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有人说:

「来澳门的漂亮女人一般只有两种:一种是来花钱的,而另一种,是来赚钱的……」

一开始我不信,后来的经历狠狠地打了我的脸。

如果你没钱,澳门只是澳门,如果你有钱,你可以看到澳门另外的一面……

为什么我这么说?

我是周建豪,一个在澳门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讨生活了好几年的扒仔。

看到了澳门的另一面,今天就来说说我和铁塔下去去妹的故事。

去去妹很多人不懂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澳门街头,特别是巴黎铁塔附近,会问你「去不去」的小姐姐们。

当然,也不全是小姐姐,可能也有刚从泰国回来的「王刚」,懂的老哥都懂,不过各花入各眼,我也不好评价。

那些年总有人用「1500的铁塔纯真爱情」去形容她们,纯不纯真我不知道,但是价格已经不是1500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我来自江西,澳门那边有我们很多老乡,我选择到这边来讨生活,是我的堂表兄青哥介绍的。

我刚到澳门的时候,啥也不懂,更像是乡下仔进城,刘姥姥逛大观园。

还以为关口的「发财车」是要投币的,差点闹出了笑话。

后来在澳门待久了,也慢慢习惯了这边的生活,一开始过一次澳门只能待7天。

后来找到了一些门路,办了商务签证,就可以随时出入,不过扒仔始终是扒仔,不会成为永久性居民……

在澳门,我们住的都是娱乐场的附近,一些老房子里,遮天蔽日,楼龄都很大,住在这里的,可不仅仅是我们这些扒仔。

还有去去妹。

我跟其中一个去去妹关系最好,她叫媛媛,很年轻漂亮,打扮时尚,身上总是会飘着香水味……

我至今都觉得她不应该在这里。

只是后来她成为了我的堂表嫂。

是的,去去妹也有部分是住在这种地方,还有一些「骨妹」,在桑拿房上钟按摩的小姐姐。

我刚到澳门认识的去去妹,她们就住在我的隔壁,她们租了一个小房子,7-8个人住一起。

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是讲普通话,不过也会说一两句「咸水」的粤语,工作需要嘛!

02

准确来说我跟她们生活上是没有交集的,但是在工作中,也难免会有一些合作。

我是在娱乐场做「扒仔」,这是大家给我的称呼,我不喜欢,「换钱党」这个名字我也不喜欢。

我知道自己如果在场子里被「黑人」抓住,难免要进监察部待个3小时。

「黑人」是我们全体扒仔对那些来自尼泊尔菲律宾的娱乐场保安的称呼,因为他们高大皮肤又黑。

所以我们扒仔跟去去妹们出动的时间是一致的,「黑人」对于我们扒仔,是直接带进「小黑屋」面壁。

「小黑屋」可不是闹着玩的,不可以玩手机不可以交头接耳,站着面对一副墙,就这样3个小时,确实有一定的惩戒作用。

这些年我也有幸进过一次「小黑屋」,我至今还记得那个保安队长的话:

「小崽子,下次小心点,下次还让我抓到你,还要关你3小时!」

对于去去妹,保安最多就是驱赶,毕竟她们更多的是在角子机那边等客,或者在人流量大的走廊,铁塔下。

平时我们帮客人换了港币,他们有时候也会问我:

「靓仔,知道哪里可以修车的吗?」

「修车」是那些红蓝老哥的专业术语。

就是找女人的意思,我一般都会介绍给媛媛,因为媛媛会给我一些介绍费。

没办法,我们在澳门讨生活的,什么都要做,不仅是换汇,换积分,积分代打,做酒店二道贩,卖香烟,卖槟榔……

都是为了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媛媛她才20多岁,听说老家是四川农村的,很早就跟村里的一个男人订了婚,然后一起到东莞上流水线。

打算是年底怀孕了,就双双回老家,把婚礼办了,孩子生下就给爷爷奶奶,然后再跟老公去广东入厂打工。

媛媛的经历也是很多农村地区年轻的人的缩影。

后来媛媛发现自己的老公出轨隔壁车间的一位中年妇女,就闹离婚,父母让她忍了,可是媛媛的脾气很刚。

最后还是把儿子留在了前夫家,给了爷爷奶奶照顾,自己就独自跑到了澳门做起了去去妹。

媛媛有时候庆幸地跟我说:

「还好当时没和他领结婚证,否则以后就是二婚了」

「怎么,你还打算结婚呐?」

我总是调侃她,因为我当时认为做了去去妹,就没有再结婚的必要了。

「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我以为我这样问,会得到媛媛正向的回答,比如照顾父母,找个好男人,谁知……

「愿望就是赚钱,赚很多钱,过上有钱人的日子呗!」

媛媛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我的问题。

可能媛媛以前真的很爱自己的老公,只是没想到受到了背叛,变得不那么看重感情了。

04

堂表兄青哥,他比我大一岁,来这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赚钱然后回老家盖房子,再相亲。

不知道后来怎么了,他和媛媛就在一起了……可能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媛媛成为了我的堂表嫂,但是依然是一名去去妹。

青哥对媛媛是真的很好。

总是把好吃的留给她,跟我吃饭总是把唯一的鸡腿夹给她,没想到媛媛却生气地说:

「你不知道我正在减肥吗?你这是害我!」

媛媛对青哥的态度总是不好,但是对那些客人说话就很温柔。

不过媛媛唯一一次对青哥笑的,是青哥给她买了一只金镯子……

自从青哥和媛媛在一起后,他们就另外在隔壁租了一个单间,不再和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住一起,也正常。

媛媛说想尽快多赚点钱,跟我青哥回江西结婚,所以她后来又兼职做起了「扒女」。

媛媛下午就跟我青哥到娱乐场里做换汇,晚上就去铁塔下「守塔」,赚到的钱比青哥还多。

只是青哥却不介意媛媛这么做,说都是为了生活,她能看上我,是我的福气……

「你喜欢媛媛什么呢?」

我问青哥。

「她是个好女孩,她答应我,以后不去铁塔下守塔了,专心跟我做换汇……」

从青哥的话中,我还是可以感受他非常爱这个女朋友媛媛。

即使我知道媛媛不再去铁塔下「守塔」的原因,不是因为她不想做这个了。

而是在那边如今都是外国去去妹的天下了,她已经没有市场了……

我不忍心告诉青哥事实,直到那件事情发生,我为青哥感到不值,非常无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5

那天下午4点多,我刚从床上醒来,旁边床位的几个扒仔同行还在被窝里玩游戏。

我吃了一碗中午煮剩的饭,放了一条腊肠,加点老干妈,刨了一碗饭,虽然不是美食,但是能填饱肚子。

我算是比较勤快的,洗漱也用不了10分钟,换了身衣服,拿上自己的腰包,里面装了20万港币。

如果今天可以全部换完,我大概可以赚3000多。

我敲了敲青哥的房门:

「哥,出发了!」

「等10分钟,你嫂子在化妆呢!」

屋里传来青哥的声音,但是却没有给我开门,估计是不太方便。

我在门外足足等了20分钟,又不能抽烟,因为房东说了,在楼道抽烟会引起其他住户不满。

我们楼道的「禁止吸烟」的牌子,是简体字……

门开了,我从门缝中看到了媛媛,一袭长裙,1米6出头的身高,又踩了一双深紫色的高跟鞋,说她是名媛也不为过。

「可惜了」

我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呢?她是你嫂子」

青哥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打断了我。

就这样,我们仨从住的地方走路去附近的娱乐场,平时我一路小跑15分钟就到了。

这次青哥为了照顾自己穿高跟鞋的女朋友,愣是把行程拖到了半个小时。

我们到了娱乐场,这个时候已经是5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