙,烘托着两弯月牙状的细眼。

小艾的娱乐境界应该很高,因为和一段时间内电视上流行的花样美男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小艾老是在当地人的手机上霸屏。后来花样美男被批评了,男人为什么要像女人一样涂脂抹粉娘娘腔呢?据说是从韩国学过来,那是别人的糖衣炮弹。男人也温柔美丽了能上战场保家卫国吗?民族斗志就丧失了呀,奔腾的长江黄河化为杨柳依依的西湖,到哪里去寻西风啸烈马的豪情?于是电视上花样美男就少了,奇怪的是人家小艾还继续走红,我疑惑了好一阵子,后来就醒悟了:人家小艾不是花样美男啊!人家小艾是男是女大家都没搞清楚,不清楚就依然好奇神秘着嘛!

娱乐的境界,是时尚的人儿引领,而时尚常常也会让人莫名其妙。那一年,一个有精神障碍的流浪乞丐,竟然时尚起来。他走在街上,尖削的脸突出了他纠结的乱发,他耷拉着半身的破棉袄,腰间随意绑紧一根杂色细绳,然后弯腰捡起一只烟头,点着了火,一口轻烟喷出来缭绕在他皱紧的眉头和警惕的眼光之中。哇!人们评价说,忧郁的气质帅到无敌,深邃的目光尽显霸王之气!并且给他起了个江湖外号叫“犀利哥”。犀利哥的照片一经传到网上,一夜爆红,一时之间,天南地北,大家都喜欢上了穿破旧衣服,并且喝咖啡的时候,一定要歪靠在椅子上,然后皱紧眉头显出忧郁。慵懒、苦难和神经质,这是时尚!

又另外那一年,村屯里的娱乐,是流行赌六合彩。大家猜来猜去猜不中特码。看资料不准,见血买红波也不准,谁戴了绿帽子买绿波也不准。后来有人路上遇到个疯癫的乞丐,对着他哇哇乱叫,十只手指抓在他身上。这人不怕反笑:十只手指不就是预示特码要买10号吗?这是财上身了呀!当晚这人特码就买10,我靠,竟然中了!于是就有人觉得疯癫乞丐身上藏着老天预示的神秘信息,特码就在其中。自此乞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有人将流浪的乞丐养在家中,每日听其言观其行悟特码。乞丐用手抓乱发,有人猜特码要捉大数;乞丐翻出破衣捉虱子,他们和乞丐一起数虱子,虱子数目就是特码;乞丐从裤裆里掏出家伙冲着大家伙小便,有人喜上眉梢:这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当买小数。猜什么的都有,神秘的特码却只有一个,也总有一个是猜得准的,于是也不能说不灵。当然,不受老天眷顾,久猜不中的人更多,于是就慢慢的不再恭敬神灵乞丐,孝敬他食物了,变成骂骂咧咧,一哄而散。乞丐又从娱乐圈里钻了出来,从新走到大路上张牙舞爪,哇哇大叫。

本以为自己一介穷酸教师,每日素面朝天,房贷吃紧,不可能挨着娱乐的大境界,却不料也偶然有穿堂风吹皱一池春色的时候。中考临近的时候,学校先是搞了个百日誓师大会,嫌力度不够,接着还要搞个中考助力晚会。既然是晚会,节目应当丰富,节目丰富教师也得有节目。于是领导找来我们教师代表商议节目内容形式。领导说当今校园助考流行的娱乐节目是男扮女装跳旗袍舞。男教师穿上旗袍跳舞,新鲜刺激,娱乐考生精神,以乐助考,大家可刷刷抖音,到处都是。我们男教师也来跳个旗袍舞如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黄老师推推我说:“张老师,你身材苗条,有个水蛇腰,穿上旗袍靓过没生过孩子的姑娘,你上去跳一段呗!”我推推身边的李老师道:“你男人身女人相,说话又温柔,你穿上旗袍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温文尔雅的气质,你上!”李老师拨开我的手说:“你什么眼神?我这啤酒肚,穿上旗袍喘口气,还不把旗袍崩裂了?”这话让领导听到了,领导笑道:“崩裂了更好,那是‘旗开得胜’,岂不妙哉!”

大家互相低调谦虚了好一阵,最后推喝茶只喝大红袍的孟老师发言,孟老师抵不过大家伙对他的恭敬和推崇,只好说:“大红袍倒是不错,旗袍就小了点,穿旗袍逗乐考生助力中考,出发点很好,只是老让我想起鲁迅先生提到过的‘老莱娱亲’的古代故事,《二十四孝》记载过春秋时期有位老莱子,孝顺父母,想着法子让父母高兴,于是专门做了一套五彩斑斓的衣服穿上,走路时装着跳舞样子让父母乐呵,一天不小心跌了一跤,怕父母伤心,又故意装着婴儿啼哭的声音在地上打滚,你说他的父母乐不乐?感觉咱们穿旗袍跳舞是不是也有点老莱娱亲的意思啊,孝顺!”

有老师接嘴说了,我严重怀疑这故事不是真的,你说哪有父母看见儿子发神经似的乱穿乱哭乱滚还乐呵呵的?又有老师说这哪是开心这是恶心嘛,恶趣味!

领导不说话了,我们也不说话了,于是大家就作鸟兽散了。我们放弃了表现流行娱乐大境界的节目。我老婆结婚时穿过的那件大红旗袍,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机会穿上它娱乐一回。

作者简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简介:张慧祥(实名) ,笔名慧中祥。广西南宁市作协协会会员、南宁市评协、小小说学会理事,宾阳县作协理事,中学教师,曾获广西文学新星奖,作品散见《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红豆》(代表作短篇小说《闲人秦东》发表于<红豆>2022年第11/12期)《广西文学》《民间故事选刊》《南丹文学》等。

▍今日责编:东东

▍内容审核:诚诚

▍内容来源:张慧祥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2023宾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