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时间一天一天地往前过着,转眼之间就来到1997年一月底了,这个时候眼看着马上要过年了,结果有这么一天,谁给加代打个电话呀?

长春的小贤哥给代哥打个电话,这个时候贤哥的身上马上要发生一件大事儿了,在97年二月份的时候,贤哥直接让庞毅,尹辉,刘航直接给干销户了,在这儿也就不先说这个事儿了,咱们先说贤哥给代哥打电话。

喂,代哥呀,我是小贤。

贤呐,怎么样,最近挺好的呀?

我挺好的,哥,你怎么样?

我也还行,代哥呀,你最近有没有事儿一直在北京啊?

我最近没事儿对我一直在北京说咋的了?兄弟。

代哥,你看我最近这两三天我上北京一趟。

你来北京咋的了?有事啊,你要是有事的话,你跟我说,代哥直接给你解决了不就完了吗?

我没有啥事,等到北京咱们哥俩见面再说,到时候我到北京我去看你去。

那也行,那你到北京了你给我打电话。

那好嘞,啪嚓,电话就撂了。

其实贤哥也没有啥事,就是眼看着过年了,到北京去看看自己大哥林老板,完了之后也看看代哥。

第二天的时候,贤哥让这帮兄弟在长春买了一些礼品啥的,你不能空手去呀,但是句实话,长春也没有啥太好的东西,只能说整一些啥野山参啦,鹿茸啦之类的土特产啥的。

贤哥绝对是没少买,把这些东西买回来之后分成两份,整个这些东西一共花了四十来万,分成两份,一份二十来万,装了满满一后备箱。

这时间一天一天地往前过着,转眼之间就来到1997年一月底了,这个时候眼看着马上要过年了,结果有这么一天,谁给加代打个电话呀?

长春的小贤哥给代哥打个电话,这个时候贤哥的身上马上要发生一件大事儿了,在97年二月份的时候,贤哥直接让庞毅,尹辉,刘航直接给干销户了,在这儿也就不先说这个事儿了,咱们先说贤哥给代哥打电话。

喂,代哥呀,我是小贤。

贤呐,怎么样,最近挺好的呀?

我挺好的,哥,你怎么样?

我也还行,代哥呀,你最近有没有事儿一直在北京啊?

我最近没事儿对我一直在北京说咋的了?兄弟。

代哥,你看我最近这两三天我上北京一趟。

你来北京咋的了?有事啊,你要是有事的话,你跟我说,代哥直接给你解决了不就完了吗?

我没有啥事,等到北京咱们哥俩见面再说,到时候我到北京我去看你去。

那也行,那你到北京了你给我打电话。

那好嘞,啪嚓,电话就撂了。

其实贤哥也没有啥事,就是眼看着过年了,到北京去看看自己大哥林老板,完了之后也看看代哥。

第二天的时候,贤哥让这帮兄弟在长春买了一些礼品啥的,你不能空手去呀,但是句实话,长春也没有啥太好的东西,只能说整一些啥野山参啦,鹿茸啦之类的土特产啥的。

贤哥绝对是没少买,把这些东西买回来之后分成两份,整个这些东西一共花了四十来万,分成两份,一份二十来万,装了满满一后备箱。

林老板也非常的热情,直接把贤哥这几个兄弟让到屋里边去了,这一进屋,人家林老板媳妇儿也在家呢,贤哥这一看,说嫂子你好。

人家林老板媳妇也特别客气,小贤呐,过来了,来来来,抓紧快坐快坐啊。

人家林老板家里边那相当大了,那大别墅家里边有厨师有保姆的。

林老板的媳妇一回头说,小丽啊,抓紧啊,给水果啥的都拿过来,茶水给沏上。

水果啥的往那一摆,茶水一沏上,林老板和小贤他们在这一坐就唠上嗑了,唠家常呗,说贤呐,长春的买卖怎么样,最近都发生一些啥事儿了。

贤哥在这块跟林老板就说着这些事,转眼之间就来到下午五点了,林老板就说了,抓紧让厨师把饭菜啥准备好了,今天多做点好吃的,我兄弟来了。

就这么的,厨师开始忙活上了,这个时候贤哥在这坐着,说哥呀,你看我来的时候给加代也打电话了,我也给他买了一些东西,要不然我先把东西给他送去呗。

林老板一听,说你这么的兄弟你先别过去了,你明天再去呗,咱们先吃饭,要不得你给加代打个电话,不行的话让他过来就完了呗,咱们一起喝点。

当时贤哥一个电话给加代就打过去了。

喂,代哥呀,我小贤,我现在到北京了,我在林哥这儿呢,你看你晚上有没有事儿,没事的话你过来呗,咱们一起喝点。

代哥一听说贤呐,你们先喝吧,今天晚上我有个局,你这么的,你们先喝上我这个局要完事的早,我就过去,要是太晚了,咱们明天,明天代哥请你吃饭,你看行不行啊?

那行,那代哥你要是早的话,你就过来啊,要不的咱们明天再喝也行。

电话就撂了,代哥不可能来呀,你都上人家里边去了,那我能去喝酒去吗?去了也不好,所以说代哥就没来,电话撂了之后,这厨师啥的把饭菜也都整备好了,啪啪往桌子上一摆,这些人都就坐了。

当时林老板家里边那全是好酒,30年50年的台子,而且林老板还有两瓶80年的,就是人家这台子出厂的时候就是80年的,而且这两瓶酒外边包装的盒子,那箱子都相当漂亮了,那雕刻的跟龙雕似的,特别好看,黄花梨雕的。

这一次小贤来了,林老板特意打开了一瓶80年的,酒啥的一倒上,林老板把杯一提起来,说贤呐,这么长时间你没来了,这次来林哥相当高兴了,这几个兄弟啊,来来来,海波来,咱们喝一个,大家一碰杯,直接就干一个。

当时长海和大猛这俩小子他俩把杯拿起来,一闻,哎呀,说他妈这酒真好啊,从来没喝。

就这么的,大伙儿在这一边喝着八加一一边唠着嗑啊,也是唠一些家长里短的闲言碎语,侃大山呗。

当时他们从六点的时候开始喝,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半,当时喝了多少瓶,喝了四瓶台子,但是可不是一瓶一斤的,是一瓶三斤的呀,这几个人喝了四瓶,当时基本上都他妈喝蒙圈了,那都迷迷瞪瞪的,这个时候贤哥直接就说了,说哥呀,你看差不多行了,咱们别喝了啊,整不动了。

林老板一看呢,说真是差不多了,确实喝不进去了,贤呐,你这么的,喝完之后上楼,咱们直接睡觉,房间有的是,咱们这些兄弟,一人一个屋。

贤哥当时就说了,哥呀,不行,咱们不能在这住了,我们出去,出去住去,你就不用管了,我领这几个兄弟出去溜达溜达,他们有的都是第一次来北京,不知道北京哪块好,我们出去转悠转悠,也当醒酒了,我们不在这住。

林老板这一听说你们在这住不就完了吗?

不用,哥,我们就不在这住了,嫂子,你们抓紧收拾收拾,睡觉就完了,不用管我们了。

贤哥这四个人从林老板家直接就出来了,林老板给他们送到门口,直接就说了,贤呐,这两天你不走,明天林哥带着你们在四九城好好转转,玩两天,你们晚上小心点。

那行哥我知道了,你就回去吧。

贤哥他们一上车,当时海波开的车,海波到啥时候不管到哪,他就是喝酒了,他脑瓜子必须保持清醒啊,那是贤哥身边第一大兄弟,身手还好,上车之后,大猛就说了,哥呀,咱们怎么整,找个酒店呗?

贤哥一听说等一会儿我给代哥打个电话,你看这电话一拨过去。

说代哥呀,我…我是小贤。

代哥一听,你这咋整的呀,喝多少啊?

哥呀,我这喝太多了,我都记不清了。

你说你也不控制点,我这还等你呢,我寻思晚上咱们俩再喝点呢。

代哥呀,不行的话,今天晚上咱们别喝了,明天吧,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咱哥俩再好好喝喝行不行?

加代一听说那行,那你都喝这么多了,这晚上就别折腾了,晚上你们到哪住啊,不行的话,我把酒店给你开了。

不用了啊,我们就在附近找个酒店就完事儿了,不用麻烦了,你也早点睡代哥,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那行了先,你们注意点,早点睡觉都明天咱们再喝好嘞,啪嚓电话就撂了。

随后贤哥他们开着车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皇城酒店。

这四个兄弟一人开了一个房间,人家贤哥,还有海波,他们俩直接往自己房间一进,洗一把脸往床上一躺就睡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长海,还有大猛,这俩小子在后边晃晃荡荡的,他俩喝的最多,他俩在后边走,长海还说呢,大猛啊,快点走,快点走,回去睡觉了。

大猛在后边直接就说了,长海啊,长海你别着急,着啥急呀,我这喝的他妈都兴奋了,第一次喝这么好的台子啊,有没有地方?

长海一听说,什么地方?

长海你说咱俩第一次来北京,喝了这么多八加一,咱俩不应该乐呵乐呵吗?应该乐呵乐呵,看看北京的小白菜什么味道。

长海一听说他妈大猛啊,你说到我心里边去了,那行,咱俩出去吧,找个地方。

这俩小子一出去,一拱小白菜那可就出事了,因为这个事,贤哥还挨了一嘴巴子。