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恋爱脑一定是不好的吗?用这个词形容感情中的一方时,是不是抹杀了TA在亲密关系中的付出?

现在大家总爱用“恋爱脑”“舔狗”这样的词来形容在感情中看似盲目、冲动的一方,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恋爱脑”这种词的使用是不是抹杀了我们在亲密关系中的付出?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理解“恋爱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曼:

恰恰相反,“恋爱脑”、“舔狗”这一类评价不是抹杀、而是抬高了他们在亲密关系中的付出。

恋爱脑爱的不是对象,而是感情中奋不顾身的自己的虚幻身影。

他们的一切冲动疯狂盲目之举,说白了都是自我满足。

通过打着“为你付出”的名号,他们便能肆无忌惮利用这段关系来填补自己空洞的内心,全然无视对方的感受,最后还能摆出一副自己受委屈了、吃亏了的模样来惹人同情,让另一半有苦说不出。

这种招数难道你们不眼熟吗?

要是换成妈妈一边说着为孩子好,把好东西都省给孩子,一边靠着道德绑架控制孩子的人生,一边自诩为孩子付出牺牲自己的一辈子……放到现在早不知道被讨伐原生家庭的人们骂成什么样了,怎么换成亲密关系,就又认不出来了?

你可能会觉得这不一样,因为的确有许多恋爱脑在亲密关系里吃了亏,被对象压榨折磨,像个傻子一样无底线讨好……怎么会有人主动让自己遭罪呢?

可你瞧,那些一味自我感动的父母不也容易养出白眼狼的孩子么?

说到底,也只有另有图谋的人能受得了这样的关系,正常人早就逃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恋爱脑”和“舔狗”就是这样筛选掉了真正可能对他们好的人,只留下了想要利用他们弱点的人。

恋爱脑和舔狗都是病态情感依赖的表现,他们一直在追求爱,却永远无法从对爱的饥渴中解脱,就好像一个在海上漂流的人为了解渴大口吞下海水,却只是加剧了自身脱水的状况。

他们的症结在于无法看到自己的价值,无法真正认可自己、去爱自己,只有在拼命为对象付出的时候,才能从对方身上获取存在感。

就好像普通人能够自己呼吸,恋爱脑却非要呼吸机辅助才能吸取氧气一样,被他们所爱的对象就是他们的“呼吸机”,他们对爱的渴求就仿佛其他人对氧气的需求一样强烈。

可“呼吸机”很重要吗?那也不是,这个坏了,换一个就好。当他们在孤独与寂寞中感到窒息难耐之时,只会迫切地想要找到下一个“呼吸机”好让自己呼吸,而不会想到上一个怎么用坏了。

于恋爱脑而言,被他们所爱的对象是重要的,但对象并非是作为一个平等的人来被他们所爱,而是沦为了被利用的工具。恋爱脑所谓的付出,也不过是从工具身上榨取价值来缓解自身痛苦的手段罢了。

而他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内心深处被植入了病态的信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的恋爱脑相信自己必须做完美且强大的拯救者,他们总感觉必须由自己来照顾对方,自己的建议才是合理的,自己比对方更有能力解决问题……他们需要通过拯救一个弱者来证明自己是强大的,这才能让他们在关系中感到安心。

有的恋爱脑相信只有自己足够取悦对象才会被爱,他们总是努力做到随叫随到,从不拒绝对方的请求,不知道如何设置界限来保护自己。因为对他们来说,拒绝意味着引发矛盾,有矛盾就意味着对方会生气,会抛弃自己。

有的恋爱脑相信自己的感受并不重要,对方的欲望才重要,他们会臆想出他人对自己的苛求,在完全没有被要求的情况下不断付出与自我牺牲。他们将掌控自己的开关递交给对象,可对象往往是不知情的……

他们不知道还有其他构建亲密关系的方式,所以一旦去爱人,就只会用这种方法,还误以为对象也是如此,误以为这就是能换来爱的“付出”了。

恋爱脑可怜,却也可悲。

想要摆脱恋爱脑,就必须建立对自身被爱的信心,抛弃那些局限而消极的信念。

自我同情,自我宽容,接受自己本来的面目。

没错,无论恋爱脑再怎么追逐他人的爱,能拯救他们的唯有来自自身的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你的内心稳固,对自己的评价不再因为他人而轻易崩塌时,便也不会再徒劳地向他人寻求认可了。

从“恋爱脑”变成“自爱脑”,从用付出和牺牲来换取被爱,到以自身的闪光来吸引知己……

在这之后,你才能与他人建立起真实而稳固的亲密关系,而不是在基于恐惧与自我厌恶的自恋中沉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