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我哥去南非,在约翰内斯堡受到了华人团体的热情接待。宾客中有一位姓刘的先生,个子不高,其貌不扬,但所有人都对他恭敬有加,甚至明显比他岁数大的人,都要尊称他一句刘哥。

我哥当时就想这人一定是当地华人黑社会的老大。

待了几天才知道,刘哥和黑社会毫无瓜葛,他媳妇在约堡做生意,刘哥就是专门陪老婆的,他啥事也不做,纯属社会闲散人员。

那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尊敬他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哥之前是北京武警部队的射击教官,他媳妇先来南非做生意,赚老鼻子钱了。

举个例子,一瓶红星二锅头在北京卖人民币五块六,在约翰内斯堡卖十五美元。想想这里面利润空间有多大,刘嫂每星期从天津港发一集装箱二锅头,数钱数到手抽筋。

然后刘嫂就被当地的劫匪盯上了。约堡治安本来就乱,去过约堡的都该有所了解。刘嫂隔三岔五被人抢劫绑架,每次都要花大价钱赎身。

这事把刘哥气疯了也整烦了,于是他申请退伍,跑到约堡给老婆当保镖。刘嫂给刘哥申请了一个私人保全执照,于是刘哥就可以合法持枪了。

有一天刘嫂去银行取钱,约堡的这家银行职员和劫匪是一伙的,只要有华人到银行取大额现金,银行职员就电话通知守候在银行附近的劫匪,当取款人开车上路没几分钟,一准被前后夹击拦下,抢个精光。

刘嫂取了一大堆钱,然后刘哥开车,夫妻双双把家还。还没开出两公里,前后两辆车把他们堵住了,四个劫匪端着长枪短炮冲上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哥只开了三枪,三个黑哥们均眉心中弹,脑袋被开了瓢。刘哥举枪对准第四个黑哥们,那小黑哥扔掉枪,跪在地上举起双手。

从此刘哥在约堡名声大噪,威名远扬。华人富豪要携带大笔现金,就来聘请刘哥当保镖。黑哥们看见刘哥出场,没有人敢叫板,纷纷做鸟兽散。

刘哥对我哥说,约堡的黑人以前很守规矩,绑架了只要家属送钱,就立马放人。后来黑哥们学坏了,绑架后,收钱了还撕票,这让华人很恐惧。

刘哥说后来他制服了一路劫匪,黑哥们交代说,撕票是中国人教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是几个上海拆烂污瘪三加入了黑哥们的劫匪队伍,当了军师,他们告诉黑哥们,收了钱最好灭口,因为总有一天你们会被警察抓住,上法庭时,以前的受害者可能会出庭作证。

而死人不会透露秘密,这样最保险最安全。

类似的情况,我在洛杉矶温哥华的同学都有所耳闻。

当地的黑社会坏则坏矣,还是有底线的,一旦华人加入,那就无法无天,毫无规矩。缅北也一样,迫害同胞最狠的,还是华人。

所以千万别扯什么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也别扯啥境外敌对势力,坑害中国人最狠毒最令人发指的,都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